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
炎君臨繞過痛苦倒地的月兒,快步來到我的跟前,將隨身的披風解下順勢披在我身上,細心地幫我擦著身上的血跡,嘴里卻吐出殺傷力極強的詞語:"好好的衣服都被肮髒的東西糟蹋了.落兒明天將這靈焰宮拆了吧."

我看著炎君臨眼中強烈的鄙夷,不明白為何一向和藹的炎君臨怎麼會有如此話的口氣,卻被一個冷冷的眼神定住了.

我曾經想過很多種重逢的方式,卻沒有想到我們重逢在如此血腥的環境下發生.

深邃的黑眸看不清任何的感,平靜無波卻有極具魅力,月魄冷靜地看向炎君臨道:"可有交代?"

我對月魄這種是非不分的態度很是氣惱,還沒等炎君臨開口便反問道:"九王爺何不問問為什麼自己的王妃會出現在炎國的靈焰宮?"

月魄仍舊冰山臉一張,公式般地道:"今日乃是炎國君主大喜之日,本王攜眷前往有何奇怪?"

好一個攜眷前往,你對自己的老婆又了解多少,不就是以前的老人,難道你以為人都不會變嗎?

"本王的王妃在靈焰宮出了事,自然要向炎國的君主問個究竟."月魄波瀾不驚地道.吩咐屬下將月兒帶下療傷,自己卻留在靈焰宮和炎君臨對峙.

我繼續回答道:"靈焰宮乃是本宮休息的地方,不是你討回公道的地方,如果王爺希望討回公道,就請明日到刑部去和炎國侍郎告知."

我拉著炎君臨的手道:"君臨,我累了,想休息了."罷做出了送客的手勢.

我的動作顯然讓月魄很不滿意,在月遲國永遠只有他趕人的份,還沒有被人趕的況,冷冷地眼神開始逐漸變得深沉起來.

"落兒,最近老覺得累,是不是害喜的症狀還是如往常一般嚴重?"炎君臨旁若無人地道,我看著他眼角的笑意知道他是故意給月魄聽的.

我看著月魄慢慢變沉的雙眼,心中一股沒由來的難受,也沒了和炎君臨話的興致,就催促著炎君臨趕快離開,不料月魄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月魄直視著我的雙眼,歎了口氣道:"落兒,回來."

一句話瞬間在我的心中激起驚濤駭浪,炎君臨仿佛看出了我在想什麼,嚴肅地看著道:"九王爺,請自重."

月魄沒有聽到一般,拿出懷中的一串我熟悉的項鏈道:"落兒,還記得這條鏈子嗎?"

我努力讓自己不被他的語所動搖,將頭死死地靠在炎君臨的懷中,不讓他的話進入耳中一分一毫.

炎君臨眼中怒意始現,正聲道:"九王爺,你的王妃還在等你."

月魄毫不在意地回頭,臨了回頭道:"落兒,我等你."

我竟然落下淚來,月魄竟然等我,我控制不住地抽泣起來,眼淚濕了炎君臨的衣衫,那時的我只感覺到炎君臨溫柔的大手拍著我的肩膀,卻沒有看到他嘴角一絲落寞的苦笑.

我徹夜未眠,整晚腦中都回想著月魄的那句話:"落兒,我等你."

心中的那股悸動究竟是為了什麼,難道在經過了那麼多傷害之後,我仍然對這個男人心存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