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進宮去當按摩師
兩天一眨眼就晃了過去,除了青黛會給殷梨兒送點飯來,並沒有任何人通知她進宮,甚至連殷文正都沒讓人將她放出去.殷梨兒每天吃了睡,睡了吃,沒事的時候練練字,早將封未名那不靠譜的差事忘在了腦後.

就在她樂得清閑的時候,韋澤蘭的到來打破了所有的甯靜.

第三日一早,韋澤蘭就帶著三四個丫鬟來到殷梨兒破爛的院,先是將原來守衛的兩個人遣走後,又命丫鬟給她燒水梳洗.

殷梨兒著韋澤蘭忙里忙外的張羅著,很是好奇的問道,"娘,你這是做什麼?"

"梨兒,你的好日子就要到了!這一次,你要是做的好,不定就能留在宮里服侍著皇後娘娘,以後也就不用再在家里受氣了!"

殷梨兒對著銅鏡,著自己差點把眼珠子都瞪出來,她怎麼也不能服自己相信韋澤蘭的話.

這封未名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居然讓自己進宮,就能進宮,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

殷梨兒將自己砰砰直跳的心髒穩了下來,她側過臉著韋澤蘭,詢問道,"娘,你知不知道皇後娘娘為什麼讓我進宮呢?"

韋澤蘭張羅著丫鬟拿過新做的衣衫,在殷梨兒身上比劃著,"皇後娘娘頭風發作,想找個手法巧的人按摩,你二哥就推薦了你!"

二哥?殷梨兒徹底迷惑了,這件事怎麼又扯到殷良卓身上去了.那到底是殷良卓和封未名合謀的,還只是巧合?

"你還愣著干什麼?快把這衣服換上,讓娘!"

殷梨兒愣愣的讓韋澤蘭指揮著丫鬟將自己打扮了一番,直到她坐上進宮的馬車,攥著瓷瓶的手里已經全是汗水.

著巍峨的宮壁在自己面前大放著絢爛的光彩時,她才真正回過神來,自己真的要去給皇後娘娘按摩,這一切都不是做夢.

隨著宮里的女婢來到鳳鸞宮,殷梨兒悄悄的將手里的瓷瓶別進了腰間的細縫里.

"民女殷梨兒,拜見皇後娘娘,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殷梨兒恭敬的跪在大殿里,埋著頭,大氣不敢喘.

"抬起頭來,讓本宮瞧瞧!"文纖晴清冷的聲音,使得本來就冷清的大殿更加寒冷.

殷梨兒緩緩的抬起頭,垂著眼眸偷偷的了文纖晴,只見居上位的她單手撐著太陽穴,眉頭蹙的緊緊的,神懨懨.

"長得還算不錯,就是清瘦了些!"文纖晴斜靠在高枕上,眼睛在殷梨兒身上轉了一圈後道,"白芷,帶她下去淨手."

殷梨兒心翼翼的跟在白芷的身後,走到偏殿.她以為只是洗洗手那麼簡單,卻沒想到不但要洗手還要換衣服,可她的藥還藏在腰間.

一邊穿著奴婢送來的新衣服,一邊殷梨兒試探的問了問白芷,"姑姑,不知皇後娘娘可有什麼忌諱之處?殷梨兒怕辦事不周全,待會惹惱了皇後娘娘."著她將腰間的繡囊取了下來,塞到白芷的手中,順帶著也將瓷瓶重新藏在了口里.

白芷側目微微一笑,收下繡囊道,"娘娘沒什麼忌諱之處,只要你按摩的好,讓娘娘的病好起來,自然少不了獎賞."

"多謝姑姑指點!"殷梨兒的雙手早已冰涼,大熱的天她只覺得背後有嗖嗖的冷風.

隨著白芷重新回到正殿,此時的文纖晴已經進了內室,躺在軟榻上,滿面倦容,殷梨兒不敢怠慢,將雙手搓熱後,便一點一點的在文纖晴的額頭上按摩開來.

她心翼翼的按壓著,一邊還不停的觀察著文纖晴的神,若是到文纖晴眉頭緊蹙,殷梨兒便趕緊減輕手上的力度.

一遍按摩下來,文纖晴倒是全身舒緩著,輕寐了起來.殷梨兒不敢打擾,便退在一側站著.她在心頭將自己的哥哥和封未名著實好好的痛罵了一番,如此危險的活,他們怎麼都舍得讓她這個女子來干.

白芷去給文纖晴准備醒來的湯汁,便留下殷梨兒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在內室里.她四下瞧了瞧,一眼瞧見離門邊不遠處的一個焚香的銅爐,便一點一點輕輕挪步過去.

第一次做壞事,殷梨兒緊張的手直發抖,她不住的往外瞧著有沒有人來,雙手拿著瓷瓶抖得幾次差點扔出去.

長舒一口氣,殷梨兒咬緊牙關,揭開封口,拿起焚香爐的蓋子,將粉末一點一點撒進去,再蓋上蓋子.做完這一切,殷梨兒只感覺自己就好像從鬼門關上走了一遭似的,嚇得心肝差點沒掉出來.

"你在做什麼?"富有磁性的聲音在殷梨兒的旁側響了起來,雖然他壓的很低,但還是讓殷梨兒渾身一顫,僵在了原地.

殷梨兒背著手,快速的收起瓶子,才鼓起勇氣抬起頭來,瞧見是二皇子盛玨律,更是嚇得魂不附體.

怎麼辦?殷梨兒緊張的站在焚香爐邊,不敢再有舉動.

盛玨律著面前微微發抖的女子,見她身上穿的並不是宮婢的衣衫,便猜到是殷良卓舉薦來的按摩師.

"你是殷良卓的妹妹?"盛玨律好奇的打量著.

"民女殷梨兒,拜見二皇子!"殷梨兒微微福身,埋著頭攥著雙手.

盛玨律點點頭,頗有些意外,一個不出門的女子居然認識他這個皇子,"你跟我出來!"走到大殿外,盛玨律才好奇的問道,"你認識本殿下?"

殷梨兒狠狠一咬唇,怪自己真多嘴,"民女的哥哥常和民女提起殿下,所以民女斗膽猜測你就二皇子!"

"嗯!很聰明!不過我想知道你剛才在做什麼?"

殷梨兒真恨不得找個縫躲起來,抿唇想了想道,"民女給娘娘的香里加了一味自制的安神香料,這樣皇後娘娘休息的時候,可以舒緩神經,緩解她的頭痛症."

"是麼?"盛玨律摩挲著下顎,有些不相信的走進內室,過了片刻走出來,神漠然的讓殷梨兒不透他到底在想什麼.

殷梨兒身子止不住的微顫起來,心道這一次死定了,被盛玨律撞破自己下藥,要是封未名真的放的是毒藥,她就是有十個頭也不夠砍得.

盛玨律良久輕聲笑了起來,"殷姑娘的安神香……很不錯!本殿下也很喜歡,有時間可否送點給本殿下?"

"啊!"殷梨兒驚得叫出了聲,茫然的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