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君臨的目的(一)
"所以你才會這麼恨月兒?"我看著這個總是掛著淺笑的男子.

炎君臨看著我,緩緩道:"不僅如此,若是只是將藥偷走,我或許還可以放過她,不過她竟然將炎國內宮中的至寶玉玲瓏偷走了."

我大感奇怪道:"玉玲瓏?你是用來換我的那個?"

"那個只是玉玲瓏的一部分,由于炎國皇室之外的人無法接近玉玲瓏,月兒偷走的玉玲瓏只是贗品而已."炎君臨別有深意的道,不知為何,我從他的口中聽出了陰謀的味道.

我突然心頭一緊,直視著他的雙眼道:"君臨,除了交易,你對我還有陰謀嗎?"

炎君臨一頓,似乎沒有料到我會這麼問,終是了一句:"沒有."

"記住你今天的話."我看著天空道,我真的不希望成為棋子,你或是月魄,我都不想成為棋子.

炎君臨看著我的雙眼開始變得深邃起來,似乎有那麼一種難的感藏在里面,瞬間消去.

我在侍女的攙扶之下挺著肚子,亦步亦趨地挪回靈焰宮,只見一個面生的侍女已經在那候著了,我還未開口那侍女便冷冷地道:"九王妃讓我帶你去一個地方."語氣強硬,絲毫沒有同我商量的含義.

身邊的侍女護主道:"哪里來的丫頭,如此的不懂規矩."伸手就要將侍女帶走,可是那侍女卻反手將她的手扭住,一臉鄙夷地道:"憑你."看來還是會點拳腳的丫頭.

我鎮定地看著冷臉侍女道:"你要帶走的是我,和旁人無關.這是炎國的地方,諒你也不敢干什麼."我用眼神示意侍女出去,只留我和冷臉侍女獨處.

"奴婢只是奉命行事還請娘娘不要怪罪.九王妃交代奴婢,這趟旅程絕對不會讓娘娘失望的."我嘲諷地看了侍女一眼,月兒確實從來不會讓我失望.

"既然如此那就走吧."我斜眼看著侍女,語氣平淡地道.

走走停停,侍女對炎國的內宮竟然了如指掌,很多地方連我都從來沒有見過,但是看侍女走路的步伐,似乎這里的路已經走過千萬遍了.

在一處隱蔽幽徑她停了下來,轉頭對我道:"九王妃吩咐奴婢將您帶至此處."話還沒完,已經迅速點了我的穴道,我無法動彈,只能呆呆地站在這里.

月兒你究竟在搞什麼鬼,難道自殘已經讓你的腦子壞掉了?我已經離開月魄的身邊,為什麼你還是不肯放過我.

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現在我的視野之中——炎君臨,他怎麼會在這里?我屏住呼吸,看著炎君臨在岩山的前面踱步似乎是在等待什麼人.

不多久便見到長公主飄然走來,一見炎君臨,眼中的興奮之溢于表,竟然忘地吻住了炎君臨的薄唇,炎君臨先是短暫的錯愕,接下來便是反守為攻啃咬著長公主的櫻唇.

我被眼前的這一幕驚呆了,他們不是兄妹嗎?這般熾熱的感哪里是兄妹,明明就是戀人.

一番激?吻之後,長公主嬌弱地靠在炎君臨的懷中,目光迷離地看著他道:"哥哥,究竟我什麼時候才能成為你的王後,我等的好久."嬌弱無骨的聲音讓人聽了渾身一顫,連我都快被長公主的媚態給傾倒了.

"別擔心,豔兒,那種藥我已經找到了,現在只要等到碧落十月懷胎,你只要喝下她肚中嬰孩的血,並就可以治好了."炎君臨目光灼灼地看著長公主,似乎怕她就此消失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