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斗李杏
"魄,這次的巡游我能不能不去啊……"我撒嬌一樣地推著月魄堅硬的臂膀道.

他點了點我的鼻子,肯定的道:"不行,你現在有了身孕,一步都不能離開我的視線,要是傷到孩子怎麼辦?"

"不要嘛,你知道,頂這個大肚子坐馬車我會吐你一身的……"我繼續閃著無辜的大眼睛對他道.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特別讓人打造了孕婦專用馬車,絕對會讓你感受到家一般的溫暖和五星級的服務."他鎮定地道.

我的嘴巴張成了O型,震驚地道:"你,你怎麼會知道五星級這個詞彙!"難道他也是穿過來的,不是吧,你也隱藏的太深了.

就在我狐疑之際,他斜眯了我一眼,無奈的道:"我也不想知道,但是你看看你昨天晚上的罪證."罷拿著一塊布料甚好的衣服道,這已經是你用口水弄濕的第五件衣服了,我實在是不明白,到底"五星級牛?郎"是何等的美食,能讓你垂涎至此.

什,,什麼,我竟然出了五星級,牛,郎,還被他聽見了!

我只能擺出撒嬌的戰術,喋聲喋氣地道:"哎呀,你衣服那麼多,不愁這麼一件兩件的拉."

他無奈地看了我一眼,深刻地表示鄙視,就在我倆打罵俏之時,一個不和諧的人影卻出現在我們之間.

"臣妾參見王爺,見過王妃妹妹."李杏一臉不爽地出現在我的面前,還加重了"妹妹"那兩個字的語調,顯然,王爺對我態度上的轉變已經深刻地刺激了李杏的自尊心.

這個高傲而美麗的女子現階段已經HOLD不住了.

我趕忙將自己的衣衫整理整齊,遮掩住自己日漸隆起的腹,客氣而疏離地對她道:"姐姐今日來有何事?"

"王爺近日可好?"顯然她完全忽視了我的存在,直接跳過我開始和月魄對話起來.

月魄也不惱,只是抱著我的手又緊了一點,溫柔地對著李杏道:"本王正要去找你,你倒來得巧."

李杏聽到月魄這句話之後,顯然大喜過望,高興地道:"王爺找我何事?"

"近日我在郊外獵到一只尚好的黑熊,知道你素日怕冷,西北的天氣也不比家里,便差人給你做了裘衣,正好要給你送過去."月魄揮了揮手,一件皮色鮮亮的皮裘便已經披在了李杏的身上.

"謝王爺關心,不知道王妃妹妹有沒有什麼冬衣,我那正好有一兩件閑置的裘皮,如果妹妹喜歡,姐姐就差人給你送過來."李杏用一種勝利者的眼光看著我,一臉的鄙夷神色.

"哎,我自是不比姐姐受王爺寵愛,還能穿上王爺親手獵得的皮衣,而我呢,只能夜夜在王爺的懷抱取暖,都不能帶著走,真是讓人煩惱呢."要比口舌之爭,你還嫩了點.

李杏如我所料的臉色一黑,眼眶中竟泛出點點淚光,真是讓人我見猶憐吖,只可惜本姑娘就是喜歡笑著看別人哭.

月魄責備地看了我一眼,安慰李杏道:"王妃也累了吧,本王已經讓人煮了王妃最愛的蓮子湯,送到王妃的營帳中,早點回去休息吧."

李杏察覺到自己的失態,悻悻然地退下.

只剩下我在營帳內大笑不止,我學著李杏的聲調,弱柳扶風般地倒在月魄面前道:"王爺,你已經很久很久沒來看臣妾了,難道你忘了和臣妾的誓,難道你忘了我們兩無猜的幸福,王爺……"

我雙眼飽含熱淚,深地看著他道:"王爺,我知道你是舍不得我的對不對,我要你喂我蓮子湯."

"哈哈哈,你看到李杏那模樣了嗎?樣,想得罪我,也不看看自己的本事."我壞人一般的仰天大笑起來.

月魄對我的腦門敲了一個爆栗,責怪地道:"以後可不許在這樣了,她臉薄經不起你逗."

我嘟著嘴道:"王爺大人,你可知道她之前可是給我送過十全大補蠍子湯的,你還她臉薄?"

"總之,下次不許這樣了."他又敲了一個爆栗,語氣中帶著寵溺的含義.

帳外的李杏捏緊了雙拳,眼中恨意濃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