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如玉
"你幕後的老板是誰?"這是我的第十個問題,青岩已經連輸十局,她來軍營的目的我也知道的七七八八,就是不知道是誰在操控著他.

他似乎早就料到我會這麼問,淡然地道:"我也不知是誰,每次的見面都是由書信傳達."

我看他一臉坦蕩的樣子,不像是謊,我泄氣地歎了聲:"早料到沒有這麼順利就能知道幕後主使,既然如此,這游戲也就玩不下去了."我正欲將卸下棋盤,卻聽見一聲清冽的聲音道:"不如讓在下同九王妃玩一局如何?"

一位白衣男子推開·房門,走了進來,劍眉星目,氣質恍如天上仙人,用俊逸若仙來形容他絕不為過.

他似乎早已習慣這樣的反應,徑自走下來,輕笑道:"九王妃,同在下同玩一局如何?"

我整理好思緒道:"你是?"

"在下段如玉,不定九王妃可以從我這里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輕笑出聲,卻是那般傾國傾城,這究竟是個怎樣的男子,怎麼比女的還美啊?

我點頭示意,算是應承了下來,但是隨著棋局僵持的時間越來越久,我漸漸覺得有些力不從心,怎麼我的每一步走向都仿佛被他看透了似的,我漸漸被他逼上了絕路,終于他仍是淡淡地了一句:"九王妃,看來該我問你了."

我心中一驚,看著棋局不論我走哪一步,都是必輸的.

"本王來回答!"月魄將我攬在懷中,仿佛要將我融入身體一般,"沒想到,共信的世子殿下竟然會在我月遲國境內,真是稀客啊."月魄語氣不帶任何溫度,將我緊緊抱在懷中,他是在生氣嗎?

段如玉仍舊一臉笑意,眼睛直視著月魄:"在九王爺的心中,真是很愛九王妃呀."

我看著段如玉笑面虎的模樣,心中有氣,對著他道:"我們是夫妻,當然深愛彼此,什麼廢話."

段如玉愣了一下,隨即大笑起來:"我終于知道為什麼你要帶他去五國了,真是很好的選擇."

我對他的話一知半解,卻聽月魄開口道:"本王不日即會前往共信,段世子又何必著急."

"也罷,既然青岩已經被你發現了,我也沒了耍玩的興致,那我就在共信恭候大駕了."段如玉帶著青岩走出了客棧,一騎絕塵而去.

"你一路上都在跟著我?"我明知故問道,想聽聽月魄親口出答案.

"雖然知道你一向聰明,但是我不會讓你受到任何傷害."月魄看著我的眼神格外溫柔,靜靜地將我的面具卸下,輕吻著我的額頭.

"再,你審問的不費一兵一卒也正合我意,落兒,讓你受累了."他溫柔地撫摸著我的發梢,將頭緊靠在我的發絲之間.

"我哪里受累了,不就是玩了一個把戲,讓他實話而已,青岩他不是壞人,我不想看到任何人死."我聲地道,躺在月魄的懷里享受著難得的溫暖.

"不過魄,我有個問題很想問你,為什麼我要一直帶著面具?真的是因為你不想別人看見我的容貌嗎?"我惴惴不安地問道,深怕他的回答會讓我失望.

他片刻未語,只是靜靜地歎了一口氣道:"之前我對你的傷害太多,我現在只想好好把你呵護在手心,愛你疼你,如若不是當初皇上的賜婚,現在我已將你錯失了."

我眼中蓄滿了淚水,夠了,這樣就已經足夠了,我看著他的眼睛,深地道:"魄,你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掛念,我已經我的身心都交給了你,願你不要負我."

今夜,溫滿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