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我要見你們樓主
殷梨兒這一覺睡得很香,她很久沒感覺到這般舒服了.伸個懶腰,讓青黛幫著她梳洗完畢,吃完早飯,便打算去一趟水榭軒.

青黛和她一路,剛出院子,就到殷良卓急匆匆的朝她走了過來.到了跟前,殷良卓仔仔細細端詳了半天,才關切的問道,"梨兒,皇後娘娘沒為難你吧?"

殷梨兒輕盈的在殷良卓面前轉了一圈,笑著回答道,"二哥,娘娘若是為難我,我現在能好端端的站在你面前麼?"

"沒事就好!"殷良卓懸著的心放了下來,緊繃的臉色也緩和了,溫煦的和那天空中的太陽光一般,讓人有些晃眼.

"二哥,我倒是想問問你怎麼會推薦我進宮呢?"

殷良卓聽罷,一臉的後悔之色,踱著步子道,"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的能力,怎麼會推薦你去!那日我替皇後娘娘診脈的時候,盛君恒剛好進來請安,是他推薦的,你手藝了得!"殷良卓到這,幽幽轉臉著殷梨兒,滿腹疑惑的問道,"我倒是想問問,他怎麼知道你會按摩的?"

"這……"殷梨兒臉色白了白,咬唇想想道,"想必你也從爹那知道我失蹤那晚和誰在一起了,就是那晚盛公子頭疼要我幫他按按頭."

殷梨兒一邊心的著這話,一邊偷偷的著殷良卓的臉色,果然殷良卓在聽見這話後整個人踉蹌的往後一退,臉色沉下去一分.

"那他沒把你怎麼樣吧?"殷良卓滿臉頹色,實在不敢問這個問題,卻又知道自己肯定憋不住.他一心都喜歡著殷梨兒,可自從殷梨兒落水後,他覺得自己和她開始有距離了,這個妹妹再也不會像以前一樣黏著自己.

她是長大了麼?殷良卓悶在心里問著自己.

殷梨兒不知道殷良卓的心思,但也的出來殷良卓的臉色不好.青黛站在一旁局促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得悄悄朝後退了退,假裝什麼也沒聽見.

"二哥,什麼事也沒有!我就是在盛公子那住了一夜,他的為人難道你還不信麼?"殷梨兒強顏歡笑的著謊話.她懊惱的在心里後悔著,把盛君恒扯進這件事里,事態顯然朝著她所不能控制的方向開始發展了,若是哪天盛君恒一口否決,封未名又不出來為自己辯駁,那便是跳進黃河也不清楚.

殷良卓訕訕的點點頭,拍拍殷梨兒的肩頭,"沒事就好,沒事就好!那我先走了,自己照顧好身體!"

"恩,我知道了二哥!"殷梨兒甜甜一笑,目送著殷良卓離開,著他有些孤寂的背影,殷梨兒長歎一聲,喚著青黛和自己離開.

呼吸著新鮮的空氣,著大街上熱鬧的景象,青黛就像個孩子一樣,對什麼都好奇.只是殷梨兒心中有事,也沒什麼心思,拉著青黛直朝著水榭軒奔去.

"姐,咱們是要在這吃飯麼?"青黛著高端大氣的水榭軒,吃驚的問道.

"對!"殷梨兒邁步先走了進去.

她找了一張靠牆角不起眼的桌子坐下,讓青黛點了些喜歡吃的菜,才對青黛道,"你先坐在這吃,我去去就回!"

"姐,我……"青黛眼色膽怯的著殷梨兒,仿佛殷梨兒是要把她賣在這不管了似得.

殷梨兒從懷里摸出一塊碎銀,塞到青黛的手里,"要是我一個時辰還沒回來,你就把錢付了自己先回府去."

青黛喏喏的點了點頭,一個人等著二上菜.

殷梨兒直接走到了掌櫃的面前,她思量過既然這個地方是未名樓的地盤,那這里掌事的肯定而是未名樓的人,所以她站在櫃台前,聲的問道正在撥著算盤的老掌櫃.

"掌櫃的,我要見你們樓主!"

老掌櫃停下手里的活計,只愣了一下,是個女子,便打著趣的道,"姑娘,我們老板不在這!"

殷梨兒也不廢話,直接道,"那是要讓我去西山的未名山莊見封大樓主了?"

一聽見西山二字,老掌櫃堆著笑意的皺紋臉,一下子冷了下來,快步從櫃台後走出來,招呼道,"請姑娘這邊話!"

殷梨兒跟著老掌櫃來到後堂,轉了幾個彎,來到一幢二層樓的樓下,老掌櫃畢恭畢敬的道,"請姑娘在這等候,自然會有人見你!"完,老掌櫃也不等殷梨兒發話,轉身匆匆就離開了.

殷梨兒本想上前敲門,可又一想剛才老掌櫃有人自會見她,如果自己冒冒失失的上前,會不會反而顯得不太好.

她站在廊下,左右,又找不到一個可以詢問的人,就打算上前敲門,手剛抬起,挨著樓梯的屋子的門卻忽然打開.

殷梨兒避之不及,只得趕緊側身背靠著牆壁,悄悄聽著外面人的談話.

"那今夜全兄弟的了!"

"好,只要銀子齊全,事一定辦妥!"

殷梨兒聽得外面沒了聲音,才又緩緩站出來,這一次她的目光剛好落在了正准備進屋的男子身上,"宋大哥,好久不見!"

宋青蒿很意外的轉身著殷梨兒,臉色冷冷的,像極了冬天里的一塊寒冰.

"殷姑娘?你怎麼會在這里!"宋青蒿顯然沒想到殷梨兒會出現,不過他很快就釋然了,因為殷梨兒既然能出現在這里,就明封未名並不忌諱她,更有可能是封未名讓她來的,"殷姑娘,樓主有什麼指示麼?"

殷梨兒搖搖頭,一臉笑意的走到宋青蒿的身邊,"不是你們樓主有什麼指示,是我有件事求宋大哥幫忙!"

宋青蒿臉上泛起一點點的不痛快,他實在鬧不懂封未名為何會對這麼個一錢不值的丫頭有如此濃厚的興趣.

著宋青蒿不耐煩的樣子,殷梨兒輕咳一聲道,"不是什麼大事,只是想求宋大哥忙個忙!"

"行,不過我現在有事,實在是……"

"沒事,那過兩日我再來!"殷梨兒還是笑盈盈的,心里卻已然是將封未名又罵了一遍.

話不算數的人,她最討厭!

等殷梨兒再回到前堂時,青黛已經吃了一些,著自家姐一臉憤憤的坐下來,青黛心翼翼的問道,"姐,沒事吧!"

"沒,沒事!趕快吃完咱們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