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變(1)-很多事沒有值得不值得,只有願意不願意
今天是太後壽辰,明軍的部署已經由輕風全權接管,雖然有他坐鎮,但是我心中總是有種隱隱的不安,左手臂的疼痛也依舊沒有減輕.

自從那日看過視頻之後,我心中總是有股很強烈的預感,將會有更大的風暴即將來臨.

帝皇輔星,他的我的使命究竟是什麼?

甩甩腦袋,我同寶釵一同前往太後壽辰的萬壽宮.今天內宮的警衛比平常增加了一倍,巡邏更加嚴密,太後這個老狐狸當真是不想冒任何風險.

不會讓你得逞的.我心中暗暗道.

正在想著,太後的壽宴已然開始,先是由眾國賀禮.六個國家使臣竟然全都來了,月遲國的國力還真強大.

接下來就是百官祝賀了.群臣皆跪,喊道:"祝太後娘娘萬壽無疆,福如東海.太後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太後顯然是看慣了這種場面,平淡的道:"眾卿平身."

監理太監扯著嗓子喊道:"奏樂."

樂師坊的節目就開始了,藍鏡的樂曲排在第一,我的樂曲排在第二,接下來就是樂坊眾樂師的各項樂曲.

我瞟了月逸一眼,他仍舊沒事人一樣端坐在那里,想必已經收到了風聲,不想打草驚蛇.

藍鏡一曲奏完,眾人齊聲鼓掌.我便叫上寶釵,同我一起准備節目.我將《大悲咒》配上了印度梵樂,自有一番滋味,而且我還在里面加上了只有明軍才能聽得懂得暗號.這樣我就能和潛伏在內宮的明軍保持信息通暢.

一曲終了,太後很是滿意,笑吟吟地道:"這首曲子倒是新鮮,碧樂師果真精通樂律,賞!"

"謝太後."我恭敬地回答道,但卻掩飾不了心中的疑惑,難道收到的消息有錯誤,太後為何還不動手,眼下大家酒足飯飽,正是動手的最好時機.

"哈哈哈,聽聞月遲國乃是樂曲之鄉,如今一聽,果真名不虛傳."下席中一陣清冽的聲音傳來,我定睛一看,是一位紫衣公子,斜倚著椅子,正意味深長地看著我.

"九方世子笑了.只不過是尋常玩意而已."月逸沉著地道.

原來九方國來的是世子,太後的面子也太大了吧,但是她竟然要選在今天宮變,怎麼還會要他國來看熱鬧?

"皇上,臣妾些許不適,還請允許臣妾回漪瀾殿休息."皇後病弱地道.

"皇後稍後再走,一會還有一場好戲,你可不能錯過了."月逸意味深長地道.

皇後臉色微變,仍舊恭敬地回答道:"臣妾遵旨."

突然,監理太監對月逸附耳幾句,月逸嘴唇輕動,監理太監退下.

我時時刻刻都關注著月逸的一舉一動,因為在這場宮變中,他將是最大的主角.

突然在場的一個朝臣突然站起來道:"今日是太後娘娘的大喜日子,在座眾位覺得這月遲國的太平祥和,該歸功與誰?"

眾人皆驚,顯然都不知道這位大臣所語何意,我迅速看了下太後的表,她也是大驚失色,只有月逸,一臉沉著地把弄著手中的茶杯.

另一位朝臣道:"自然是感謝吾皇聖明,皇後母儀天下.太後娘娘福蔭庇佑."

我隨即問了問旁邊的太監,話的乃是朝中的右相拓跋.拓跋此人公正不阿,在朝廷有著很高的威望,但是相比于巫辰,他還稍遜一籌.

"拓大人此差已.微臣覺得為月遲國盡心盡力的非太後莫屬.皇上尚未親政,西北西南邊關又有兩大王爺鎮守.國中大事務皇上固然勤政愛民,但是少了太後的諄諄教誨,我月遲國怎能享今日的平安?"之前那位朝臣道.

我心想,你得也太露骨了吧,這麼多使節都在,難道想讓大家都看月遲國的笑話嗎?

月逸倒是不慌不忙,道:"哦,依愛卿的意思,朕應該如何做呢?"

大臣仍舊恬不知恥地道:"微臣認為,應該讓太後娘娘暫時代理政事,待皇上成年行成人之禮後,方能正式接手朝政."

在場所有人皆倒吸了一口涼氣,這不是活生生地逼宮嗎?我注意到萬壽宮的守衛又加強了一道.氣氛開始緊張起來.

這時候,另一個重量級的人物出現了——巫辰.這個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權臣.

"微臣認為,尚大人的提議也未嘗不可."顯然他擺明了態度,我,巫辰,現在站在太後一邊,大家眼睛都放亮點.

聽巫辰這麼一,他的黨羽自然都開始複合起來,短短時間內,讓月逸暫時退位的聲音竟然越來越大.仿佛完全沒有將他放在眼里.

月逸輕咳了兩聲,道:"如若朕不肯呢?"

巫辰極有壓迫地道:"先帝賜微臣箴寶鑒之時,曾告知微臣,如若君上無法擔當大任,可以此箴寶鑒為令,暫時接管朝政,如若皇上不肯,那微臣也只得冒犯了."

"哈哈哈哈,巫辰巫辰你好大的膽子."月逸大笑道.

"你當真肯定這萬壽宮已經在你掌握之中了?朕念你是三朝元老,如果你現在跪下,朕尚可免你一死."他淡定地道.

"來人,將巫辰等亂臣賊子拿下!"月逸命道.

在場禁衛軍無一人聽令,只聽巫辰大笑道:"皇上,您現在認為萬壽宮在誰的掌控之中?"

皇後這時突然拿出一把匕首,抵在太後脖子上:"爾等休動,如若敢動皇上一根寒毛,太後命斃于此!"

太後顯然沒有想到皇後會突然倒戈.道:"皇後,你瘋了!"

只見皇後冷靜地道:"爹,叫你的人退下,春子還不速速護送皇上離開!"

月逸也沒有料到皇後會幫他,眼神一怔,隨即道:"皇後,你這樣做值得嗎?"

皇後淡然地一笑:"很多事,沒有值得不值得,只有願意不願意."

隨即對眾人叫道:"還不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