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章 頭一次逛花月樓
過了一會,封未名再次到來的時候手里便多了一樣東西,殷梨兒仔細瞧來卻發現那居然是殷文正平日里穿的長袍,"你怎麼去我爹那偷衣服?要是被發現了怎麼辦?"

封未名忍俊不禁,著殷梨兒有些慌亂的神色,笑道,"誰叫你爹離著你這最近,再你穿他的衣服,應該頂多是拿,怎麼能是偷呢!"

殷梨兒啞口無,轉身換上殷文正的袍子.殷文正又屬于那種微胖的體型,她的身子單薄,穿上袍子第一感覺就是弱不禁風,太瘦了,哪里是穿衣服,分明是被長袍裹在了里面.

"恩,這衣服太不適合你了!"封未名托著下巴,認真的打量著殷梨兒.

"誰叫你拿我爹的!早知道我還不如白天在外面買一套的好!"殷梨兒賭氣轉身,埋頭整理者寬闊的子,果然實在是太寬大,她不得已只能把腰帶狠狠的多系幾圈.

收拾好一切,殷梨兒在鏡子前又了,只覺自己怎麼這般風流倜儻,有些戀戀不舍.

封未名二話不,攬過殷梨兒的纖腰,踏出門便輕提氣,飛上了房頂.殷梨兒聲驚叫,猛地雙手死死攬住封未名的腰身,眼睛也不敢睜開.過了片刻,封未名停了下來,靠在一堵院牆外,輕聲問道,"你這樣要抱到幾時?"

殷梨兒猛地抬起面龐,兩團緋色的暈迅速爬上臉頰,她只覺得好似一團火在灼燒著一般,"誰叫你動作這般魯莽,也不一聲就行動,明知道我沒有一點功夫,根本就是欺負人!"

"啊?怎麼就變成我欺負你了?我還覺得是你占了我的便宜!"封未名懶懶散散的抱臂戲謔著.

殷梨兒瞪了他一眼,了四周,警惕的問道,"這是哪里?不是去花月樓麼?"

封未名玩味的一笑,"你怎麼知道我一定要帶你去花月樓,去哪里可是我了算的."

"封未名,你……"殷梨兒氣從心生,指著跟無賴似得封未名.

"好了,不逗你了,從這過去就是花月樓,咱們走吧!"封未名完率先走在前頭.

殷梨兒一怔,晃了晃神才快步追上去.

剛穿過一片陰暗的屋舍,殷梨兒眼前一亮,不遠處人頭攢動,色燈籠高高懸掛在高門的兩側,一眼去,不下百盞.

夜風習習,伴隨著陣陣撲鼻的濃香氣息,鶯鶯燕燕的女子穿著暴露,眼神嬌媚,雙手還不是的勾搭著擦身而過的男子.

殷梨兒隨著封未名走入這一條煙柳巷,她蹙了蹙眉很不習慣這種環境,只是一想到自己來的目的,又不得不緊緊跟在封未名身側.

封未名神色淡淡的既不出喜也不出憂,偶爾有女子勾搭他,只是被他很禮貌的用手擋了回去.

殷梨兒有些好奇,她側眼低瞧著封未名,只見他眉頭時不時也會微微一簇,但很快就消失了,"怎麼,你有些不喜歡這個地方?"她悄聲問道.

封未名回了她一個大大的笑臉,"這種地方,應該只有你這樣的才會不喜歡吧!"完他笑著迎上了莫珍香那諂媚的笑臉.

殷梨兒一愣,心里嘀咕道,明明就不習慣,還要強裝!

"喲!這兩位爺是頭一次來吧!快來這邊坐,麗麗來伺候著!"莫珍香塗著厚厚的脂粉,一笑起來臉上全是一個又一個溝壑.

封未名眼神里閃過一絲厭煩,勾唇著一旁媚眼如絲的女子,冷冷道,"你這是在糊弄我們麼?我身旁這位公子家里的女婢應該都要比她漂亮一分."

"這位公子的,咱們花月樓什麼都缺就是不缺姑娘!"莫珍香臉色略略尷尬,朝著一旁的厮遞了個眼色,"還不快帶公子們去樓上."

那厮低頭哈腰的請著殷梨兒和封未名上了二樓靠左邊的一間屋子前,恭敬的推開門,"二位公子稍候,然琴姑娘馬上就來!"

著厮走遠,殷梨兒滿腹疑惑的瞪了瞪封未名,走到門口道,"你要做什麼,又和老鴇搭訕又找姑娘,我可沒時間陪著你玩."

"你准備去哪里找殷良顏?你以為這個地方是允許你隨便逛的,別忘了這是什麼地方!"

殷梨兒猛然轉過臉來,詫異的盯著封未名,"你怎麼知道我是來找殷良顏的?"

"別忘了未名樓是做什麼的!"封未名抱著雙臂,玩味的打量著殷梨兒,"既然你執意要單獨行動,那我也友提示你一下,剛才那個媽媽莫珍香可不是一般人,這花月樓背後的實力不是你能想象的."

"我只是想找出殷良顏,別的和我無關!"

"哎呀,我這位爺,怎麼能和你無關呢,來花月樓不就是賞樂子的麼?"話的女子手中懷抱著一把古琴,身材高挑,一張臉面更似那壁畫上精致的美人.

殷梨兒尷尬的躲過然琴伸過來的纖纖十指,著臉從她身側快步跨過門檻走出了屋子.她實在不習慣聞這里的脂粉味道,尤其是濃烈的麝香之味.而然琴身上的香料味味道正是用大量高等麝香再加花粉調和而至,這種香料不但味道濃厚,讓男子聞多了易興奮,更加可以起到不孕的效果.

殷梨兒有些頭昏腦漲,麝香的味道讓她喘不過氣來.聽著緊閉的房間內不斷的傳出琴曲之聲和偶爾的嬌柔之聲,殷梨兒氣的一跺腳,便匆匆下了樓.

她坐在角落不起眼的位置,默默的環顧一周,大致記下了花月樓的房間布置結構.

"公子,來喝一杯吧!"之前被封未名不起的麗麗姑娘端著酒盅酒杯走到了殷梨兒的身邊,她二話不用手按住正准備起身的殷梨兒,然後便是嬌軀一軟順著貼了過來.

殷梨兒想躲躲不了,便只得尷尬的笑了笑,往一旁挪了挪,"不好意思,在下滴酒不沾."

麗麗掩唇一笑,"公子不喝酒,那不如去奴家的房間坐坐,讓奴家好好伺候伺候你!"

殷梨兒實在是討厭黏在自己身上,雙手還到處亂摸的麗麗,她端起酒盅,拿起酒壺往里面到了半杯,對著麗麗道,"我就喝這半杯,你別再來煩我!"

麗麗有些委屈的點點頭,"既然公子都這般了,那我也陪公子喝一杯吧!"完,麗麗朝自己的杯子里到了滿滿一杯,接著她便仰頭一口將杯中的酒喝了下去,乾淨的酒杯里,沒有留下任何一滴殘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