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1章 她還有利用價值
封未名帶著殷梨兒焦急的回到未名山莊,將她放在自己的床上,趕緊讓常山喚了段西塵來.

"你到底給她解藥了麼?"封未名有些惱怒,指著氣若游絲的殷梨兒道.

段西塵"咦"了一聲,盯著殷梨兒了半天,才摸著下顎道,"這丫頭是什麼意思啊,明明給她了解藥,她怎麼還中毒如此之深."

"哼!"封未名氣的站到一旁,"我就沒見過她那麼傻的人,為了一句氣話居然連命都不要了!"

段西塵嘻嘻一笑,想想道,"那藥你拿到了吧!她這法子還真不錯,只是我沒想明白她拿著解藥為何不吃!"

封未名哪有心思和他繼續開著玩笑,一把拽過段西塵,沉聲道,"快給她吃解藥!"

段西塵理了理衣襟,絲毫沒有邁步,只是盯著殷梨兒瞧了一眼就道,"我早跟她過,若是要起來像回天乏術的樣子,就算吃了解藥也不一定有用,來這句話現在應驗了,就她這個樣子,我就是把一瓶子解藥都灌下去也沒用."

"你是……"封未名遲疑了一下,才啟齒道,"她沒救了?"

"是啊!"段西塵攤開雙手,不過他馬上就想到了什麼,走到封未名的身邊,湊著他耳朵道,"若想救還是有辦法的,只不過得犧牲你手上的那顆藥,可這藥是她千辛萬苦給你弄來的,你舍得放棄麼?"

封未名心中一緊,下意識的摸著懷里的藥丸.的確這藥來的太不易了,他怎能就此放棄呢!

"吧,你舍不得,她就只有死路一條!我建議你給她痛快點,免得受毒藥侵蝕五髒而死的太難."

封未名只咬著牙,從牙縫里蹦出一個"滾"字,就見段西塵瀟灑的邁著步子,走了出去.只是當他走出門的那一瞬間,心底也一下子空了下來,站在月下的長廊,他著實有些後悔當初怎麼就應了殷梨兒的,居然把藥給了她.

一定是著魔了,他在心頭安慰著自己.

封未名拿過一個圓凳放在床邊,然後自己坐了下來,將長生丸從懷中取了出來.盯盯的瞧著床邊上的黑色藥丸,心頭卻感覺有千斤之重.

這藥丸自己拿來是要救人的,可現在的殷梨兒和當年的她有什麼區別,若自己自私的不管殷梨兒,那即便她醒了也一定會怪罪自己罔顧人命吧!

封未名想著這些,腦海里全是那個衣女子,她笑的那般美好,笑靨如花,清秀的臉龐上總是一副淡淡笑意,他就是喜歡她笑的樣子.哪怕是她中毒倒地的那一刻,她也依舊保持著笑容,無怨無悔.

"可惡!你這個傻女人,為了這藥犧牲了自己,可我還要用它來救你,早知道還不如不要你去辦!"

封未名恨恨的就要一圈砸在床上,可剛一轉身,就聽見殷梨兒聲如蚊吟般斷斷續續的道,"怎麼……我還沒死就想提前……結果了我麼?這藥你拿到了,我這算加倍還給你了麼?"

"你……"封未名沉著臉,忍著心頭的氣道,"你果然狠,殷梨兒我服你了."

"呵……能在臨死前聽見封樓主如此贊譽,我實在……實在……"可"受寵若驚"那四個還沒出來,殷梨兒便再次暈了過去.

封未名迅速探了她的脈象,已經難以探到脈象了,她等不起了.

拿起藥丸,封未名了又,想了又想,最終一橫心,將藥放進自己的口中嚼碎,然後以最親密的姿勢將藥喂入了殷梨兒的口中,接著又給她灌了些水下去,才摸著嘴角的殘液道,"算你占便宜,若不是你身份夠特殊,我一定不會救你."

完這些,封未名搖著頭,歎著氣,邁著步子才走出屋子."怎麼,你居然還在?"他見段西塵有些沒落的站在長廊上,意外的問道.

段西塵一怔,立刻嬉皮笑臉的問起來,"我你臉色不太好,那藥你最終還是給她吃了吧!"

封未名沒好氣的悶嗯一聲,站在段西塵的身邊,享受著秋夜里帶著寒意的夜風,精神好了一些,"她的身份比較特殊,還有利用價值,所以……"

"這是你的真話麼?封未名,你為什麼不老實她和她長得有些相似呢?你為什麼不覺得是你本人不想她在重蹈她的覆轍呢?"

封未名聽到這些話,驚訝的抬起頭著段西塵,他是他最親信的人,所以他的話讓封未名的心頭感覺到了一絲的異樣,"不可能的,我心里只有纖靈.我承認她是長得和纖靈有幾分相似,可他們不是同一個人,而且對于殷梨兒,我只是利用."末了他還安慰著自己又加了一句,"我只是利用她的身份,僅此而已."

段西塵癡癡一笑,戳著封未名的胸口,他的手指點在他的穴位上,用了力,心口便有些疼,"感覺到疼了麼?這是你的真心麼?我知道纖靈對你的意義,可是也知道就算她再次活過來,也是飽受了毒藥和寒冰的侵蝕,肯定活不長就,你為什麼要欺瞞著自己?"

"我沒有!"封未名一掌推開段西塵的手臂,靠在欄杆上著月色,"纖靈對我而,就是我的命,不管怎麼樣我都要她活過來.殷梨兒這一次只是僥幸,她死不了還是繼續要為我賣命."

段西塵終于聽不下去了,搖著頭,邁著大步朝樓下走去,口中還大聲道,"好一個賣命,你就繼續自欺欺人好了!"

著段西塵離開,封未名也愣住了,耳邊回想著剛才的對話,他也開始有了一瞬間的遲疑,不過他很快就打消了自己的念頭,很堅定的跟自己著,"我真的只是利用她而已."

滿月的光輝細碎的落滿了整個湖面,波光粼粼的,折射出一道道寒光,宛如一把把尖刀紮進了封未名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