第093章 要你生不如死
簡冰玉瞧著她有痛不出來.心里更是高興.臉上帶著笑意."妹妹.以後咱們就是一家人了.有什麼事只管跟姐姐就是了.缺什麼少什麼的.我讓人給你送過去."

"多謝夫人."殷梨兒從牙縫里抽著冷氣.柔聲道.

"咱們都是姐妹.怎的這麼見外.我虛長你一歲.以後就喚我姐姐可好.我爹娘就我這麼一個女兒.打我就羨慕人家有姐妹呢."

殷梨兒淺淺一笑.喚了一聲."姐姐."

簡冰玉頓時笑開了花.那清脆悅耳的笑聲.好聽的就像是百靈鳥在高歌."終于當了回姐姐."

殷梨兒陪著她也笑了笑.才吩咐著紫蘇趕緊將提在手上的禮盒放到桌子上."姐姐.這些都是我精挑細選的.里面配的幾副調養的藥.駐顏效果最是好.你試試."

"好.有你這份心.我就滿足了."簡冰玉叫下人將禮盒收了去.然後撐了撐腰身.打了哈欠.不好意思的道."昨夜沒睡好.讓妹妹笑話了."

著她一撩撥衣領.一簇淺色痕跡悄然從細膩的玉頸上露了出來.而後又好像發覺被殷梨兒到似得.很是不好意思的趕緊攏了攏."今個兒屋中的炭火盆燒的真旺.冬月里穿著這樣的衣裳竟然有些子熱呢."

殷梨兒瞧著她含羞的樣子.心下凌然.只道."這幾日天氣是不錯.我瞧著姐姐院子里的梅花就要開了."

"就是嘛.原本要到了臘月間才開.想不到今年會開得這麼早."

兩個人又東拉西扯的了幾句.殷梨兒便打算起身告退.只聽得簡冰玉俏聲問道."妹妹昨夜睡得可好."

殷梨兒頓足一愣.馬上反應過來她的意思.然後若做驚嚇的樣子.欠身弱弱道."昨個兒夜……夜里還算安穩."

簡冰玉不動聲色的勾勒唇角.眼角寒光一閃.臉上卻帶著笑."睡得好就好.不像我想睡安穩了都辦不到."

殷梨兒微欠身子.告了辭.

從玉清閣出來.她的背上竟然濕了一大片.手心也是滑膩膩的.風一吹更是有些鑽心的冷.此刻她才覺得剛才真是壓抑的緊.

紫蘇瞧著她步子越走越慢.身子還有些發顫.便趕緊問道."姐.你怎麼了.臉色這麼差.不是剛才跪的太久了."

"不礙事.只是這一趟讓太出乎我的意料.這簡冰玉實在是難對付."她著握緊了紫蘇的手.警醒道."以後對付她.咱們可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紫蘇堅定的嗯了一聲.扶著殷梨兒慢慢往回走.

且殷梨兒這邊還未走到自己的屋子.簡冰玉那邊就有心腹傳了話."主子.世子爺回了話.昨夜他不知怎麼回事.竟然在沁心亭那睡了一夜.今早是被凍醒來的."

"是麼."簡冰玉一使力.手里的玉簪立刻斷成了兩半."我明明瞧著他進了那女人的屋子.他怎麼會睡到沁心亭那麼偏僻的地方去."

"會不會是世子爺做了事不承認.怕主子抓到他的把柄."一直伺候在側的丫鬟低聲道.

"斷然不會."她的心腹肯定的道."奴婢今早專門去見了世子爺.還有大夫在問診.而且奴婢也問過大夫.世子爺的確是因為受了寒氣而病倒了."

簡冰玉心下轉念一想.眼眸一眯.低聲吩咐道."你繼續去世子爺那監視著他.有什麼況再向我稟報."

吩咐完那個人.她又轉身朝著這邊的丫鬟道."既然是做戲.就要做足了.你去靜然那是不是真的打了三十板.若是還沒動手.就讓他們快些的.免得一會被殷梨兒穿了."

"是.夫人."答話的丫鬟靜文渾身一顫.低著頭趕緊跑了出去.

簡冰玉坐在桌子前.瞧著殷梨兒給她送來的禮盒.命人一件一件拿了出來.雖然起來都是極好的東西.也足見殷梨兒是用了一番功夫選的這些東西.可在她的眼里.這些就像嘲諷一般刺痛著她的神經.

尤其是當她到那幾包藥粉時.她心里更是氣得不得了."駐顏.她分明是想我老了."簡冰玉咬著牙.狠狠的道.

"那奴婢把這些都扔出去吧."極會審時度勢的丫鬟碧翠趕緊道.

"扔了吧."簡冰玉的眼從藥包上略略一掃過.臉色一凌.急聲道."先放著.我還有用.你出去候著."

遣走了屋子里的丫鬟.她才放下心來將藥包拿了起來.瞧著藥包上那一個個遒勁中卻帶著點點綿軟的的字跡.眼眶居然濕潤了起來.

撫上每一個字.簡冰玉都覺得心頭是暖暖的.她慌忙將幾包藥都拆開.想不到里面居然飄落出一張字條:好好愛護自己.

簡冰玉一下子愣了神.心里一抽一抽的生疼.著字跡.眼角的淚水卻是不受控制的往下淌.

殷良卓.你好狠心.我都嫁了你才這樣的話.

她嘴上謾罵著殷良卓.心頭卻是生出濃烈的愛意來.許多的回憶在她的腦海里一幕幕不受控制的浮現起來.當年殷良卓還是孩提時.跟著殷文正去將軍府替簡冰玉的爹治療毒傷時.她便悄悄喜歡上了他身上那獨有的草藥香.

那時短短的三個月.每天都可以見到殷良卓是簡冰玉最大的心願.也是最開心的時候.他給她講藥理.講草藥.她歡喜的不得了.

可後來呢……後來成了簡冰玉最大的傷痛.她央求著她爹向殷府提親.殷良卓卻一口就回絕了.這樣的事.對于一個未出閣的女子來.絕對是恥辱.所以兩家心照不宣也未張揚出來.

簡冰玉也曾死心過.可當她聽了殷良卓不願娶她的理由是為了殷梨兒時.恨便悄悄滋生蔓延開來.所以她才幾次三番的想辦法攛掇著盛君嶸娶殷梨兒做妾.

但令她想不到的是.殷梨兒居然做的自己夫君的妾室.這樣的好事她如何能放過.她發了誓.她要她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