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來的臨盆
我正欲狠罵墨如蘭時,肚子突然傳來一陣痛楚,一股不好的預感襲來,不會吧子,你不是想現在出來吧.

就在我驚疑未定之際,月魄已經察覺到我的不適,迅速地吩咐下去:"讓產婆准備."

須臾之間,我已經被抬到了一間陌生的房間,鑽心裂骨的疼痛讓我幾乎昏厥過去,產婆在一旁大聲地鼓勵著我:"加油,還有一點了,努力!"

"王爺,您快離開產房吧,這里不太方便."產婆著急的催著,似乎忘記了主仆之間的區別,只記得目前的職責.

產婆接下來要的話語,被月魄的無冷臉終止掉了,產婆也毫無辦法,只能繼續回到自己的崗位,努力地進行催產.

我的雙手緊緊地的攥著錦緞,來回撕扯著,我甚至能夠聽到錦緞撕裂的聲音,感覺自己就要解體了,"啊!"我爆發似的大叫,用盡了最後一絲力氣,昏厥了過去.

"恭喜王爺,賀喜王爺.是龍鳳胎."產婆喜上眉梢,顯然這個新生命的降臨同樣讓她萬分開心.

月魄眼中波濤洶湧,似乎有什麼緒要噴勃而出,他迅速來到我的身邊,溫柔地扶著我道:"落兒,你是我生命中的奇跡."眼角竟然出現了晶瑩的淚花.

產婆很識趣的退下,月魄卻突然像醒悟了什麼似的吩咐道:"等等,孩子留下."

"可是王爺,新生的孩子還有很多東西需要處理."產婆著急地道.

"這些事我親自處理."不容反駁的卻充滿暖意的口氣頓時堵住了產婆的話.

"遵命,王爺."產婆識趣地退下,整個房間只留下月魄一人.

月魄細心地為新生兒擦拭身體,仿佛他們是這世界上珍貴的珍寶一般,整理好一切之後,他將孩子放在我的身邊,緩緩地躺下,一直注視我到我緩慢的睜開雙眼.

迷迷糊糊中,包裹全身的溫暖讓我份外安心,直到我看到一雙閃動著深邃紫色的眼眸,就如我們第一次相遇那般,我的心被什麼東西狠狠的抓住了,再也逃脫不開了.

"孩子,我的孩子…"我呢喃道.

月魄溫柔地道:"在你的旁邊."

我看著孩子閃動著大眼望著我的表,竟然喜極而泣道:"歡迎來到這世界."

月魄趕忙用雙手拭去我的淚滴道:"怎麼哭了?"

我看著月魄眼中的關心,心中那道牆徹底崩塌了,竟然抱著月魄歡快的道:"我是開心,魄,我們有了自己的孩子,屬于我們的孩子,你開心嗎?"

月魄似要將我嵌入懷中,我貪婪地呼吸著他的味道,我倆之間竟然就這樣一直抱著.

"咳咳,我想你抱著的是我的王後."墨如蘭的聲音在此刻響起,顯得極不協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