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章 他是有心愛的人
夜深闌珊,殷梨兒披著衣服站在窗前,望著滿天的星斗,她忽然覺得自己其實連一顆星都不如.那滿天的星星起碼還會一閃一閃發著亮光,可她就像是池水底的一顆石頭,渾濁的永遠不見燦爛的藍天.

"在想什麼?"黑暗里響起了聲音,帶著獨特的磁性.

殷梨兒聽得聲音立刻轉過身,臉色居然露出了她自己都沒覺察到的笑意,"今個兒還想著你死了沒有,你居然就這麼大搖大擺的進了我家."

"到我沒死,是不是很開心?"封未名淡淡一笑.

"哼,你沒死我開心個什麼勁兒,氣都氣死了!"

"那我怎麼從你臉上到了笑容,很真誠哦!"

殷梨兒趕緊用手摸著臉,有些燙,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笑,為什麼見他心里會莫名覺得很安全.

封未名走到窗前,背靠著窗欞,抬手支起殷梨兒的下顎,照著月光著她清秀的面龐,良久他俯下身子,輕輕朝殷梨兒靠了過去.

殷梨兒緊張的趕緊閉了眼,半天並沒有她意料中那薄薄的一吻,反倒是封未名有些好笑的問道,"你在做什麼?"

"要你管!"殷梨兒羞得臉一下子了起來,如同那滾燙的熱水般.她一跺腳,懊惱的哼了一聲,便不再去封未名.

"原來你是存了這個心思啊,早知道我就占你便宜了!"封未名壞笑著主動朝殷梨兒走過去,"你這身段,最近定是吃了不少的補藥,身子比以前可豐腴了不少."

殷梨兒羞得恨不得找塊地洞鑽進去,她咬著唇狠狠的瞪著封未名,"我哪里像你封大樓主那般清閑,出去養病一養就是一個多月."

封未名籲了口氣道,"我就是擔心你,所以才提早回來了,若是從前可得要半年."

這話一出,殷梨兒驚奇的側頭望著他,黑暗里不清他的眼神,但她能感覺到他的是真話,只是他為什麼舍得為她這麼個不起眼的丫頭而賣命.殷梨兒想了想,終于想到到了原因.

她低下頭,淡淡道,"只怕封莊主不是為了我的安危才回來的吧,在你心里那顆藥的價值要高的多."話里酸酸的,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這樣.

封未名咧嘴一笑,走到近前,"你可算道正題上了,我這次來就是想問你什麼時候可以幫我拿到藥."

殷梨兒的心頭一空,沉聲回答,"我能問問你為什麼一定要那顆長生丸?難道你是想當皇帝?"

封未名冷冷一哼,重新回到窗邊,望著月光,幽幽開口道,"什麼皇帝,什麼長生不老我可不稀罕,我是要用它來救人."

"救人?"殷梨兒猛地抬起頭,剛好從側面見封未名那柔似水的星眸,和嘴角微微勾起的暖意,她莫名的苦笑了一聲.

原來自己真的在自作多了,他是有心愛的人.

殷梨兒想到這些,心頭一陣抽搐,痛的她不出話來,緩了片刻才能慢慢開口,"是你的愛人麼?"她知道自己這句話就是廢話,可還是要不死心的問出來.

"算是吧!"封未名著皎潔如銀盤的月光,仿佛她的臉就在月光中,可望而不可及,遙遠的讓他無法觸碰,"我們只拜了天地,卻未入洞房."

"她怎麼了?"殷梨兒感覺自己像著魔一樣,她非要知道他心里的人是什麼樣子才能罷休.

"她中了劇毒,我把她的毒用內力封了起來,可是如果沒有長生丸的話,她依舊活不下去."封未名的眼角亮起了一顆晶瑩剔透的珠子,那水珠越來越飽滿,直至從他的臉頰邊滑落,"她是為了我才中的毒,我不可以棄她不顧."

殷梨兒鼻頭一酸,喉嚨澀澀的發不出聲音來,仿佛剛才那滴淚是一直落到了她的心里,她感覺到了苦澀的味道.

"你的寒毒也是因為她才會得的,是麼?"

"是!"

殷梨兒再無話可,一個女人能為了他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而他卻為了救她也不惜冒著死亡的危險,就這份不是她能比擬的.

她敗了,敗給一個自己從未見過的女子,可她心服口服.

寂靜的屋子里只有沉沉的呼吸聲和彼此能聽的見的心跳聲,誰也沒有先開口,只是靜靜的或站或坐.

過了一會,封未名走到了殷梨兒的前面,沉聲道,"那藥丸就拜托你了,她已經拖不起了."

殷梨兒弱弱的嗯了一聲,就著封未名消失在黑暗里.

她抱著雙膝,呆呆的背靠著床柱坐著,將頭緊緊埋在雙膝間,微微啜泣了起來.殷梨兒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哭,但似乎不哭的話,心頭會悶悶的,堵得慌.

好好的哭一場,只有窗外沙沙作響的竹葉陪著她.

由于昨夜哭過,一早起來的時候兩眼皮都高高的腫了起來,青黛問她原因,她只是搖了搖頭,不想再去想昨晚的事.

吃著早點,聽著青黛有些擔憂的紫蘇三天沒回來的時候,殷梨兒有些坐不住了,這件事已經到了很嚴重的地步,到底是紫蘇在外面出了事,還是她躲著不肯回來.不過無論哪一種,對殷梨兒來都不會是好事.

而且那種不安的感覺越來越重,紫蘇突然消失,她到底是出了什麼事.

殷梨兒潦潦扒了幾口飯,就趕緊去找殷實.等她好不容易找見殷實,正見他恭敬的送著另一名起來有些眼熟的人出去.她只是遠遠瞧著那個人很面熟,但沒心思去問是誰.

等殷實從大門折返回時,殷梨兒走了過去,"殷管家可有時間,我有些事想問問."

自打殷實主動向他爹提出要娶殷梨兒,他爹向殷文正提了親,卻被殷梨兒給拒絕了後,殷實就再也不想瞧見殷梨兒,雖然他只是個管家,可他並沒覺得這個姐比她高貴了多少.

"三姐,有什麼就趕快,我還忙的很."殷實的口氣冷冷的.

殷梨兒愣了一下,錯愕的開口,"我想問問你知不知紫蘇去了哪里,據是你最後和她見的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