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章 有時間替我做事
夜深了,殷梨兒獨自一人坐在桌前,舞動著手里的墨汁,她想要給封未名寫上一封信,可思來想去卻不知道從哪下筆,到底是要先感謝他對自己的救命之恩,還是要先關心下他的身體再,總之地上的紙團已經甩了七八個,半封信卻還沒有見.

"你在想我?"封未名從大門堂而皇之的走進了內堂.

殷梨兒詫異的擱下筆,著他走到面前,才發現他剛才泛著橘光的臉頰卻是毫無血色,就連嘴唇都有些泛白."你怎麼來了?不是身體不好麼?為什麼還跑過來?"

封未名撿起一個紙團打開,"我不來你不是還得去水榭軒跑一趟,若是再遇上有人請你吃飯,怎麼可好?"

"你怎麼知道的?"殷梨兒搶過紙團,使勁在手里揉著,她的一舉一動怎麼封未名都知道,莫不是他派人在監視自己?殷梨兒想到這便問道,"你是不是派人監視我?不然你怎麼對我的行蹤如此了解?"

"水榭軒是我地盤,誰想在里面有個動作,我會不知道!"

殷梨兒搶辯道,"那昨天我問你宋大哥是不是背著你做了什麼事,你不是就不知道!"

封未名嘿嘿一笑,伸手在殷梨兒額頭敲了一下,"就知道你會抓住這件事不放,今天我也就是來跟你一聲,宋青蒿沒有做你想的事!不過劫持了殷良顏的的確是我未名樓的人,你想不想知道是誰和他做的買賣?"

"是誰?"一個名字已經呼之欲出,只是欠一個肯定的答複.

"殷良豐,他還欠著未名樓三千兩的尾金沒給,你若是有辦法讓他給錢,這錢我便送給你!"封未名著提筆在白色的宣紙隨意寫就了一個蒼勁有力的"等"字.

殷梨兒著封未名的字,知道他的意思,便喏喏的點點頭.

"對了我來還想告訴你一聲,我要出去幾個月,調養身子,這期間有事你就找宋青蒿!"

"怎麼?昨天你為了給我療傷,傷的是不是重了?要不要我讓我二哥給你!"

封未名擺擺手,"段西塵都不好的病,找誰也沒有用的!記住我不再的時候你最好別做太過的事,雖然我讓宋青蒿幫著你,可不意味著他要時時刻刻保護你!"

殷梨兒沉默的再次點點頭,她覺得自己就像是在受夫子的訓斥,只得做個乖乖的孩童.

封未名囑托完,准備要走,轉身再次對殷梨兒道,"提醒你一聲,有空的時候也替我做點事,別忘了我要的東西!"

"誒——"殷梨兒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她從頭到尾就不知道原來的殷梨兒到底和封未名做了怎樣的交易,自然他要的東西她也是不知道的.可憑封未名和未名樓的本事,殷梨兒有理由相信他能幫助自己,同時也可以毀了自己.

只是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她該如何得知呢!

殷梨兒苦惱的躺在床上,翻來覆去腦海里都是封未名那最後的一句話,到底是什麼,她懊悔自己剛才真的應該拽著他問清楚,也好過煩的自己連覺也睡不著.

天都快亮了,殷梨兒終于迷迷瞪瞪睡著了,只是她不斷地做著夢,夢見一個挺拔的背影,不清臉,手中卻握著一把刀子,一下戳進了他的胸膛.她大聲喊著,怎麼也不能阻止男子的舉動.

日上三竿,青黛總算將夢中的殷梨兒喊醒了,著她那深深的兩彎黑眼圈,青黛就知道她沒睡好,讓人備了熟雞蛋給她滾了滾.

午飯時,她因為饑腸轆轆一個人便大口大口的吃著飯,紫蘇卻進來傳了話.

"姐,老爺讓你午飯後到房去一趟!"

殷梨兒含糊不清的詢問道,"沒什麼事麼?"

"老爺沒,不過奴婢覺得他似乎有要緊的事!"

吃過飯,殷梨兒帶著紫蘇來到殷文正的房,剛進門就到殷文正對著桌子上一團黑色的粉末發愁.

"爹,我來的!"

"啊!梨兒來了!"殷文正趕緊收起桌子上的黑色粉末,招了招手,示意殷梨兒走到他面前,"梨兒下個月初宮里有個賞花會,原本爹是打算讓你大姐去的,可是你知道她現在況,所以爹希望你去!"

殷梨兒揉揉鼻子,她站在桌邊,聞到了一股濃烈的香味,讓她有些不適應."爹,這麼重要的事,我怕自己做不好,你還是讓大姐去好了!"

"唉!"殷文正手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震的黑色的粉末灑出來少許,"爹不瞞你,昨天爹是跟著衙門的人從花月樓接了你姐回來,這件事已經在京城傳開了,我如何還能讓她再去宮里給我丟臉!"

殷梨兒驚奇的啊了一聲,震驚的仿佛才知道這個消息一般,她忍住心里的喜意,微微頷首道,"姐姐居然出了這等事,那她的清白可……"著殷文正臉色不對,殷梨兒忍著沒把話下去.

殷文正色道,"這件事就這麼定了!你最近好好調養下身子,這麼瘦可不行!一會我讓你娘過去,你需要什麼跟她!"

"多謝爹!女兒會好好表現的!"殷梨兒福了福身子,又于止的接著道,"爹,你這般愁眉不展,可是為了這個黑色的粉末?"

殷文正也沒打算瞞著她,便道:"恩!二皇子要我再調一副一模一樣的安神香給他,可這粉末如此濃烈,如何知道到底是用了哪些藥材!"

原來是盛玨律要的,難道和自己上次放的香料有關?

殷梨兒伸手摸了一點藥粉放在鼻翼間,濃烈的味道直沖的她有些發暈.可是這味道她的確很熟悉,就是封未名上次給她的那個瓷瓶里粉末的味道.

"爹,你等等,也許我能幫的上忙!"殷梨兒不等殷文正再開口,便匆匆朝自己的房間跑.等她拿到了瓷瓶,又趕緊折返回來.

"爹,你聞聞是不是這個味道?"殷梨兒遞出了手里的瓶子.

殷文正揭開瓶口,只輕輕一聞,臉上便掩不住震驚的神色,桌上的黑色粉末的確就是瓷瓶里粉末燃燒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