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之夜(三)
"九王爺新婚你如此難過?"墨如蘭好笑地看著我,臉上仍是那玩世不恭的笑容.

我無心理會他的話,只是掙脫開了他的束縛,垂頭喪氣地躺在裘皮上,臉上落寞的表盡顯.

"不如我們做個交易,我帶你離開這里,你呆在我身邊一個月的時間,怎麼樣?"墨如蘭把玩起手中的戒指,目光灼灼地看著我.

"我很好奇,墨如蘭,為什麼你老是盯著我不放?"我轉頭看向他,眼中盡是不解.

墨如蘭毫不避諱地道:"因為我喜歡你!"他地理直氣壯,收起了他那放蕩的笑容,回答著我的話,眼中少了一絲玩味,多了一分真誠.

"我若不呢?"我淡淡地望著他,把自己的語氣盡量變得平和.

"我一向不喜歡勉強別人,不過你終有一天會跟我走的."嘴邊揚起自信的笑容,墨如蘭目光堅定地看了我一眼.

不是我不想,而是我的心已經給了別人,又豈容得下另一個人呢?

就在我悲春傷秋之時,卻聞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是月魄?還是月辰?

一種熟悉的感覺從我的身體里傳來,不對,當時我的第一次也是聞到了這種味道,難道這是春藥?

那次的一夜是有人在輕風的身上下了春藥嗎?我趁自己還清醒之際,狠狠地捏了自己的大腿,疼痛果真蓋過了讓我頭腦發熱的藥物,我吃力地坐了起來,警惕地問到:"誰?"

"賤人!以為趁本王不在就可以勾`引其他的男人了嗎?"月魄狂怒地吼道.他雙手緊緊地抓住我的雙臂,仿佛要將他捏碎一般,眼中燃燒著熊熊怒火,我從來沒有見到他如此.

我吃痛地掙紮著,他的雙手確仿佛鐵鏈,緊緊地將我鎖緊,讓我無法動彈.

"月魄,你放開我!你不是應該在李杏的房里嗎?"我不屈地扭動著,對他莫名的指控感到憤怒無比,我質問著他.

他一動不動地盯著我,我們之間的氣氛僵化到了極點,再過了半晌之後,他似乎察覺到自己的失態,將我的手放開,卻仍舊壓在我的身上.

"你知道背叛我是什麼下場嗎?"性感的嘴唇冷冷地吐出幾個字,眼神陰郁地看著我.

我看著他那理直氣壯的樣子,頓時來了氣,開始嘲諷起他來:"九王爺,別忘了,娶新妻子的人是你,我既然不是你的唯一,你為什麼指望你是我的唯一?"

我不怕死地繼續道:"難道只准你娶二奶進門,就不許我偷男人回家?再,我們彼此心中都明白,你從來就沒有把我當成是你的王妃,大婚之日,我的嫁衣被你的手下撕個精光,

新婚之初,我被充入鸞營伺候你的手下,現在,又要我一臉寬容大度的接納你的新妻子,九王爺,難道臣妾做的還不能令你滿意?"

我一股腦將所有的委屈全數倒出,自從穿越了過來,就再也沒有了家人的關心,還要步步驚心生活在這個陌生的地方,我才是22歲的女孩,憑什麼要受這些罪?

許是我眼中的淚水攪亂了他原本狂怒的氣焰,他眼中開始漸漸出現妖異的紫色,我的右臂也開始隱隱作痛起來,他開始輕輕撫摸我的臉,用一種溫柔的眼光開始看著我,隨即出了讓我心寒的話:"侍衛官,將鐵面具拿過來."

"我要教你身為一個女子,如何伺候自己的夫君?"月魄將鐵面具拿到自己的手上,抓著我的雙手輕輕地撫摸著.

"你知道嗎?這種面具由于沒有系扣,總是會無端滑落,于是有一天,我的副官幫我想到了一個辦法,你要不要試一試?"月魄眼中已經沒有了剛才的溫柔,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深深地恨意.

"你的眼神,讓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個人,我能有今天,也是多虧她的幫助,你不是喜歡我嗎?那我就讓你真正成為我的女人."他這話時,似乎是咬著壓根出來的般,那個和我相似的人,究竟是做了什麼,才讓他如此痛恨?

只見他將一個瓶中的粉色粉末逐漸抖落到面具之上,我身體不知道被用了什麼東西,一動也不能動,我看著那粉色的粉末,一股不好的預感漸漸襲來.

"你要干什麼?月魄,不要,不要給我帶上那東西,求你."我哀求他道,本能反應讓我覺得那粉末絕對不是什麼好玩的東西.

"恩?剛才的凶狠到哪里去了?"月魄斜眯著眼看著我,口中的危險氣息不容忽視.

"以後不會了,你不要讓我帶上那個東西…"我繼續懇求道.

"啊!"我話還沒有完,面具已經緊密地貼合在了我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