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人和藥我都帶走
在殷良卓離開同時,黑暗里一雙眼睛緊緊盯著他手里的藥丸,眼底的寒光乍現,封未名身形一閃便先他來到了聽竹軒.

"你可是封公子?"紫蘇站在殷梨兒的床邊,一臉鎮定的著闖入的陌生人.

封未名揚了揚嘴角,踱步往她面前走來,指著床上的人道,"是她告訴你的?既然知道是我,那也一定知道我是為什麼而來吧!"

"這個自然,姐了,二公子會帶藥丸回來,到時自會送到公子手里."紫蘇頓了頓道,"只是奴婢也有一事想求公子."

"但無妨!"封未名盯著紫蘇一陣打量,他覺得眼前的女子起來很是熟悉,但又不出到底是在哪里見過她.

"請公子必須救活我家姐,不然這藥丸拼死我也不會送到公子手里."

"怎麼?她居然沒吃解藥?"這一下輪到封未名吃驚了,來之前他從段西塵那明明了解了殷梨兒拿藥的過程,而且也知道段西塵是給了她解藥的.之前他來的早,家宴上發生的事,他全部的清清楚楚,當殷梨兒中毒,殷良卓去求藥的時候,他對床上躺著的女子還充滿了敬佩之意,他沒想到她會用這樣的方法來逼殷文正拿出長生丸.

這個方法很冒險,但同樣也是最有效的.只要有殷良卓在,他一定是不會眼睜睜著她死去.封未名還在想著殷梨兒居然利用殷良卓對她的愛意,做下這等拿自己生命開玩笑的事,可現在來,似乎並不是當初想的那樣.

沒有解藥,她又把唯一能救命的長生丸送給自己,可見她根本是存了必死的心.

殷梨兒,你到底存的什麼樣的心思?

封未名在心頭咒罵一句,臉色沉沉的著同樣吃驚的紫蘇,"她下藥前,沒有把解藥事先給你麼?"

紫蘇搖了搖頭,"姐為了不讓奴婢鑄成大錯,所以喝了自己下毒的酒,可是她留給奴婢一封信,只要將二少爺送來的藥想法給前來拿藥的人,別的她什麼都沒."

封未名氣的一拳砸在床框上,瞪著毫無血色,嘴唇烏紫的殷梨兒,眼里都要冒出了火光.忍下這口氣,他先是封閉了殷梨兒的穴道,然後才讓紫蘇將紮在她身上的銀針都取了下來,打橫抱起殷梨兒,就要往外走.

此時,殷良卓拿著藥剛好急沖沖的推門而入,屋中的三人都愣了一下,卻見殷良卓踱步上前,伸手就要將殷梨兒從封未名的懷中搶出來.

封未名豈不知他的意思,假意沒反應過來,讓殷良卓將殷梨兒奪了過去.只是在殷良卓轉身的一瞬間,他大步一跨,纖長的手指准確無誤的剛好點在殷良卓的穴道上,讓他一時無法動彈.

殷良卓恨恨的僵直地站在地上眼睜睜的著封未名從他懷里抱過殷梨兒,順便拿走了他手里的那顆藥.

"人和藥我都帶走了,你放心我一定救活他,不過這幾天就得麻煩你做做樣子."著他便往外走,剛到門口著還愣住的紫蘇道,"還有你,最好也把嘴巴閉緊,不然她會變成什麼樣子我可不能保證."

人影閃過,只留下淡淡的殘影,封未名帶著殷梨兒消失在了夜幕里.

過了半個時辰,殷良卓的被封閉的穴道才解了開來,他低聲咒罵著,雙手還不時打在自己的胸口.

紫蘇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只得試探著上前,弱弱出了心中的想法,"二少爺,我來的那位封公子不像是壞人,再姐和藥都在他手上,想必姐應該不會有事的."

殷良卓心中自然也明了封未名帶殷梨兒去未名山莊肯定是替她治病,這點他不懷疑.令他放心不下,也耿耿在懷的是,封未名單獨和殷梨兒在一起,這一點他不得不防.殷梨兒的身份只有他才知道,而封未名對待殷梨兒的態度又是那般曖昧,他想不出來封未名對自己的妹妹打的是什麼主意,但神秘莫測的未名樓樓主肯定不會是愛慕之意.

可現下殷梨兒已經被封未名強行帶走了,即便他去追,憑他的能力肯定是斗不過封未名,殷良卓想到這些,便長歎一聲,將紫蘇喊了過來,"去把青黛喚醒,我有事交代."

紫蘇一刻不敢耽誤,趕緊走到外屋,掐著被封未名擊暈的青黛,不過片刻青黛終于在疼痛中幽幽轉醒.

"我……這是怎麼了?頭好疼啊!"青黛揉著腦袋從地上爬起來,眼里還冒著星光,著紫蘇都有些不真切.

紫蘇拽了拽青黛的衣,低聲道,"別問這麼多,快跟我進去,二少爺有事要安排!"

青黛聽到是殷良卓有事要,不敢怠慢,揉著腫脹的後腦勺,趕緊跟著紫蘇進了殷梨兒的臥房.

屋中的燭火隨著夜風輕輕搖擺著,晃動的人影起來那麼的不真切,以至于讓青黛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本躺在床上的人不見了,她想也沒想就急的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拽著紫蘇的衣哽咽的問道,"姐她……難道真的……"她不敢往下想,那兩個忌諱的字眼哽在喉頭仿佛一塊巨大的障礙物,憋得她喘不過氣來.

殷良卓聽到青黛的哭聲,不耐煩的打斷了她的話,"梨兒她沒事,別在這哭哭啼啼的."他的語氣有些重,青黛一下就噤了聲,只敢憋在心頭,低低的啜泣.

"得出你們對三姐都是上心的,這個時候就到了你們該報答她的時候,剛才紫蘇也知道了我讓懂醫術的朋友將梨兒帶走了,這件事必須先瞞下來,不管是誰來問,包括老爺來探望,你們都不能讓他們進到這個屋子明不明白?"

青黛聽得云里霧里的,但又不敢問,只得先點著頭,心想著一會再問紫蘇原由.

殷良卓見青黛還有些懵懂,便對紫蘇道,"紫蘇,你自在府里長大的,凡事該如何處理你應該知道,多提點些青黛,免得出了岔子."

紫蘇認真的點點頭,身子微微一福,答道,"奴婢明白,請二少爺放心.奴婢現在只希望二少爺的那位朋友可以讓姐趕快好起來,別的都能應付."

有了紫蘇的保證,殷良卓才放心下來,口中了個"好"字,便起身出了屋子.

見著殷良卓走了,青黛才急的拽住紫蘇將事的原委問了個明白,在知道自家姐並沒有大礙後,她難得的笑了一笑,"就知道姐福大命大,不會有事的."

"你聲些,我還有事和你,過來這邊!"紫蘇拉著青黛到了屋角,低聲附在她耳邊了幾句,青黛竟更加的眉開眼笑,仿佛之前的陰霾都一掃而空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