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章 一夜纏綿
夜是那麼的漫長.樹影婆娑.橫疏淺斜.皓月下一池冬水.沒有冰冷刺骨.沒有冬日里那蕭索之氣.有的只是那池中一輪淡淡月光.和深不見底的溫柔懷抱.

殷梨兒摟著封未名的脖頸.吮吸著他身上獨特的香味.那味道讓她的心立刻安靜下來.那味道讓她戀戀不舍.

"帶我走.好不好."殷梨兒甕聲甕氣的道.

封未名將她往自己的懷里又攏了攏.仿佛是要把她深深的揉進自己的身體里.他抱著她.聽著她的呢喃.緊縮的眉頭終于舒展了些."你跟著我也只會是顛沛流離.我不想讓你過那樣的日子."

他是想帶她走的.縱然有一萬個帶她走的理由.後面卻也跟著一萬零一個不能走的借口.他顧慮的太多.有太多的實不能告訴她.他同樣不能讓她卷進那些漩渦里.

"只要跟著你.天涯海角都和你一起去浪跡."

"我……"

封未名還未出話來.他的唇便被她狠狠的附了上來.她不想聽他不.與其知道結果都是一樣的.還不如從一開始便不知道的好.

淚從眼角滑落.流落進她的唇邊.也融進了他的口中.咸澀的味道讓兩個人的心都驀地被抽的生疼.

他凝視著她眼眸中的期許在一點點的褪去.那剛剛燃起的希望之火.就這麼被他漸漸澆滅.他又于心何忍.

"梨兒."他輕喚了她的名字."你聽我.等過了……"

"你不需要和我解釋什麼."殷梨兒直接閉上了雙眼.不去.就可以將心里最美好的一面留下來.盡管她知道她和他終究是沒有緣分的.可這一刻她希望自己是活在幻想之中.幻想著他的心里只有著她.

封未名從未感受過如此熱烈的擁吻.他的身體不不由自主的發生了變化.他的內心開始有一團熊熊的烈火燃燒了起來.

他摟著她的腰身.將她輕柔的放倒在床上.雙手卻是將衣襟上的帶子逐一解了開來.灼熱的手掌在她凝如玉脂的肌膚上不安分的游走著.寬闊的的胸膛.恣意的觸碰著她那雪白的山峰.將她內心深處的yuwang之火.越燒越加熱烈.那種火熱而又甜蜜的感覺.觸弄的她又癢又難受.

這一次他沒有酒精的作用.她的媚藥也在剛才被他用內力逼出了體外.殷梨兒清楚的明白自己做著什麼.可封未名心頭還有著顧慮.他不希望她帶著不願.帶著滿腹的心事.

殷梨兒感受到他的動作緩慢起來.知道他心里在想著什麼.便努力的撐起自己的身子.以單手撐著床.另一只手卻是勾著封未名未全脫去的衣襟.待他到了自己的跟前.貼著她的耳畔柔聲道."我要."

封未名聽得渾身一震.她的耳語像一團極細的絨毛.在他心頭撓的極癢.

我要.

如此簡單的兩個字.在封未名的心頭就仿佛是得到一把打開聖地的鑰匙.他再也無法將壓抑在內心的火熱控制住.

他只輕易探尋便准確的找到了她的聖潔之地.因為有了開門的鑰匙.便是不費吹灰之力便攻破了她的城池.

他時而輕柔緩慢.時而又急促熱烈.似乎是在故意挑逗著她渾身上下的每一處神經.殷梨兒咬著唇.生怕自己叫出了聲.可她越是如此.心里的火苗就越是燒的旺盛.

"唔……"一聲嬌柔的呻·吟還是偷偷的從齒縫間漏了出去.殷梨兒立刻了臉.那色沿著脖頸一直蔓延到消瘦的鎖骨間.襯著雪白的凝肌.一朵鮮豔欲滴的牡丹便綻放開來.

屋子里的喜燭一直燃燒著.色的燭淚一點一滴的從盛滿的燭心處悄然滑落.昏黃的燭光.輕搖的帷幔.還有那逐漸濃郁的梨花香氣.一室的旖旎.一室的春光蕩漾.

一番云.雨之後.殷梨兒已是毫無一點力氣.她咬著唇.羞澀的瞧著封未名那結實而泛著麥色的胸膛.臉已是像一只熟透的蘋果般.

封未名瞧著她如此女兒家的嬌羞之態.剛剛才逐漸熄滅的**又騰然而起.可他知道自己身上帶著陰毒.不易縱欲過度.所以他強忍下那翻滾的氣血.將殷梨兒緊緊的摟在了懷中.只安安靜靜的讓她躺在懷里.

"不許動."封未名聲音沉沉的.

殷梨兒原本想起身披件衣服.剛一動身子.她便感受到他的異樣.再加上他那帶著嚴肅的口吻.她立時像一只溫順的貓般蜷縮進他的懷中.不敢再動一下.

封未名閉著眼.緩慢的引導著胡亂游走的氣息.可殷梨兒在身邊.她身上每次都會散發出梨花的香氣.攪得他根本無法靜下心來.

"未名.沒事吧."殷梨兒試探的聲問道.

呵氣如蘭.耳畔又是一陣瘙癢.封未名幾乎崩潰了過去.他不敢做過多的動作.就貼著她的臉.蹭了蹭."你別動.就讓我好好抱著."

殷梨兒嗯了一聲.將頭埋了下去.

封未名緊緊的擁著她.直到到她累極了躺在他的懷中安然睡去.才心的抽出手臂.起了身.給殷梨兒蓋上被衾.封未名收拾好自己的衣衫.才悄然推門離開.

燭終是燃到了盡頭.啪的最後一聲.爆出一朵炙熱的火花後.便沉寂了下去.屋子里瞬時黑暗了下來.月光從那菱形的隔窗外透了進來.

殷梨兒翻了一個身.側躺在封未名剛才躺過的位子上.她感受著他殘留下的體溫和味道.眼眶卻漸漸的濕潤了起來.模糊的什麼也不清楚.只有一片朦朧的銀光.

就在剛才.她故意在他懷中睡去.她是舍不得.可她知道天亮之時.便是他離開之時.與其這般戀戀不舍.還不如快刀亂麻.斬斷了好.

他對她的好.一輩子她也不會忘記.雖是有緣.卻是無份.

翌日.殷梨兒揉著微腫的雙眸.從睡夢中醒來時.屋子的一切都毫無變化.她心里陡然升起失落的感覺.

一切都只不過是個夢麼.

可她馬上就笑了.因為她到自己的身上到處都是他留下的痕跡.一朵色的梅花.都是他對她濃濃的愛意.

"姐.大清早有什麼好事.笑的這般開心."紫蘇端著銅盆走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