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風不起浪
我想了想道:"陛下的園子雖然精巧,但是確有點寂寞呢."我挽著月魄的手臂,慵懶地道.

"哦?"他的眉毛一挑道,我的回答顯然激起了他的興趣,他開始把玩手中的古玩茶杯,目光灼灼地看著我.

"碧落不知道這麼有否沖撞到陛下,這座園子里好像處處彌漫著想念."我對他眨巴眨巴大眼,一臉清明的道.

"何以見得?"皇帝的眼中多了一層我看不透的感,聲音低啞的道.

"若我是女人的直覺,陛下會相信嗎?"我仍舊一臉笑意地看著他,眼中毫無懼意.

他豪爽地大笑著:"好一個女人的直覺,看來朕的身邊也需要一個直覺敏銳的女人,這樣的話也會省掉後宮的種種爭斗."

段楓道:"父王,九王妃除了直覺敏銳之外,而且才過人,不輸男子."他驕傲的樣子讓我心中一陣的虛榮,唇邊也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意.

殊不知,月魄將一切看在眼里,眼中的寒意開始慢慢地積聚.

"九王妃的才早就享譽六國,不過九王爺似乎少帶了一位王妃前來."皇帝順帶捎了一句,

者無心聽者有意,旁邊好事者馬上開始起哄道:"聽九王爺的另一位王妃乃是六國第一美女,不知今日可否得見?"

還未等我們話,李杏便已翩然而至,舉手投足之間盡顯大家閨秀的風范,一出場就吸引了全場的目光.

皇帝哈哈笑道:"九王爺,朕真是羨慕你,你的王妃一出現,我這禦花園的花兒可都要羞愧而死了."

月魄仍舊是一臉寵辱不驚的模樣,對著李杏低聲道:"你今日如何過來的?"

李杏縷縷肩上的秀發道:"共信陛下同我們李家一向交好,既然世侄女來了,當然是要見一見的."語氣中那股天生的傲氣不容忽視.

月魄不置可否,示意李杏站在我的身側,一向對月魄惟命是從的李杏今日也不知怎麼了,竟然同共信陛下親密地交談起來,以彰顯自己的特殊地位.

她眼睛掃了掃四周道:"伯父,今日怎麼不見段王爺的王妃?"

皇帝似乎早料到她會有此一問道:"今日月兒去寺中祈福了,想必要過些時日才能回來,怎麼杏兒你想見見她?"

李杏盈盈笑道:"是呢,伯父,杏兒早就聽聞月兒姐姐博聞廣知,才貌雙全,今日才特地來見識月兒姐姐的風采,沒想到竟然錯過了."語罷,一臉惋惜的模樣,讓人忍不住心疼起來.

我心里嘀咕道,難道你和她有什麼好交,或者只是想看看月魄的初戀人究竟長的什麼模樣?

正在我神游之時,卻聽見她道:"不過今日杏兒倒是為大家帶來些有趣的東西.將人帶上來."

兩名侍衛聞將一個約摸13歲模樣的女孩帶了上來,那女孩顯然已經經受過拷打,臉上淤泥盡顯,看不清楚樣貌.

在大家都不知何意時,李杏道:"這個孩子昨夜潛入驛站偷竊,被人發現之後倉皇逃走,不過卻留下了一點東西."

罷,侍衛呈上來一條鏈子,我仔細一看,心中大驚竟然是我送給付易的結義鏈子,那特有的孔明扣絕對不是這個朝代的東西,難道付易出了什麼事?

"我們還在他的身上發現了一封信."李杏如剖析案一樣道,指揮著侍衛將證據漸漸呈上來.

"王妃姐姐,不如由你將這封信念出來?"李杏挑釁的看著我道,很顯然,這又是一個常用的陷害人的戲碼,而我就是那個倒黴的女主角.

我大方地道:"既然妹妹發現了這封信,理應由姐姐讀出."我將面前的信推給了她.

她得意地看了我一眼,嬌笑道:"你看妹妹我這記性,姐姐目不識丁我怎麼給忘記了."此一出,語驚四座,眾人都用一種驚訝的眼光看著我.

仿佛都在,堂堂九王妃竟然不識字,豈不讓天下人恥笑.

"請將此封信念出."李杏指揮著侍衛道.

"碧落姑娘,付易實在想念王妃,但念及王妃的身份只能將此封信藏在身邊,聊以慰藉……"後面的種種大致是,他愛我愛的天昏地暗,希望我能跟他一起私奔.

語畢,眾人皆驚,而李杏則用一種看好戲的眼神看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