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章 也許這是真的
可惜了……

殷梨兒沒想明白文纖晴為什麼會這麼,而她所謂的可惜是指的誰?是自己還是李昭媛,亦或者是她自己.

回到聽竹軒,紫蘇都有些急切的上前,先是前前後後仔細的把殷梨兒了一遍,才問道,"姐,皇後娘娘單獨喊你去鳳鸞宮,莫不是之前因為二皇子替你了話,要責罰你?"

"哪有的事!"殷梨兒笑了笑,"她只是問了些家常的事,皇後娘娘又不是肚雞腸的人,怎麼會和我計較呢!"

"也是!可奴婢回來的時候從大姐那聽你在禦花園罰跪,嚇的著實不輕."

殷梨兒抿著唇,心道:這殷良顏還真會編故事,莫須有的事居然的跟真的一般.

"那她有沒有別的?"殷梨兒問道.

紫蘇搖了搖頭,青黛卻一溜煙跑了進來,沖著殷梨兒上氣不接下氣的道,"姐,奴婢剛剛從玉竹那聽,大姐要許配給二皇子,可是真事?"

殷梨兒低頭微微一想,漫不經心的道,"也許這是真的!"

"啊!那以後大姐還不得使多少臉色給咱們吶!"青黛心直口快,話沒過腦就了出來,只是剛一完,她趕緊捂著嘴巴辯解道,"奴婢不是這個意思,奴婢是想……"

"青黛,我知道你的意思,不過你放心,我怎麼可能會讓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負咱們,就算她嫁給了二皇子,做了皇妃,我也是絕對不允許的."

聽著殷梨兒這般,青黛稍稍放了心,可紫蘇卻一臉愁云,若是殷良顏真的做的皇妃,那豈不是便宜她了,想到這些,紫蘇便拿起桌上的空茶壺道,"青黛,茶壺里沒水了,你快燒點去."

著青黛提著茶壺走了出去,紫蘇才貼著殷梨兒跟前低聲道,"姐,要不要把大姐害死二姐那件事傳出去?"

"為什麼要這麼做?"殷梨兒奇怪的著紫蘇,她想不明白她的意圖所在.

"大姐為人囂張跋扈,現在還要做皇妃,可她明明干了那麼多壞事,奴婢咽不下這口氣,奴婢相信二姐在天有靈也是不會同意的."

殷梨兒一時不知道什麼,只能硬著聲音微微呵責道,"紫蘇,你千萬別這麼想,殷良顏能不能當皇妃那是她的造化,和咱們無關,可若是你做了對她不利的事,讓她抓住了把柄,那就不好了!至于其他的事,咱們是不是還是要等到宮里的消息再?"

紫蘇點了點頭,應聲退在了一旁,青黛拿著剛燒好的茶水進來,著兩個人都不話,氣氛似乎有些不對,她弱弱的開了口,"姐今日只怕累壞了,奴婢去廚房給你做些好吃的."

殷梨兒感激的一眼青黛,雖然她不如紫蘇伶俐,可那份子率真勁和對她好,也是讓她打心底里喜歡.

夏去秋來,原本綠蔥蔥的竹葉也開始微微泛起了黃色,著就讓人有些蒼涼.

殷梨兒披了單衣坐在院子里,邊著,邊瞧著紫蘇和青黛忙前忙後的把花園里的菊花一盆盆的搬過來,各式各樣,各種顏色,傲然怒放,再襯托著白玉瓷的花盆,心似乎一下子好了大半.

"喲,你還挺有閑擺弄這些啊!"殷良顏有些畏寒,手中已然捧著一個絞絲雙花的手爐.她的心格外的好,和她身上玫色的衣料一般,炫耀著得意的神采.

無事不登三寶殿,殷良顏從來沒踏足過聽竹軒,也從來沒主動找過殷梨兒,此刻她揚著笑臉,殷梨兒用頭發絲也能想得到原因,她必然有什麼好事,可最近除了賞花會,便再沒什麼和她相關的大事.

殷梨兒放下手里的卷,站起來,笑著道,"姐姐來是想通知我,宮里已經出了關于你的旨意了麼?"

殷良顏得意的一笑,纖指順手揪下身邊的一朵龍爪菊,左右瞧了瞧卻丟在了地上.

玉竹跟在她身後發了話,"皇上親自把大姐許配給了二皇子,這份榮耀哪里是你們求得來的."

青黛剛想插嘴,紫蘇卻一步上前道,"恭喜大姐,以後奴婢們都得改口叫你二皇妃了,這真是一大喜事呢!"

紫蘇話音剛落,殷梨兒卻見殷良顏的臉色沉了沉,她疑心的猜想著,難道不是皇妃,只是個側妃麼?

賜婚的這件事很快就在府里傳開了,當然不出殷梨兒所料,殷良顏的確只是個側妃.盡管只是個側妃,簡雪蘿那往日的風光又再次盛了起來,韋澤蘭則是再也沒出現在殷梨兒面前過,就算有時候吃飯,她也是一不發,殷梨兒的出來,簡雪蘿一定又開始欺負她了,而她是怒其自己不爭,讓她失了爬上正妻的好機會.

殷梨兒也樂得自在,既然府里有那麼多人對她都不待見,她索性躲在自己的院里過著清閑的日子.

這日她整理著竹盤里曬著的菊花,略略喝了一口青黛給她泡的茶,那味道她讓她忽然停了手.

來,下次來的時候我得帶點好茶.

她居然想起了那個消失了差不多一月有余的封未名,在心里呢喃道,不知道他傷好的怎麼樣了?

"姐在想什麼?可是這茶不對?"

殷梨兒搖了搖頭,揚起閃著星光烏黑眼眸,望著天邊逐漸下沉的殘陽道,"這是一杯好茶!"

青黛呼了口氣,還以為她家姐是不喜歡自己泡的茶,正打算倒了重新泡,卻沒想到殷梨兒能出那樣的話,可她聽來那話里似乎帶著澀澀的味道,讓她好不習慣.

"姐,可有幾日沒見紫蘇姐姐了?"青黛弱弱的問了一句.

殷梨兒也沒有反應過來,直接回答道,"有個兩三日了,怎麼難道你也沒見她?"

"是啊,前兩日奴婢見著紫蘇姐姐同殷管家了什麼,然後獨自一人就出了府,奴婢還以為是你交代她去買東西,也沒在意,可這兩天她都沒有回屋子住過."

"是麼?"殷梨兒突然警覺起來,紫蘇如此的反常,難道是為了……

她不敢往下想,越想越覺得事變得糟糕起來.

"青黛,你多留意些,要是紫蘇回來務必讓她先來見我.聽見沒有?"

"是,奴婢知道了!"

殷梨兒屈指觸碰著唇邊,擰著眉頭,心里感覺實在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