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 帶我去花月樓看看
安排好了這些事,殷梨兒便想著再去水榭軒一趟,這一次她要見封未名.到了水榭軒殷梨兒只是讓青黛在外面站著,自己進去同那個老掌櫃了幾句話,就走了出來.

"殷姑娘,想不到你也來水榭軒吃飯!"盛君恒一襲淡青色描銀絲云紋長衫,笑容和煦讓人眼前一亮.

殷梨兒輕輕一福,道,"我碰巧走到這而已!"

"是麼,那不如我請姑娘吃午飯可好?"盛君恒語謙和,溫柔的眼神直逼的讓殷梨兒無法抗拒.

和盛君恒在靠窗的包間坐下來,殷梨兒有些局促,也不知道該什麼,只得端起茶杯抿起來.

反倒是盛君恒笑盈盈的先打破了僵局,"聽殷姑娘很受皇後娘娘賞識!"

殷梨兒也是含羞一笑,"起這件事還要多謝盛公子,要不是你在皇後娘娘面前誇贊我,我又怎麼能有機會進宮呢!"

"怎麼聽殷姑娘這話的,仿佛是盛某辦錯了事呢?"

"哪有!我是真感謝盛公子,荷燈節那晚要不是你救了我,只怕……"

"我那弟弟就是不爭氣,起這事還是王府先對不起姑娘,盛某在此向殷姑娘賠禮道歉,請殷姑娘不要記恨才好!"

殷梨兒聽著盛君恒如此客氣,也不知道什麼,一口抿干了茶杯里的水,拭了拭嘴角道,"其實我還有一事想求盛公子,不知道盛公子能否答應!"

"但無妨!"

殷梨兒深呼吸一口,緊張的攥著裙邊,咬了咬牙道,"我……唉!"她實在不知道要怎麼開這個口.

盛君恒有些好奇的盯著她,摩挲著被子,安撫著殷梨兒,"有什麼事你,只要我幫得上忙,不用不好意思!"

殷梨兒想了想,抬頭盛君恒,又見一旁還站著青黛和盛君恒的家丁,便拿出一錠銀子,遣了青黛和那家丁去外面坐.

屋子里只剩下殷梨兒和盛君恒,她用唇碰著指節想了想,低著頭弱弱道,"如果有人問起荷燈節那晚的事,我希望盛公子可以幫我,就那晚我和你一直在一起,可以麼?"道最後,連殷梨兒都覺得臉上發燙,聲音的近乎只有她自己才聽得見.

半晌桌子那邊的人並沒有發聲,殷梨兒心翼翼的抬起頭,她有些嬌羞的身影便全部落進了盛君恒那灼灼的目光中.

"那晚殷姑娘本來就和盛某在一起,何需騙人呢?"盛君恒沉穩的開了口.

殷梨兒詫異的盯著他,她實在沒想到盛君恒會如此好話,只是他這番肯定的辭讓殷梨兒一瞬間都錯覺的以為自己的確是和他過了一夜,而不是那個該死的封未名.

厮上了菜,兩個人慢慢吃著聊著天,那種陌生的感覺也慢慢淡了下來.席間殷梨兒提起了殷良顏被擄的事,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想著讓盛君恒幫忙分析.午飯後盛君恒提議要送殷梨兒回去,礙于他的盛,殷梨兒只好讓盛君恒送到了府門口.

正巧殷文正出門辦事,著殷梨兒和盛君恒一同回來,他先是一驚,而後很快的掩蓋了自己的緒,走到盛君恒面前道,"多謝盛公子送梨兒回來!"

盛君恒微微抱拳一揖,道,"殷大人,只是舉手之勞,況且我與殷姑娘也是一見如故."

"哦!是嗎!老夫有事要出去,這會就不能陪盛公子品茗了!梨兒,你在府里要伺候好盛公子!"

盛君恒點點頭,語氣關切的道,"殷大人若是有需要的地反,只管開口,王府這邊一定相助."

殷梨兒還想殷文正的反應,沒想到他只是擺了擺手,直奔轎子而去.

著殷文正離開,盛君恒也朝著殷梨兒告了辭,回了王府.

殷梨兒和青黛回到聽竹軒,只見紫蘇已經站在門口等候,便快步上前問道,"我哥可是去了什麼特別的地方?"

紫蘇點點頭,娓娓道,"大少爺只是換了身衣衫就出了府,他又去了花月樓!"

"什麼?大少爺怎麼在這個節骨眼上還想著去花月樓呢!"青黛在一旁忍不住道.

殷梨兒同樣蹙著眉頭,雖然殷良豐特別愛去花月樓,可是自己妹妹都丟了他還有閑去花月樓,這似乎實在太不過去了.

來花月樓里一定有什麼秘密,殷梨兒想到這便想著如何能進花月樓里去一探究竟.忽然她想到了一個人,來也只有他才有可能帶自己去.

殷梨兒信心滿滿的等到晚上,她再次洗漱好就遣了青黛回自己的屋子.獨自在鏡子前將柔順披肩的墨發重新盤了起來,綰在在頭頂上用一支玉簪固定住.

"這是要去哪里?"封未名的聲音從屋子的角落里響了起來.

殷梨兒皺著眉頭緩緩道,"封莊主從來都是這般躲在女子閨閣里偷窺的麼?"

封未名玩味的笑了笑,從暗處走了出來,"不是你讓我來的,怎麼能是我在偷窺!況且這屋子就這麼點地方,我這雙眼睛不放在亮出難道要盯著那黑黢黢的櫃子?"

"你這是還在怪罪我地方了?"殷梨兒瞥眼盯著封未名,她怎麼覺得這封莊主得了便宜還賣乖,簡直就是個無賴嘛!

封未名不再和她頂嘴,走到桌子邊坐下,抿了一口茶,嘖嘖道,"來下次我還得給你帶點好茶來,這等茶末子怎麼能咽得下去."

殷梨兒一翻白眼,沒好氣的道,"那實在是太感謝封大樓主了!"

"吧,找我來什麼事?"

"你先告訴我你的手下有沒有和殷良豐做著交易?"殷梨兒問道,而後他又加了一句,"尤其是宋青蒿大哥!"

"他?這事我要去查查!"封未名瞥一眼,繼續問道,"還有什麼事?"

殷梨兒很平靜的道,"帶我去花月樓吧!"

封未名一怔,突然噗嗤笑出了聲,"你去那種地方干什麼?"

"找人!"殷梨兒的鏗鏘有力.

封未名站起來,眯著眼帶著一絲戲謔的眼神盯著殷梨兒,"就這樣去?我會以為你是在勾引我!"

殷梨兒一把拽緊自己的衣領,憋著通的臉道,"我沒有男裝,要不你的脫下來我穿."

封未名哈哈大笑,過了片刻他挽著腰道,"你等著,我馬上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