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章 殺伐決斷的一瞬間
在殺伐決斷的一瞬間.殷良卓猶豫了.他下不了手.因為從他將她抱回家的那刻開始.他的身上就多了一件使命.他在那人的面前發過毒誓.誓死也要保護眼前的女子.

如此這般.他瞧著她的脖頸上已是滲出了血珠子.仍舊無法下手.背脊上的汗水.就像被澆了一盆子的水.風一吹便生生的冷到骨子里.

殷梨兒瞪著他.眼底除了憤怒便是深深的失望.他的性子是有些優柔寡斷.可在這危急關頭.他越發的猶豫.讓她感到徹底的失望.

"二哥.你這樣太讓我失望了."殷梨兒撇過臉.不想再他.自己的命在玉芙蓉的手里.要死要活都不是她了能算的.聽天由命吧.

耳畔只覺得刮過一陣勁風.殷梨兒的散落下的鬢發微微一揚.她的眼角只撇到一道銀白的光.玉芙蓉便痛的一下一掌推開了她.

是他來了.殷梨兒心頭浮起巨大的希望.

"把她綁起來."人還未出現.話的聲音卻是如洪鍾般傳進了房間里.

匆匆跑進四個穿著鎧甲的士兵.將中毒至深的玉芙蓉捆了起來.其中一個給她的口中塞入一丸藥後.又立刻點了她的穴道.讓她無法動彈.

"主子.此人如何處置."為首的男子單膝下跪.向著門邊詢問道.

殷梨兒又驚又喜.瞧著緩緩走進的人.她臉上的笑容卻是一點一點沉了下去.

"殷姑娘好像見到本公子.不是很高興吶."盛君恒穿著醬紫色的長袍.外間又著了一層同色的輕紗.腰間用著銀絲白玉腰帶.腳下穿了一雙滾銀邊騰云圖案的長靴.一手向後背著.一手置在胸前.瞧著殷梨兒也是淡淡的笑意.

"妾身不敢."殷梨兒連忙回過神來.微微半跪.

盛君恒趕緊雙手扶起她.從籠里拿出月白色的帕子.仔細而心的將她脖頸上的血珠子擦去."還不快去拿止血的藥粉來."此話卻是對著一旁的紫蘇道.

殷良卓頓時醒悟過來.趕緊喚住正要離開的紫蘇."還是我去吧.你不知道地方."

殷梨兒沉著眸子.一點也不懼怕的直視著盛君恒的雙眸.她多想從他的眼中到那抹熟悉的色彩.可偏偏盛君恒漆黑的眸子里.除了印入了她那些許失望的神外.什麼也不到.

盛君恒替她擦淨脖頸上的血痕後.伸手將她耳畔散落的發絲朝她的而後弄去.這般的景象.任哪個女子遇上.都會覺得自己是幸福的.可殷梨兒卻偏偏高興不起來.她總覺得眼前的這個男人太不真實了.興許是了解的太少了吧.

"把這個女子帶出去.嚴加管."他的聲音溫潤中帶著不可抗拒的嚴厲.

直到玉芙蓉被人抬了出去後.殷文正才慢慢緩和了過來.滿是皺紋的臉上.暈著一層色.想來是太激動了.

他在韋澤蘭的攙扶下.走到盛君恒的身邊.撲通一聲便跪了下去."老朽多謝盛公子的救命之恩.今日若不是盛公子急事感到.想必我殷府早被那毒婦給血洗了."

"殷大人.快快請起.來你也是我的岳丈.婿如何能受你跪拜."

此話的無錯.可殷梨兒怎麼都怎麼覺得盛君恒似乎很享受殷文正跪在他面前.雖是了那樣的客套話.可他竟然連扶一扶的動作也沒有.

"爹.你快起來吧."殷梨兒上千攙扶起殷文正."爹.今天真的是多虧盛公子了.若不然女兒想也不敢想後果."

"是啊.老夫把女交到盛公子的手上也算放心了.梨兒你快去重新收拾一下.准備和盛公子走吧."

殷梨兒並沒有動.而是跪了下去.朝著殷文正磕了三個響頭."爹.女兒求你一件事."她一眼到倒在一旁.已經沒了呼吸的青黛.眼淚便簌簌的往下落."爹.青黛也是為了救女兒才會遭到不測.求爹爹可以讓青黛以爹義女的身份風光下葬."

殷文正一愣.韋澤蘭一愣.就連一旁的盛君恒都愣了一下.沒想到殷梨兒會提出這樣的要求來.

"好.為父答應你."殷文正雖然有些不願.可仍舊答應了下來.

有了殷文正保證.殷梨兒才滿意的起身.喚著紫蘇同自己回房去打扮.

殷良卓拿了藥箱.滿頭汗水的來到聽竹軒.見殷梨兒已經收拾妥當.他便讓她坐在凳子上.一點一點極仔細的給她上著藥.

"二哥.爹已經答應我讓青黛以義女的身份下葬.此事只能托你照著些."

"我知道了.你去了那邊.自己要照顧好自己."

"恩.你放心.我肯定不會虧待了自己."

殷良卓收拾好藥箱.沉默的著殷梨兒良久."我送你出門吧."這是他唯一能找到的詞語了.曾經他也幻想著要將她擁進自己的懷抱.要讓她一生一世受到她的照顧.可惜到頭來.與他而不過是黃粱一枕夢.她始終還是要飛走.

按習俗出嫁為妾是不能走正門的.所以殷良卓只能扶了殷梨兒來到後門.此刻已有一頂色的轎停著.他親自掀了簾子.扶著她做進去.

"以後要是在王府過得不快樂.就回來.二哥永遠等著你."殷良卓聲音沙啞的隔著轎簾道.

殷梨兒甕聲甕氣的嗯了一聲.她也早是淚流滿面.一句話也不出來.

轎悠悠.抬著殷梨兒一顛一簸的來到了德和王府的後門.紫蘇剛扶著她下了轎.便有奴才迎了上來.領著殷梨兒走了好一會.才來到一間連牌匾都未掛的院子.

紫蘇遠遠的就見了這個院子.雖然是翻新過.可任誰了也明白這曾經肯定荒廢了太長的時間.門上,窗上貼著大的喜字.屋里收拾的還算乾淨整潔.

攙著殷梨兒進了屋子.也沒有人伺候著.紫蘇只得自己動理起來.擦了桌子.又提著水壺出去打水.

殷梨兒獨自一個人坐在床邊.絞著帕子.腦海里卻是不停地回想起之前的發生的事.盛君恒用銀針刺玉芙蓉的那一下.實在和封未名的手法像極了.可兩個人卻又找不到半點可以聯系起來的相似部分.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殷梨兒百思不得其解.

過了許多年後.殷梨兒再想起自己當時的想法時.只覺得自己實在太可笑.為何就會被輕易的蒙騙了那麼久.卻還毫無察覺.作者有話祝大家元宵節快樂!人節快樂!訂閱啊~真心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