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交鋒
"付易,你要是真要報答我,就陪我將這場戲演完."我笑笑地道.

他無奈地歎了一口氣,沒好氣地道:"好吧."

于是我將他的嘴捂住,然後嬌笑道:"別玩了,人家不行了吖……"

我感覺他身上一顫,顯然付易被我雷到了,我顯然也快被我自己惡心死了.

在被中呆了一段時間,實在憋不住了,我就叫付易探出頭來,看看帳外的況.

"沒人了,出來吧."付易道.

"我不太明白,碧姑娘,為何這麼做?"他疑惑地問道.

"因為我想要你們王爺的心吖,你也不願意看到我一輩子都是一個軍妓吧,所以你要為我保守秘密,不但如此,我還要你每天都把我帶進你的房間里."我正色道.

"既然碧姑娘主意已決,付易欠碧姑娘一條命,自當全力配合."他一本正經地道.

雖然我並不想利用付易,但是看月魄對我毫不在意的態度,只能用其他方法激起他對我的興趣——男人的自尊!

一個高傲的男人,必定不會允許自己的妻子,和別的男人苟?合.即使這個妻子是掛名的,他也必須維護男人的尊嚴.

但是事實告訴我,我又料錯了,月魄對我毫不在意.只可惜了付易,因為一直"霸占"著我,其他將士都拿他逗樂.

這天晚上付易又不止一次地對我抱怨:"碧姑娘,你這個計策真的有效嗎?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了."

我吃著嘴中的葡萄,不在意地道:"我也在想這個問題,你們王爺好像和我完全不來電…"

"什麼叫不來電?"他又露出可愛的疑惑表.

"意思就是沒有喜歡的感覺."我看了他一眼,他眼中的疑惑更深了,我也懶得和他解釋.

"付易,抱我到床上去."不知道為什麼,我特別喜歡這個少年的懷抱,許是他給了我在軍營中唯一的溫暖吧.我找了個舒服的姿勢靠著.

這時一聲不和諧的聲音響起了:"放下她!"

我循聲一看,竟是輕風,自出宮之後很長時間都沒有見到他,看到他,我心中一顫,腦中只浮現出昏昏沉沉和他歡好的畫面.

心中不適感劇增,眼中恨意漸現,月魄,是你,是你讓我和一個互不相識的人有了一夜,還讓我死心塌地的為你賣命!

似乎是看見我眼中的恨意,輕風臉色一黯,但是在看到付易抱緊我的雙手之後,眼中閃過一抹殺意.

"付易,放下!"帳內的植物迅速枯死,我知道輕風發怒了.我趕緊跳下付易的懷抱,對輕風道:"輕風,這是我們之間的事,不要牽扯到無關的人."

輕風竟然直接拉著我的手,往帳外走.他直接將我抱起,使出了自己的輕功.一個跳躍,竟然將我帶出了軍營.

"你現在可以將我放下來了吧."我不在意地道.

"為何,為何你要如此糟蹋自己?"輕風質問我道.

我心中火起,冷冷地回答他道:"為何!你為何要李代桃僵?為何要裝出一種關心我的樣子?為何要連同九王爺騙我,讓我為他賣命!你如果回答了我的為何,我就回答你的為何!"

輕風低下頭,飄忽地道:"我也沒有想到會如此…"

"如果道歉有用的話,這世界就不需要官府了!"我居然搬出了流星花園里的經典台詞.

"我知道現在我什麼都沒有用……"他愧疚地道.

正當我准備話時,突然發現自己竟然講不出話了.

"碧姑娘,你自出宮之後身體沒有得到適當的調養,我這里有藥,你必須服下方能延命."罷,他將他手中的藥瓶拿出,溫柔地將我的嘴打開,冰涼的流入我的喉管.我注意到他的手上有深淺不一的傷痕,有些還沒有結痂,仿佛是最近一段時間才弄傷的.

就在此時,嘴邊的藥瓶不知是被什麼東西一下擊破,藥汁全數灑到了我的身上.

"輕風,回來了也不和本王打一聲招呼,倒是先來招呼這個賤人了?"一聲不冷不熱的聲音傳來.

是月魄!他竟然在這里!

"王爺,輕風……"輕風無語.

"你知道你偷的可是玉玲宮的至寶,蕭宮主已經對你發出誅殺令了."仍舊是不溫不火的語氣.

"王爺,輕風自然不會給王爺帶來多余的麻煩,輕風知道應該怎麼做."罷,看了我半響,我竟看出他眼中一閃決絕的神.這個表,不對!

我想也不想,一下吻了過去.

輕風一臉的驚異,忘記了原本該做的動作.

"哈哈哈,我倒忘記了,這邊還有一個不知廉恥的賤貨!"他話一完,我已經瞬間飛出幾米,重重摔在石台上,胸口一緊,竟然瞬間吐出一大口血.

"王爺!這事與碧姑娘無關,請王爺懲罰我!"輕風一下就跪下了.

"哈哈哈!"我受傷大笑道.

"你笑什麼?"終于有疑問句了.

"我笑你可笑!你打我是因為你嫉妒,你嫉妒我吻了輕風!"輕風,我現在只有轉移他的注意力,你才好有機會逃走,希望你明白我的苦心!

"是嗎?"他道.

"那本王就讓你看看,我有多麼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