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煉(二)
炎君臨的聲影在我身後越來越遠,我盡量平靜自己惴惴不安的心,讓自己的腳步輕盈些.

我一直沿著腳下的道路走著,但是越走越覺得不對勁,怎麼這棵樹我來來回回見了好幾次了,我停下腳步,這才開始仔細觀察周圍的環境,這些景物我怎麼都好像見過?

為了證實心中的猜測,我將裙擺的衣衫撕扯成布條,沿路做出標記,當我再次看到布條之時,我才發覺自己原來一直在原地打轉.

我心中暗暗吃驚,怪不得那個老頭我進來容易出去難,我還當真是迷路了.我四下張望,在一塊還算平整的石頭上坐下休息,開始仔細回想起剛才走過的路徑.我隨身攜帶的炭筆拿出,開始在地上畫出記憶中的圖形,定睛一看,竟然是五行八卦陣法.

我腦中馬上浮想起國師大叔的囧樣,大叔,這個聖獸該不會是你家養的狗吧?在這個時代懂這種五行八卦陣法的也只有我們兩個了,你沒事干嘛四處建設呀.一番抱怨之後,我開始仔細琢磨如何才能破解這個八卦陣法,無奈實在對易經不感冒,想破了頭都沒找到出路.

正在郁悶之際,突然聽到前方的石頭處好像有響動,我心中警鈴大響,難道真的有怪物,恐懼開始蔓延,我拿起近手的一塊石頭當做武器,慢慢地走到了響動岩石的後面,一只雪貂探頭探腦地看著我,一雙靈動的大眼睛撲騰撲騰朝我閃著光芒,好奇地看著我拿著石頭的怪樣.

家伙也不怕生,忽地一下跳入我的懷中,舒服地磨蹭著我的衣服.心中大大地呼出了一口氣,看來真的是自己嚇自己.既然找不到出路,索性就一口氣走到底,總會有辦法的.

來也奇怪,自從這個家伙跟著我之後,原來的八卦陣就好像沒有存在過一般,我再也沒有原地打轉,並且沿著道路走到了一座美輪美奐的庭院.

雕梁畫棟,羞澀地向我展示著這座庭院主人的高雅品位,空氣中似乎還飄著一股熟悉的香氣,庭院中靜靜地站著一名白衣男子,他覆手而立,背影充滿了憂傷,連周圍的植物也仿佛被他的氣息感染,都無精打采地垂著頭.

右臂上的灼熱感再次出現,我緊緊握了握右臂,讓這種感覺平息下來,眼前這名男子的背影讓我有股無端的心疼,我靜靜地走上前去,希望能夠平伏他的憂傷,卻不知道如何開口.肚中的孩子似乎也在為這個男子心疼,不安分地踢了我幾下.

"請問,你知道怎麼從這里出去嗎?我想我是迷路了."我扯出一個連自己都覺得幼稚的借口,傻傻地道.

這名男子並未搭理我,仍舊是靜靜地站著.周圍的風停了,但是他身上的香味卻在我身上回轉,我驀地一驚,心中那個想法越來越清晰.

我猛地沖到男子的正面,看清了這名男子模樣之後,頓時愣住了.

這張臉我永遠是不會忘記的,那個宛若神祗的男子,那個讓我愛的痛心的男子.

"月魄!"我雙眼空洞地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