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朧之月
"月兒姐姐,何必和這種女人爭辯,她不過就是一個生產工具而已."熟悉的稚嫩女聲傳來,十足的尖刻令人不敢恭維.

女孩瞥了我一眼道:"竟然還出動了暗衛,看來大哥這次還真動了心思."

我奇怪地看著這個女孩,她不同于尋常人的成熟讓人想要深究她究竟擁有怎樣的過去.

同月兒相比,眼前的這個女孩更讓我感到可怕,一種讓人不能靠近的感覺.

待他們離開,我好奇的問道身旁的暗衛道:"她是誰?"

暗衛答道:"那是王爺的妹妹,朧月"

我驚訝的張大了嘴,月魄竟然還有個妹妹,這個男人究竟還有多少我不知道的事?

怪不得上次李杏被陷害的事被他輕易帶過,原來他早就知曉一切,心里對這個男人的真心又打了一個疑問號,原來一切都在你的計劃之中.

今晚月魄仍舊如往常一般按時准點"駕臨"我的房間,一見我毫無力氣地躺在床上打趣地道:"怎麼,這麼期待我的寵愛嗎?"

我做惡心嘔吐狀道:"我害喜的症狀已經夠明顯了,你就不用添油加醋了吧."

月魄接下來做的動作卻讓我有些臉心跳,他慢慢解開自己的衣物,完美的上身毫無保留的展現在我的眼前,我有點不自在的別過臉去,心虛地道:"你,你干嘛啊."

"當然是沐浴了."月魄入水的聲音傳入我的耳中,我偷偷地看著月魄的背景,心中竟然有點雀躍興奮的感覺.

天啊,碧落,你真是個色女,可是當我看到月魄的後背時,卻看到他後背猶如蜈蚣一般的傷痕,這些傷痕顏色不一,有些已經淺地近乎肉色,以前每次和月魄歡好都在黑暗中,從來沒有看過他的後背.

"怎麼了."月魄見我不話,有些擔心地問道.

"害怕了."月魄的語氣肯定無疑,帶著一絲淡淡地自嘲.

我決定開誠布公地同月魄談一次,為什麼他會變成現在這樣,我躊躇著不知怎樣開口時,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

"何事?"月魄威嚴地發問道,門外暗衛聲回答道:"正如王爺所料."

"按計劃進行,留活口."月魄語氣冰冷地道.

我心中一陣慌亂道,那股不好的預感傳來,我摸摸肚子道:"不要殺人."

月魄愣了一愣,似乎是聽懂了我的意思,調笑道:"當然,我還要為我們的孩子積點德的."

突然氣氛一緊,門外好像出奇的安靜,月魄突然警覺起來道:"落兒,不要離開我身邊."緊緊將我護在身後.

詭異的安靜持續了很久,我和月魄就這樣靜靜地呆著,聽著彼此的心跳.

月魄的唇近乎碰到我的雙唇,均勻地呼吸,我就這樣自然地靠在他的懷中,竟然卸下了強硬的偽裝.

我突然感覺到月魄的氣息開始變得紊亂,呼吸也開始急促起來.他眼中的紫色慢慢地顯現,我看著他握緊的雙拳,感覺他放佛在經受什麼極大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