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章 玉芙蓉變得不一樣了
到了晚上.殷梨兒一早便遣走了青黛和紫蘇.她在等封未名.等他來做一個了斷.

可封未名卻未如約而至.一連幾天.殷梨兒也不曾等到他的到來.就在她想著該如何解決這件事的時候.卻從青黛那聽到了一件事:盛君恒回來了.而且短短幾日朝廷里擁有重兵權的簡鴻博居然向德和王示好.有意要將自己的掌上明珠嫁給盛君恒.德和王自然是欣喜至極.便送去了大批的彩禮.

原本這對她來這些事完全就是茶余飯後的閑聊.可紫蘇卻從殷實那打聽到了另一件事.德和王府的世子盛君嶸居然派人再次上門提親.想要將她納了做妾.

殷梨兒一開始聽見這事.自己也不相信.可後來仔細一想.原來上次她著急去未名山莊時.在大門口遇見的那個奴才.根本就是盛君嶸身邊的人.只怪她當時著急出去根本沒仔細.

"我爹是什麼態度."殷梨兒邊喝著茶邊問道.

紫蘇不敢隱瞞.據實道."老爺和上次一樣.既沒拒絕也沒同意.可大夫人和大姐卻是……"

"他們自然是想我快些送走的.可願不願意.就不是他們了算的."

"姐若是嫁給世子做妾.那才是委屈了呢.還不如嫁給盛公子做妾室.起碼沒人欺負咱們姐.聽世子爺可是已經娶了八房了."青黛在一旁聲抱怨著.

"青黛.別亂."紫蘇趕緊阻止道.

殷梨兒淡然一笑.她誰也不想嫁.現在擺在她面前的問題.不是嫁給誰.而是她必須馬上搞清楚玉芙蓉和殷良豐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封未名不想見她.殷梨兒覺得這樣也好.既然他不想清楚.那便先這般含糊著.等玉芙蓉的事解決了後.再和他了解也不遲.

想到這些.殷梨兒神經稍稍輕松了一些.不過她馬上又警覺了起來.玉芙蓉沒解決.就無疑是府里最大的隱憂.雖然她對她沒什麼惡意.可作為殷家的一份子.殷梨兒還是要維護著自家的利益.

"青黛.你再做一份家鄉的糕點.一會和我去雪蘭閣一趟."

青黛聽到吩咐.馬上就往廚房跑.不過一會兒.便拿了食盒出來.殷梨兒算好了時辰.才准備往雪蘭閣去.

現在是申時.離午飯已經有一段時間了.而晚飯卻還有一個時辰才開始.想必玉芙蓉這一次不能再用吃飽的理由來搪塞她了.

來到雪蘭閣.殷梨兒一跨進院子就聞到熟悉的香味.然後見院子中穿著鵝黃色紗裙的玉芙蓉.正在給菊花修剪著.

"三姨娘好雅興吶."

玉芙蓉停下手里的活.瞥眼瞧見是殷梨兒.招呼著讓她自己坐.便又開始擺弄起她的花草來.

"三姨娘真是深愛菊花之人.這滿院子豔麗的菊花.的我實在是目不暇接."

"三姐別取笑我了.我左不過是閑的無聊才擺弄這些花花草草.三姐今天來.是為了什麼."

青黛聽聞趕緊遞出手里的錦盒.笑嘻嘻的道."三夫人上次沒怎麼嘗奴婢做的家鄉糕點.今天姐又讓奴婢特地重新做了.三夫人快嘗嘗."

著青黛眼底的期盼.玉芙蓉不好直接拒絕.她拿起一塊糕點.皺了皺眉眉頭.才心翼翼的放在口中咬了一塊.

青黛瞧著玉芙蓉的臉色不對.以為是自己做的太差.便趕緊跪下來道."奴婢沒把糕點做好.請三夫人恕罪."

玉芙蓉趕緊放下手里的糕點.伸手扶起青黛."左一個奴婢.又一個奴婢的.你這麼做就是忘了我這個姐姐了."

"奴婢不敢.三夫人永遠都是奴婢的姐姐."

"那怎麼還喊的這般陌生.青黛你還是喚我芙蓉姐吧.就算三姐在這里.我相信她也不會計較的."罷.玉芙蓉朝殷梨兒過來.眼神很是複雜的盯著默默站在一旁的她.

殷梨兒微微一笑.點點頭."青黛.芙蓉姐對你有恩.我不會在意這些的."

青黛感激的殷梨兒.又感激的瞧瞧玉芙蓉.最後靦腆的破涕為笑.

殷梨兒表面上笑歸笑.可從玉芙蓉剛才的動作來.她已經可以肯定這個玉芙蓉是有問題的.作為和青黛同為揚州的人.居然會不喜歡那里的味道.這實在不過去.

而能解釋這一切的就只有一個理由.玉芙蓉根本不是揚州的人.

但顯然這個觀點和玉芙蓉的身份產生了矛盾.如果她不是揚州人.青黛為什麼對她又那般尊敬.而且樣子並不只是一般的熟悉.

到底是青黛了謊話.還是玉芙蓉另有其人.殷梨兒不得而知.但她甯願相信後者.

回到聽竹軒.殷梨兒馬上把青黛叫到了自己的身邊.問道."當年你和芙蓉姐是在哪里遇見的."

青黛一愣.還沒鬧明白如此突兀的問題.過了幾秒才回答道."奴婢和芙蓉姐是在揚州認識的.奴婢上次就跟姐了的."

"我知道.所以我想問問.你這些日子和她接觸.有沒有發現她有什麼變得不一樣的."

"啊."青黛想了想道."要不一樣.奴婢也倒是有些奇怪.以前芙蓉姐都特別喜歡吃奴婢做的點心.可這兩次姐讓奴婢給她送過去的點心.她似乎根本就不喜歡了."

殷梨兒輕蔑的一笑.著青黛道."連你也發現了.來我想的沒有錯.青黛.你最近多留意些芙蓉姐.她平日里都做些什麼."

青黛點點頭.帶著心中的疑惑走出了屋子.要問題.她不是沒有到.可是她不敢.因為她相信自己見的.就算告訴了殷梨兒.她也未必會信.其實就連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見的.

殷梨兒在肯定了玉芙蓉是有問題後.便著手想著如何才能調查到她和殷良豐私下的勾當.那麼秘密的事.自然輕易是不可能從玉芙蓉口中探知的.可殷良豐就不一樣.

殷梨兒想到一個計劃.她要從殷良豐這邊下手.逼他和盤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