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君臨和月兒
我雖然知道炎君臨同月兒相識,但是他們之間的千絲萬縷的關系我卻從來沒有問過.炎君臨看穿了我的心思,將身上的外衣解下給我披上,將我帶到靈焰宮,緩緩地出曾經的故事.

"她以前是我的奴隸."短短的幾個字徹底地將我震懾住了.

炎君臨忽視我因為吃驚而睜大的雙眼繼續道:"我有一位老師,他為了讓我不受欲望的控制,所以每周都會送不同的絕色美女給我,讓她們用盡一切挑`逗的手段,而我只要能夠控制住自己的欲望就算完成了老師交代的功課,而月兒就是其中一個美女之一."

天啊,月兒不是一直都跟月魄在一起嗎?月兒不是月魄的青梅竹馬嗎?怎麼會到了離月遲這麼遠的炎國,而且還成為了炎君臨的工具.

"我第一次見到月兒時,她就像一個受傷的獸,眼中充滿了不屈,而那時的我已經熟諳男女?之事,對于一個如此特別的女人當然會格外上心,雖然她每次都是僵硬地站在一邊,但是也許是她這種獨有的氣質更顯得她與眾不同,有幾次我故意挑開她的衣物,她為了不讓自己亂性,竟然用近旁的燭台將自己的手臂劃破,以至于痛得暈了過去.我很好奇為什麼她能做到這樣,于是開始接近她.

她剛開始警惕著我的接近,可是到了後面,她漸漸地開始跟我話,我才知道了她的真名,她還是對我出在江湖中的所見所聞,我才知道原來她心中早就有一名男子."炎君臨頓了頓,喝了一口茶,看著遠方,陷入了遙遠的回憶當中.

"她自己中了老師的毒藥,只能困在深宮之中,我看著她痛苦的模樣,于是決定幫助她,但是我卻做出了讓我後悔一生的決定."

我看著炎君臨眉間的痛苦,推了推他道:"你可以不用回憶這些事,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

炎君臨的目光突然變得凶狠起來道:"有些事,一旦做了就要償還.我偷偷潛進老師的藥房,偷出了月兒所的那種藥,當我看到她臉上欣喜的表時,我心中充滿了成就感.就在此時,我的老師追了出來,他看到月兒手中的藥瓶頓時臉色大變,我看到老師眼中的驚慌,才隱隱覺得事有蹊蹺,等我察覺過來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月兒拿走的是什麼東西?

"我那時才知道自己有一個妹妹,只是從就生了怪病,只能晚間醒來,白天沉睡.老師為了研制治療這病的藥物已經花了數十個寒暑,而月兒拿走的那瓶正是唯一一瓶研制成功的解藥."

難怪我從來沒有看到長公主白天在宮殿里走動,原來是這個原因,我看著炎君臨臉上痛苦而自責的表,心下不忍.

老師因為自己沒有保護好解藥而遠走他方,繼續尋找其他的秘方,而她的性命也在一天天中縮短,這些年我費盡心力已經配齊所有的藥物,就等到七天之後藥丸制成.

原來炎君臨背負的東西遠遠超過我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