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他人做嫁衣
一周之後,就是月魄同李杏成婚的日子,我心中有種不出的感覺,隱隱的苦澀,難道這就是嫉妒的感覺?我自顧自地刷著碗,耳邊都是伙頭軍們八卦的新聞,這伙頭軍不上戰場,成日除了日常的訓練,就是和鸞營的女人們聊聊八卦,仔細停下來,還真覺的他們是偵查兵的料子.

這不,這幾天,九王爺大婚的消息成了伙頭軍最好的談資.

"聽新王妃乃六國第一美人,顧盼生姿,眼波流轉,和咱們王爺還真是相配."A兵道.

"那是,新王妃除了姿色出眾之外,還慈悲為懷,在六國享有很高的聲譽,王爺以後當真是如虎添翼了."

"最難得的是,王爺和新王妃還兩相悅,這世間的美事都讓我們王爺占全了."

而我,聽在耳里,心里的苦澀之感越來越重,洗碗的速度也越來越快.我就像和這對新婚夫婦中多余的人,明明我是正牌的王妃,而現在聽起來,反倒我是阻礙有人的障礙了.

"這倒不見得,這位新王妃既然早就和咱們王爺有,為什麼直到逼婚之時,才同王爺結婚?而且王爺已經有一位皇上賜婚的王妃,新王妃還要求同之前的王妃平起平坐,這不是扇聖上的耳刮子嗎?"一位兵道.

我聞聲望去,這位兵雖然身著布衣,眉目之間倒有股清秀之氣,見識也不同于常人,是個好苗子.

只聽他剛完,就聽到一陣大笑,"哈哈哈哈,家伙挺機靈,不錯,以後就留在我身邊吧."

我一見,是許久不見的赤鬼,以及他那個欠揍的妹妹,赤鬼用抱歉的眼神看了我一眼,顯然他妹妹干的好事已經盡數傳到了他的耳朵里.

而赤焰鄙夷地看了我一眼,在看到我正在干的工作時,嘴角還隱隱露出笑意.

我也同樣飛了一個白眼給他,自顧自的洗著自己的碗.

"沒想到,王妃還真是親力親為,去過鸞營,又到了伙頭軍.伺候慣了人,現在改伺候碗了嗎?"赤焰囂張地道.

"赤焰,不得無理!"赤鬼喝到.

"王妃恕罪,赤鬼管教無方,舍妹一度冒犯王妃."赤鬼恭敬地道,不知道為什麼,赤鬼打第一次見到碧落開始,就覺得此女子與眾不同,甚為恭敬,無論何時都不敢怠慢,只是因為前些日子西北戰事才讓赤焰冒犯了王妃,現在想來,仍然有些後怕.

我看見赤鬼對我的恭敬樣,將手中的事放下,擦了擦雙手,對他道:"無妨,不知道將軍此番前來,有何事?"

"是這樣的,屬下奉九王爺之令,有請王妃為新王妃制作嫁衣."赤鬼道

"是呀,王妃,你就要多個好妹妹了,還不趕緊表示表示自己的寬容大度?"赤焰諷刺地道.

"我不氣惱,並不代表我懦弱,赤焰,你那可笑的嘲諷只是放映著你自己的自卑,愛慕九王爺你就大膽去,不要以羞辱我,來證明你愛他!"我淡淡地斜眯了她一眼.

赤焰被我一語道破心事,臉上面子掛不住,又急又氣,對我罵道:"那你又是什麼,尊敬的賤妃娘娘!"

我面無表的道:"我是九王妃."

沒錯,就算我再不濟也是九王妃,而你除了眼睜睜地看著他娶別的女子外,一無所有.

我看了赤焰一眼,冷冷地道:"請將軍告訴九王爺,臣妾領命."

這明豔的色正如我大婚那天的一樣,自從那天被當眾拔去禮服之後,我就再沒見過如此歡快的顏色,想不到今天竟然又見著了,已經是別人的嫁衣了.

我在臨時安置的營帳之中,輕輕撫摸著這嫁衣,面料像極了現代的絲綢,柔軟而富有彈性,作為嫁衣是再好不過了.罷了,事已經至此,我又有何放不開的,既然自己選擇了這條路,就要有走下去的勇氣.

以前沒做過裁縫,完全不知道應該如何剪裁衣服,幸得軍營中有善于針線的士兵,我請他按照我的設計將這件衣服進行剪裁,這兩天也應該完工了.

"大哥,辛苦了,我勞煩你做的嫁衣做好了嗎?"我親切地問道.

"做好了,王妃娘娘,你確定這樣做成的嫁衣真的可以穿嗎?我之前從沒看過女孩子穿這樣的嫁衣,也不太符合我們月遲國的傳統嫁衣."士兵擔心地道.

"新的王妃是六國第一美人,聽大婚當日,和王爺有交的達官貴人都要來訪,自然不能讓王爺丟了面子,所以這件禮服是最合適的了."我摸著禮服對他道.

"對了,我還要你幫我一個忙."我朝他笑笑道.

"什麼忙?"士兵問道.

"幫我穿上這嫁衣!"我認真地對他道.

"這怎麼可以,這新娘的嫁衣除了新娘子,其他人是不好穿的呀."士兵著急的道.

"我也是為了新王妃穿上能夠合適,我們倆差不多,如果我穿了合適,她也應該可以,拜托你了,實在不行,你找一處隱蔽的地方,這樣我就可以穿了,不讓別人看見就可以了.求你了."我眼巴巴地看著他.

"好好,我倒是知道一個地方,離軍營不遠,但是人跡罕至,是個試衣服的好地方."士兵受不了我的懇求,終于還是答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