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鋒(一)
我察覺到月魄此刻的變化,擔心地看著他頭上隱隱沁出的細密汗水道:"你怎麼了?"

月魄努力抑制著不舒適的感覺,語氣平穩地道:"沒事."

驀然,我做出了一個決定,在月魄反應過來之時,溫熱的雙唇已經貼上月魄微涼的唇瓣,青澀地撬開他的雙唇,舌尖在他口中流連.

月魄略微一愣,隨即立刻回以熾烈的回吻,一番激蕩之後,月魄眼中的紫色果然褪去,我正欲抽身離開之時,卻覺他吻得更深,就在我快要窒息之時,他放開了我.

我大口呼吸著新鮮的氧氣,卻不經意看到了他眼中一抹促狹的神.

"你,你是故意的."我氣結地道.

月魄聳聳肩,目光深邃地看著我道:"我剛才的確很痛苦."

我看著他認真地樣子,決定將心中的想法出來:"其實."

話還沒有出口,門外的暗衛已經前來稟報:"王爺,人已經到正廳了."

"知道了."月魄的語調又回歸到原有的疏離,將我扶起身,平靜地看著我道:"落兒,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要在我身邊,明白嗎?"

或許是被他眼中的色彩所吸引,或許是被他眉目間的那抹寂寞所牽扯,我竟然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

"你現在做好准備和我去前廳了嗎?"月魄突然轉移了話題,輕吻著我的額頭道.

"恩"我機器人一般地點點頭,似乎是徹底被他蠱惑了一般.

可是當我看到前廳站著的熟悉聲影之時,我竟然有了想逃的沖動,炎君臨,你始終是找了過來.

炎君臨絲毫沒有驚訝看著我站在月魄的旁邊,反倒是松了一口氣般道:"落兒,幸虧你沒事."

我心中有些疑惑,我曾經以為炎君臨的種種反應,憤怒,背叛,甚至是痛恨,但沒料到卻是如釋重負的輕松感覺,一時間我竟然不知道如何反應.

但當炎君臨看到緊握著我雙手的月魄時,眼中瞬間迸發的寒意卻讓我不容忽視,炎君臨道:"月遲和炎國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不知道九王爺帶走我國的新王後寓意是何?"

月魄也絲毫不退讓道:"月神山莊一向不在炎國的管轄范圍之內,今日炎國的軍隊大舉將月神山莊包圍,本王倒想問問皇帝陛下寓意是何?"

兩人之間電光火石,甚至能夠聞出火藥味,兩人之間僵持不下.

"看來這個女人惹來的麻煩還真不."的聲音響起,仍舊霸氣十足.

朧月在兩名暗衛的陪同之下緩緩走向正廳,月兒也在一名侍女模樣的人的陪同之下走了出來.

"沒想到九王妃也在,如此一來正好,落兒,到我這邊來."炎君臨的語氣不容質疑.

月兒在這時候也適時出聲道:"皇帝陛下前來,月神山莊真是蓬蓽生輝,為了保護王後陛下,真是想得十分周到."

月兒還是那種煩死人不償命的語調,讓我的雙拳慢慢握緊,真想狠狠地抽月兒兩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