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分離的命運(一)
月魄眼中一閃而過殺意,剛才那份溫暖已經瞬間不見了蹤影道:"現在出去,還能保存炎國君主的臉面."

墨如蘭聽到月魄如此一,臉上的調笑神色也是漸漸隱去,取而代之地是同樣地寒冷道:"九王爺,看來你是忘記了你所在的國土."

眼見兩人就要動手,我立刻出制止:"干什麼,別吵到孩子睡覺,要打到外面去打."

我的一句話讓兩人之間冷靜下來,兩個人只是用目光直視著.

我對著墨如蘭道:"墨如蘭,如果你想打我孩子的主意,趁早收手."

墨如蘭疑惑地看了我一眼道:"我的確是因為孩子而來,卻是因為之前我跟你過的傳,除此之外,別無他意."

我氣不過地道:"你別以為自己干過什麼事都可以隱瞞下去,你娶我為後的目的是什麼,難道還要繼續隱瞞下去嗎?"

墨如蘭眼中的困惑更甚道:"這只是我們之間的交易不是嗎?"

我冷哼一聲道:"如果真的愛長公主,為什麼要兜兜轉轉這麼大一圈,他的疾病如果真的能用我孩子的血液治療我給你便是,不要再將我卷入陰謀之中."

墨如蘭看了我半響,眼中顏色深沉道:"落兒,事不是你想的那樣.我今日來只是必須將你的孩子帶走,但是不是要取他們的性命,正如我之前所的,你的孩子不能和你在一起,不然會有血光之災."

墨如蘭辭懇切,聽不出其中有任何的紕漏,難道我之前見到的一幕又是另一個陷阱的開始嗎?

我自己的親身經曆不就是這樣,眼中看到的事不一定是真相,如若是這樣,假扮墨如蘭的人是何居心?

我正在思考之際,卻聽到月魄道:"難道你真的相信炎國所謂的聖獸是這兩個孩子?"

墨如蘭搖搖頭道:"不是兩個,是其中一個."

孩子依依呀呀地咬著我的手指,我看著他們可愛的樣子,憂心地問道:"除了帶走他們,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嗎?"

墨如蘭搖搖頭,又點點頭,讓我摸不清他是何意.

"你這點頭又搖頭,到底是什麼意思?"我著急地問道.

月魄看著墨如蘭道:"接下來的話你沒必要."

我看著月魄道:"魄,意思是你知道這件事."

月魄看著我道:"落兒,孩子我們可以再要."語中的堅定讓我不自覺的正視起來.

聽著月魄的口氣,我已經猜出了一大半,我疑慮地道:"是要我的命嗎?"

兩人沒有話,算是默認了.月魄一臉憂慮地看著我道:"落兒…"

我握著月魄的手道:"這個孩子是我們的奇跡."

墨如蘭仿佛知道了我的選擇般,他搖了搖頭道:"就算你啃犧牲,換來得未必是你需要的結果."

"如果我堅持呢?"我眼中的堅定絲毫不減.

墨如蘭歎了一口氣道:"既然如此,明天日落之時我會來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