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帝兵符
從殿內出來,我重重地呼了一口氣,到底是什麼況,事變得越來越複雜了.我只是進入內宮幫助月辰調查重傷他的人的,怎麼變成了宮心計了.原來月逸不是真的好男色,而是事出有因,他到底中了什麼毒,怎麼會用血來解毒.我到底想的什麼爛辭吖,居然我會在太後壽宴為他送上一份大禮,我送什麼吖,難道以身相許嗎?

一路上我都在懊惱自己那該死的好奇心,果真是好奇殺死貓吖,我這是好奇心殺死人吖,為今之計只有同輕風,寶釵商量,看他們有什麼好辦法.我回到房中,沒想到輕風已經早早在那坐著,就當我正要開口之際,寶釵卻搶了話.

"姐姐,大事不好了."一向謹慎的寶釵居然忘記了我的身份,直接稱呼我為姐姐,是出了什麼事.

她接著道:"姐姐,軍師夜探丞相府的時候,聽到了他們要在太後壽辰當天造反,糧草都已准備妥當,大軍也早已在太後的默許下進了皇城.這皇城中的禁衛軍已有七成是太後的人,這可如何是好?"

我看她面露急色,顯然被這個消息嚇壞了.太後造反我毫不奇怪,可是速度之快卻令人咋舌.太後壽辰——也就是兩日之後,這深宮怕是要掀起一場腥風血雨了.怪不得今日月逸寢殿的守衛如此松懈,想必是大部分人都被太後抽調走了.

"風大哥,你怎麼看?"我詢問一旁無的輕風.

"九王爺人在西北,遠水救不了近火,七王爺在西南,也無法趕來援救.如今只有先將皇宮余下三成禁衛軍牢牢控制在手中,方可保護皇上脫身."他沉重地道.

"風大哥,我很疑惑,為什麼還有三成禁衛軍留下?太後既然可以控制七成的禁衛軍,為什麼不將剩下三成全部趕盡殺絕?"我冷靜地道,深宮里的斗爭看宮廷戲都習慣了,對不符合邏輯的劇自然非常敏感.

輕風驚異地看了我一眼:"霄兒,你果真不同于平常女子,這剩下的禁衛軍並非內宮禁衛軍,而是外宮禁衛軍,鮮少與內宮軍來往,他們對內宮的斗爭一向不管,一旦發生宮斗,他們也只是隔岸觀火,並不插手.他們只負責維護國家的尊嚴,至于主子是誰,他們並不關心.他們永遠不會參與陰險的斗爭,因此也被成為'明軍’."

"那誰掌管他們的兵符,誰能調動他們?"我問道.

"自明軍創始人,曾被先皇封為護國師的楓大人失蹤之後,就無人能調動他們.據楓大人失蹤之前,曾將兵符放于內宮密室之內,但是至今無人找到密室正確位置."輕風頭疼地道,顯然,他也覺得這是一場硬仗.

等等,密室!"有了,有了!寶釵,寶釵,快將上次你收的那個包拿過來!快!"我急切地道.現代好哥們,希望你就是傳中的創始人啊,這次是死是活全看你了,我剛猛然想起自己曾經在那一堆軍火中看到一個很奇怪地鐵牌子,我當時還很奇怪的看了幾眼,也沒多想就把它塞到包里,看來我打網絡游戲學到的掃地的習慣真是很好啊.

我將登山包左翻右翻,倒出一大堆軍火,奇怪,那塊牌子呢?怎麼沒有,我越找越急,心髒劇烈地跳動著,老天保佑,你一定要在!哐鏜,一聲清脆的響聲傳來,果真在這里.我拿起鐵牌子,興奮地抱著輕風,叫道:"找到了,找到了,風大哥,你看看,這是不是你的兵符,你快看看!"

輕風顯然嚇了一跳,隨即緊張地拿著牌子觀察.沉默半響,道:"之前沒人見過國師的兵符,我也不敢肯定,但是我能確定的是這塊牌子不完整,還有一塊."

我興奮的心瞬間被潑了冷水,還有一塊?

罷,他將兵符的一沿仔細拿給我看了一下,果然,有被切割的痕跡.兵符上還有我看不懂的字,我很無辜地了一聲:"風大哥,我不識字……"

他顯然被我這一逗地有點內傷,嘴角抽搐了一下,隱忍不笑,不讓我難堪:"這上面寫的是'明’."

我好笑地了聲:"想笑就笑吧,一會內傷…"

完,他倒不客氣地笑了起來.

我瞪了他一眼,看著手中的兵符我道:"我們必須找到剩下的另一塊."

輕風道:"碧姑娘,你從何處得到的這塊兵符?"

我隨即將自己掉入密室中的種種經曆訴了一遍.只聽輕風了一句:"天意,當真是天意.世上那麼多人得不到,而你卻誤打誤撞…"

我對他道:"有無天意,全看你怎麼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