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杏是另一個受害者
我看著李杏那得意的嘴臉,突然覺得她很可憐,明明有著如此美麗的外表,卻只是一副皮囊罷了.

我慢慢走到那個孩的面前,用身上的帕子將她的汙漬擦淨,有些被拷打的地方竟然已經和衣服黏在一起,我看著格外心痛,連如此的孩子你都不放過!

我溫柔地對她道:"你現在還能話嗎?"

她的眼中充滿了畏懼,當我的手碰到她的皮膚時,她竟然本能的狠狠咬了我的手背.

眾人一陣驚呼,而我卻咬牙忍住了劇痛對她道:"我們不會傷害你的,這里的人都不會,你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嗎?"

她看了我半響之後,緊咬的嘴唇這才松動開來,然後道:"我母親死了,我餓."

我對在旁的侍衛道:"給他弄點吃的."

李杏卻在一旁坐不住地道:"王妃姐姐,你是想拖延時間嗎?"

我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道:"你不是想知道真相嗎?他餓死了豈不死無對證了."

我看她狼吞虎咽地吃著,心中閃過一絲暖意,以前在含煙閣的時候湘云吃東西也是這般急性子.

"你身上怎麼會有這兩樣東西的?"我開始切入正題.

她一邊吃,一邊指著我的鏈子道:"這個東西是我在家門口撿到的?而這封信是那位姐姐給我的."

"哦?哪位姐姐,你能不能指給我看看?"我引導著她道.

"就是那位仙女姐姐."她幼的手指指向李杏,毫不遲疑.

李杏顯然慌了神,辯解道:"伯父,不是我,假如是我的話我怎麼會把這個孩帶上殿來?"

我繼續問道:"那這個姐姐為什麼要把這封信給你?"

他含糊地道,嘴里包滿了東西:"她,要是帶著這封信,就可以讓我住很大很大的房子,然後在讓我吃很多的好吃的."

"那你身上的傷是誰弄的?"我問道,我覺得有點怪怪的,李杏不會蠢到這個地步,如果他是存心陷害我,必然不會讓一個輕易就會把自己抖出來的孩子來作為工具.況且在共信的皇室面前,她是斷然不會讓李家丟了面子的.

孩回答道:"也是這個姐姐弄得,她要是我不聽話,就狠狠地抽我,讓我生不如死."

在座驚呼,沒人願意相信,一個德貌兼備女子會做出如此令人發指的事.

就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時,皇帝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李杏拿下了,由于此事事關重大,在事還沒有水落石出之前,今天的事不允許任何人泄露,聚會也早早的結束了.

在回去的馬車上,我一直感到非常疑惑,回到驛站之後,我終于忍不住向月魄發問了.

"魄,你難道不覺得今天的事很奇怪嗎?"我的眉毛糾結成了一個巨大的問號,正灼灼地看著他.

"第一,李杏要是真想害我的話,為什麼會選一個隨隨便便就出賣她的孩子呢?第二,這本是家事,為什麼皇帝要把李杏給抓了?第三,為什麼你對這件事不發表任何的看法呢?"

我疑惑地看著月魄,期待他能夠給我一個回答.

誰知她點點我的頭道:"自己的事不關心,別人的事倒是關心的不少,近日害喜的症狀怎麼樣了?"他話鋒一轉,閉口不談此事,我見他不願提及,也不再追問,但是心中的疑惑實在沒有辦法解開.

"魄,我現在問你這個問題沒有任何其他的意思,你別想歪了,你現在對我的好是真心的嗎?"

我傻傻地問道,兩眼放光期待著他的回答.

還沒等他回答,卻聽見驛站的士兵的叫聲:"九王爺,九王爺不好了."

月魄眉頭縮緊,不耐煩地道:"怎麼了?共信的兵士都是如此跌跌撞撞嗎?"顯然,他對這個冒失的兵感到很不爽.

"九王爺,段王妃她…她."兵上氣不接下氣地道.

月魄臉上的表突然緊張起來,厲聲道:"王妃怎麼了?"

兵被月魄的氣勢駭住,結結巴巴地道:"段王妃去天牢中探望九王妃時,被九王妃刺傷了!"

"什麼!"月魄吼聲如雷,第一次看到他如此激動的樣子,他迅速地撇下我,騎著快馬沖向皇宮.

我寂寞地笑道,看來已經有了答案了,心中又有一處碎落了.

"九王妃,我們現在應該如何?"傳話的兵問道.

"你先退下吧,如果有其他安排我會告訴你的."我心思寥落地道,但漸漸的心中開始清明起來,看來李杏只是一個可憐的受害者.

縱使有傾國傾城色,也抵不上月兒的低頭淺笑;縱使我懷中已經有了月魄的血脈,也抵不上月兒的細雨微醺.

看來我要征服的是一個別人已經成功登頂的喜馬拉雅山,碧落呀碧落,你到底搞不搞得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