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氣
"你就如此肯定我一定會救那個害了我N次的家伙?"我挑挑眉問道.

墨如蘭喝了口茶道:"以你的性格不會看到無辜的人受傷的."

我和墨如蘭交往不深,但沒想到原來這人也是了解我的.

"那你准備怎麼做?"雖然我心中已經有了計劃,但是卻不知道行不行的通,這畢竟是在共信的地方,我還略微有點擔心,現在墨如蘭主動提出幫忙,我是求之不得的.

一番計劃之後,墨如蘭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而我望著天上的皓月,想著那個妖異紫眸的男子.

有七天了吧,月兒的受傷能夠讓他在那停留七天嗎?我不知道,我看著手臂上漸漸消失蓮花龍紋,心中充滿的擔心.

如果在這龍紋消失之前,我身上的上傷還沒有好的話,豈不是會害了我肚子里的孩子?大叔過,還有其他有帝皇氣的人,段楓!我腦中立刻浮現出段楓的名字,事不宜遲,既然月兒不在段王府,我喬裝前往應該不是問題.

幸虧段大哥給了我腰牌,我非常順利地進入的王府,管家見到我有令牌,便將我帶至偏廳等候,不多一會,段楓風塵仆仆的走來,顯然是剛剛從外趕回.

"我剛一進王府就聽管家你來,你懷有身孕在外行走多有不便,打發信使過來就行,何必親自前往."語中的關心之意不而喻.

"段大哥,我這次來是要拜托你一件事."我看著段楓語氣平穩地道.

"什麼事,只要我能夠做到,我必定幫忙."他信誓旦旦地道.

我使了一個顏色,段楓便把管家撤走只余我和他兩人在會客室.

"或許你會不相信我的,但是我希望你能看一個東西."我將子卷起,露出只剩半個的蓮花龍紋道:"我之前受過重傷,之所以能夠活到現在全憑這個紋身的效果,現在我懷有身孕,之前的重傷不但沒有好轉的跡象,反而加重了,為了讓這個孩子活下來,我必須讓這個紋身保留完整的形狀."

"那麼我需要做些什麼呢?"段楓看著我認真地表,嚴肅地問道.

"你只需要這樣做."我將我的唇碰到了段楓的唇,感覺他的氣息輸入了我的身體,帝皇之氣雖不如月魄強烈,但是可以達到讓紋身不消失的程度.

他大驚,身體卻不得動彈,顯然她從未見過如此主動的女人.

我看著他吃驚的模樣解釋道:"這個紋身需要有皇族血統的人才能夠維持,我必須能夠呼吸到你體內的帝皇之氣.

我看到他的眼神從驚訝變為沉思,沉吟道:"難道那個傳是真的,你就是千年一遇的帝皇輔星?"

我看著他沉思的模樣,心中奇怪,這個傳不是只有國師大叔知道嗎?怎麼感覺像人盡皆知的一樣?

"落兒,你現在很危險,你是帝皇輔星的事還有誰知道?"段楓異常嚴肅地問道,眼神中充滿了擔憂.

"你是第三個知道的人.這件事我還沒有告訴月魄."我看看四周回答道.

"得蓮花龍紋者,得天下,你現在的身體狀況一但被人發現是蓮花龍紋的持有者,恐怕會引起一陣腥風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