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一起做殺人的事
對于殷梨兒甘願嫁給盛君恒做妾這件事.在府里就像一顆沉入湖底的石子.只激起了一圈漣漪後.就被淹沒在了皇家送來的聘禮之中.

在北燕皇家聘禮規定最高不能超過28抬.而送到殷家的居然有6.4抬之多.殷良顏在到這些聘禮的時候.高興的幾乎瘋了過去.她從沒想過二皇子會這般重視她.同樣沒想到身為二皇子生母的皇後娘娘能夠如此大度的接受她.

殷良顏摸著手里的碧玉圭.笑的嘴巴都合不攏."娘.皇後送來這麼多聘禮.可見她多麼的重視我."

"少亂.皇後娘娘這是為了二皇子的面子.你以後嫁過去可更要心謹慎.宮里不比府里這般自*.凡是多長個心眼."

"知道了.你就放心吧.等女兒做了側妃.我馬上讓爹爹休了那個女人.免得她隨時讓娘了生氣."

簡雪羅重重的將手里的茶杯擱在桌子上.略帶斥責的道."剛了讓你做事謹慎心.像你現在這個樣子.有多少個腦袋也不夠砍的."

"娘……"殷良顏放下手里的玉圭.拽著簡雪羅的衣撒起嬌來.

簡雪羅按了按自己的太陽穴.面色凝重的道."不過你的到沒錯.那個下賤的婢子.我是該好好收拾一下了.要是等到她像韋澤蘭那樣有了兒子.這家里可真就沒有我的位置了."

"就是娘.那個芙蓉自以為有了爹的寵愛.把誰都不放在眼里.我是早就不慣了.也不知道她使了什麼法子.爹怎麼那麼快就納了她."殷良顏著著想到一個問題.聲的貼著簡雪羅耳鬢道."娘.要是我學會了她那套法子.你二皇子還能逃出我的手心麼."

簡雪羅陰陰一笑.佯裝生氣的責罵道."就你鬼主意多.自己行事心些."著手邊的玉圭散發出冰涼而瑩潤的碧色.她的心忽然好了起來.拿起玉圭仔細瞧了瞧.也越發覺得自己的地位非同一般了.

屋里兩個人相談甚歡.屋外卻有一抹翠色的身影悄悄貼在門邊聽著兩個人的對話.待聽到剛才的那番對話.她嘴角微微向上一翹.心翼翼的退著步子離開了院子.

"主子.奴婢聽得千真萬確.他們確實起了想要害你的心思."

"是麼."玉芙蓉慵懶的靠在軟榻上.一邊吃著盤子里剛剝好的橘子.一邊道."玉竹.他們還了什麼."

玉竹垂首斂眸.恭敬的道."奴婢只聽見大姐等她當了側妃.就要老爺休了你.別的就沒有什麼了."

玉芙蓉淡淡一笑.放下手里的橘子.從左手腕上取下一個玉鐲遞給了玉竹."這鐲子挺適合你的."

玉竹面帶喜色的用手接過鐲子.輕巧的便戴在自己的手腕上."多謝主子."

等著玉竹走了片刻.玉芙蓉低吟一聲."巧夕.隨我去聽竹軒."

名叫巧夕的女子.從屏風後走了出來.清秀的五官.起來別樣動人.

殷梨兒無聊的坐在院中捧著手里的打發時間.這些日子玉芙蓉除了在雪蘭閣便是在殷文正的房里.哪里也未去.讓殷梨兒想查她都無從下手.

"紫蘇.再燒壺好茶來."閑來無事殷梨兒除了.便只得品茶.

"三姐嘗嘗奴婢釀的菊花盞吧.味道絕對比那些清茶好喝.而且還養顏."

殷梨兒聞聲抬頭.卻是一個毫不認識的女子.對上她的雙眸.殷梨兒只覺得一瞬間像認識她一般.蹙了蹙眉頭問道."你是……"

"她是我新買的奴婢巧夕.沒規沒據的.讓三姐笑話了."玉芙蓉適時走進院門.朝著殷梨兒微微點點頭.

"原來是芙蓉姐吶.我怎麼會突然跑來這個機靈的丫頭.果然還是芙蓉姐會識人才."

玉芙蓉只嫣然一笑.示意著巧夕去廚房找紫蘇.然後自己坐在了殷梨兒的對面.開門見山的道."我今天來.有件事想和商量.當然你若覺得不妥.就當我從來沒過.如何."

殷梨兒會心一笑.正所謂無事不登三寶殿.玉芙蓉既然來肯定就是找她有事的."芙蓉姐盡管就是了.只要不是殺人越貨就好."

玉芙蓉聽罷趕緊掩口一笑.低聲道."我找你來就是商量殺人越貨的事.不知道你現在還有沒有這個膽量."

殷梨兒心頭一驚.臉上仍舊保持著鎮定.帶著笑意回答道."芙蓉姐莫要匡人了.這樣的玩笑還是不要開得好."

"我怎麼會和你開玩笑呢."玉芙蓉湊近了自己的身子.繼續道."這府里我就屬和你還有青黛有些交.青黛是沒指望的.所以我能想依靠的人也就只有你了."

殷梨兒低頭理了理自己的衣衫.將心頭那份緊張掩蓋了下去."那你是怎樣的事."

玉芙蓉一聽.凝聲道."我想除掉簡雪羅.你知道她可是視我為眼中釘肉中刺.要是我不先下手.她肯定馬上就要來害我."

殷梨兒仔細的瞧著玉芙蓉的雙眸.想捕捉到她眼底的那一絲一毫的躲閃之色.可她卻表現的極其淡定.這令殷梨兒有些措手不及.不知道該如何辦才好."這樣的事芙蓉姐怎麼會想到我呢.找我娘不是更合適麼."

"你娘生性懦弱.她是決計不會和我站在一起的.這府里我相信除了你娘.應該就是你最恨簡雪羅和殷良顏了吧."

"芙蓉姐對我如此了解."

"那是自然.我一直在簡雪羅的身邊.當然也知道她是如何對待你的.我們兩個聯起手來.這樣勝算更大些."

殷梨兒怎麼也想不到玉芙蓉竟然敢如此膽量對她坦誠布公.可她記得他們的關系明明沒有好到這種程度."你可有計策."

玉芙蓉湊在她的耳邊道."我找人收拾他們.你只要將我的人帶到簡雪羅和殷良顏面前就好."

殷梨兒一驚.她這番話里.似乎並沒有她的事.可玉芙蓉卻偏偏要她帶人過去.莫不是她想要……

殷梨兒想到這.下意識的將指節放到了自己的唇邊.想了片刻她問道."為什麼一定要我帶過去."

玉芙蓉噗嗤一聲.連忙用手帕掩住嘴巴."你和我是一條繩上的.難道三姐只是想坐享其成.若不做點什麼.我又怎麼肯定三姐不會出賣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