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沒得選擇的進宮
殷梨兒本以為將自己的臉毀了,讓殷良顏去賞花會便是萬無一失的了.可是千算萬算,她居然還是沒能算過老天爺.

就在賞花會的前一天,皇後專門召見了殷文正,並囑托他一定要讓殷梨兒進宮去,雖然口上的是想讓殷梨兒幫她再按摩按摩,但是皇後最近身體一直很好,起來並不像是頭風發作的樣子,顯然這里面更多是其他的意味,至于是什麼,殷梨兒是不想知道,也懶得去猜.

初七的那天,殷梨兒的臉上還是一片色的疹子,盡管她停用了殷良卓配的藥,可在短時間讓疹子消下去,也是不可能的,她便只好讓青黛找了一條面紗,把自己的臉圍了起來.

嘚嘚的馬蹄在清晨的石板路上顯的格外的響亮,映著那正在冉冉升起的一輪日,仿佛整個人的心也隨之升了起來.

殷良顏高興的不得了,穿著牡丹色的百褶繡花長裙,腰間還用金絲線繡的祥云束腰緊緊裹了起來,起來那原本就不堪一握的腰身,越發的纖細.她在額上貼了花鈿,據是學著皇後的妝容來打扮的,鬢間簪著一只盤花玉翠點金簪,梳著高高的飛天髻,整個人起來非常的華貴.

她嫌隙的朝對面的殷梨兒撇了一眼,又趕緊轉過身子朝著窗外,似乎生怕這一眼就會把殷梨兒臉上的疹子到她的臉上似的.

玉竹自然也是得意的一瞥紫蘇,高傲的揚著頭,完全不把殷梨兒放在眼里.

殷梨兒也不在意,捋了捋有些皺的子,盈盈一笑望著紫蘇,眼底卻劃過一絲的不安.紫蘇捕捉到了她眼神的瞬間,伸手緊緊握住了殷梨兒的手,給了她莫大的安慰和鼓勵.

金色的碧瓦在陽光的照射下,閃著耀眼的光彩,色的宮牆卻略顯得厚重,讓殷梨兒有一瞬間的窒息,她實在不願意來這個地方,因為這里對她來充斥了太多的血腥和殺戮,這些牆就像那些渾濁的血液一般,凝固在這里,散發著令人作嘔的味道.

殷梨兒蹙了蹙眉,順著紫蘇的攙扶下了車.

她們來的不是最早的,也不是最晚的,各家的官宦姐,三三兩兩聚成一團,俏笑著著話,殷良顏剛下車就眼尖發現了吏部侍郎的女兒李昭媛,笑著便走到她們之間攀談了起來.

只有殷梨兒和紫蘇站在這些鶯鶯燕燕里格外的顯眼,隨便找一家的姐都穿著華貴的顏色,卻只有她是穿了一身淺藍色的碎花裙,頭上也只簪了一只石榴花的步搖,再加上那淺藍色的面紗,放在哪都是紮眼的.

"姐,你不舒服?"紫蘇在一旁輕聲問道.她的手還緊緊握著殷梨兒,手心里浸著濕滑冰涼的汗液.

"沒有!"殷梨兒搖了搖頭,長籲一聲,"我只是又賭輸了,你他們都穿的那般華貴,我卻如此素淨,實在是……"

"你是擔心他們會把你比下去?那些姐只知道打扮,哪里會……"

殷梨兒苦笑一聲,"你曲解了我的意思,我是我與他們如此格格不入,一會反倒會成為大家的話題.原本我還想著這般不會引人注意,可沒想到我竟然會這麼紮眼,早知道就該聽青黛的,穿的華麗些."

紫蘇還是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便疑聲問道,"姐,奴婢實在不明白你為什麼偏偏不喜歡這些,你大姐想著方兒的都想進宮當娘娘,還有這些姐,那個不是存著攀龍附鳳的夢."

"你以為進宮就可以想盡人間富貴麼?紫蘇,那是個人吃人的地方!"

紫蘇嚇的噤了聲,也不敢再問下去.漫無目的瞧著四周的女子,各個都是如花般的年紀,嬌豔欲滴讓人垂簾.

"各位姐,皇後娘娘請你們進去!"來傳話的太監尖著嗓子喊道.

四下都安靜了下來,過了片刻又都歡呼雀躍著,跟隨著前來的宮女,如魚貫水的朝著宮里走去.殷梨兒等著人走的七七八八了,才在末端跟著往里走.

只見之前傳話的太監和李昭媛站在牆邊,低低私語著什麼,時不時那太監還露著一抹喜色.

等著殷梨兒都走進了禦花園里,李昭媛依舊未跟上來.不用猜她也能想得到,李昭媛是在打探什麼.

今日的文纖晴氣色頗好,穿著色鑲金邊的鳳袍正坐在魚池邊上的涼亭里,遠遠著一群少女朝她那邊走來.

待各家姐都到來,一一向文纖晴行了叩拜禮,文纖晴都只是默默著,眼底沒有半點波瀾.輪到殷梨兒的時候,文纖晴卻發了聲,"可好些了?"

雖然只有四個字,聲音也不算大,但傳到周圍的女子耳朵里,就變了各種味道,有羨慕的,有記恨的.

"多謝皇後娘娘厚愛,民女並無大礙."殷梨兒有些緊張,不知道為什麼,她跪在文纖晴的面前,不由自主的就會緊張,而且那種感覺不是來自身體,是從內心發出的恐懼感.

文纖晴微微頷首,對著一旁的白芷道,"把本宮的玉顏粉賞給她."

"多謝娘娘賞賜,民女不敢受此大禮."

"你上次給本宮按摩,效果很是不錯,本來想著再讓你進宮來,卻是一直不得空."

殷梨兒跪在地上剛想張口,卻聽得身後響起一個聲音,"母後,這般好日子,就別讓人跪著了."

"是二皇子,太英俊瀟灑了!"

"二皇子真風流倜儻吶!"

"要是讓我嫁給二皇子也行呢!"

殷梨兒跪在地上,埋著頭,耳朵里卻不停的灌著各種花癡般的語,仿佛盛玨律就是一塊唐僧肉,誰都想啃上一口,當然這是在太子沒有現身的前提下.

文纖晴皺了皺紋,眼底閃過一絲不快,但很快便如常般溫和的道,"果真是呢,本宮怎忘了讓她起身.白芷快去扶一把她,跪這麼久不知傷沒傷到膝蓋."

"民女沒事!不用白芷姑姑攙扶,民女能站起來!"殷梨兒著便咬牙站了起來,不疼那是騙人的,禦花園的路面都是用扁圓的鵝卵石緊密的排列而鋪就的,膝蓋跪在棱起的石頭邊緣,不消一盞茶的功夫,便已經沒了知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