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欲來
然而,事並沒有如我想象中那般解決,第二天清晨,本來因為大婚而暫時取消的議會卻突然召開,炎國自古以來就有君後同朝的慣例,因此我也在大殿上設了副座.

眾臣臉上的神色讓我隱約感覺到,昨晚發生的事並不只有月兒陷害我,還有其他一些牽動炎國的大事出現.

老丞相率先發道:"王,昨晚宗廟的頂梁柱被天雷所擊,現在已經派人對宗廟進行加固.司天監夜觀天象,恐六國將出現大變,之所以宗廟會被雷電所擊,是由于王的身邊出現了不祥之人."

"哦,那老丞相認為誰是不祥之人呢?"炎君臨平淡地問道.

"微臣不敢妄斷,只是昨夜有傳靈焰宮見了血光."老丞相沒有再下去,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

月兒果真不會打無把握之仗,只是這老丞相對炎國忠心耿耿,想來不是月兒的同黨,這炎國宮中肯定有與她沆瀣一氣的人,我目光掃過眾臣,卻沒察覺出什麼異樣.

"微臣斗膽,還請王後暫時離開靈焰宮."右將軍道,征戰沙場的臉龐面無表地對我道.

才一日,這些原本將我視為炎國聖女的大臣們便紛紛倒戈,也難為他們了,畢竟國家社稷不是光憑一個傳就能維持下去的,很多時候要更多地看王後身後的家族,畢竟政治的聯姻對一個國家的穩固非常重要.

我看著朝堂上的眾生百態,眼光瞄向了炎君臨,他不發一語靜靜地聽著臣下的陳述,朝堂注意到這位君主異常的沉默,終于安靜了下來.

"愛卿們討論完了?"炎君臨語帶冷意地道.

"我還以為你們忘記了孤王還在堂上."沒有一絲溫度的語氣告訴著群臣剛剛舉動的僭越.

眾臣惶恐地低下頭,等待著這位炎君臨的發,我從他們眼中看到了恐懼,興許我從來沒有認識到作為君王的炎君臨.

"丞相,孤王念你年事已高,鞭笞之行可免,扣除半年的俸祿.來人,將右將軍拖出殿外鞭笞二十,以示警戒."炎君臨毫無感的下令.

老丞相無聲地接受了這種懲處,深知自己剛才的禮數的確過于沖動,可憐右將軍,官高至此還要受此待遇,炎君臨此舉無疑會讓在座的大臣心寒.

"王,今日是我們的大喜之日,還是不要見血光了吧."我心翼翼地詢問著炎君臨的意見,第一次感覺到他是一位君王.

炎君臨寵溺地看了我一眼,但卻沒有開口改變命令的意思,我眼見著右將軍被拉出去時眼中的憤怒,心中也無可奈何.

"眾卿還有何事上奏?"炎君臨威嚴地道.

"微臣有一事上表."一名儒生氣息的臣子細聲道.

我仔細看著儒生竟覺得有些眼熟,但是卻一下也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

"月遲國的九王妃在我內宮受傷一事,現今已經滿城皆知,恕微臣斗膽,九王妃在六國享有極高的聲譽,同時也是天機大師的愛女,倘若我國不給出一個交代,炎國的國體恐有所損."臣子的聲音雖然輕,但是在大殿里卻聽得一清二楚,臣下們雖然不發一,但是臉上的表已經顯示出了他們的擔心.

炎君臨淡笑道:"此事孤王自會處理,不勞愛卿費心."只是簡單的一句話卻顯示出炎君臨足夠的自信.

一下子堵住了幽幽眾口,大臣們也不再發,早朝散去,炎君臨便帶著我往內宮走去.

我看著他寵辱不驚的表道:"你難道不懷疑是我干的?"

炎君臨仿佛聽到了一個笑話般,大笑起來:"你認為我應該懷疑你?"

"至少我有足夠的作案動機,女人的嫉妒是很可怕的."我半開玩笑地看著她.

炎君臨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道:"她還不配你這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