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胎暗結
臨太後壽辰還有5天,可能由于排練過累的緣故,最近嗜睡嚴重,常常打不起精神.之後,太後下藥的事也告知了清妃娘娘,沒想到她早有防范,那些藥早就進了那些花花草草的肚子,只是她並未向我解釋為何太後會加害于她.今日排曲過後極累,暈暈乎乎竟然又逛進了禦花園,亦步亦趨在禦花園的亭子里打著轉轉,正准備找個凳子歇一歇,沒想到不坐還好,一坐石凳竟自動移開.等我回過神來,禦花園的花花草草不見了,我抬頭一望,好像是進入了類似地下密道之類的地方,密道十分黑暗,我自就十分怕黑,鬼屋之類的地方從沒有進過.因此只有忍著恐懼在黑暗中摸索著前行.

走走停停不知是不是碰到了機關,密道竟陡然亮了起來,有了燈光的照射我已不如剛才那般害怕.密道壁上有一些我看不懂的圖案,但我隱約覺得這些圖案似曾相識.每幅圖案旁邊都有英文批注,我猛然想起來之前在山間屋被我帶走的那本醫書.難道那個醫生也在月遲國宮殿.我被這個猜想一振,腳步不由加快.不知道是不是感知到我的渴望,兩邊的照明火把也逐漸亮起來,我順著密道,走到了一間貌似臥室的房間,不出所料,這里果然曾經有現代人住過.

照明彈以及軍用各類槍支,甚至還有登山包.但所用的槍支都被濃濃的灰塵覆蓋,顯然已經很久沒人用過了,除了槍支,我還在臥室中看到了一幅畫,畫中有點像是建築物的平面圖.我索性將臥室內的我能拿走的全都拿走.但是我該怎麼出去呢?肯定還有機關,我順著房間仔細觀察了一遍,房間內只有床無法移動,難道機關在床上?

我仔細檢查了床上,並無異樣,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呢?我習慣性地往床上一躺,床板竟然一個翻轉將我又帶回了禦花園一座不知名的假山之後,幸虧天色已晚,且禦花園離我的住所並不遠,一路上竟好運的沒碰到一位侍衛.

我扛著登山包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兩眼一黑,倒了下去.迷迷糊糊聽到寶釵的急呼,還有一聲熟悉的男聲,碧姑娘.月辰,是你來了嗎?

"月辰,月辰."我一睜開雙眼,就看見寶釵滿臉急色.

"大哥,你醒了,輕風大哥,她醒了."我看見輕風覆手站在窗前,還是那樣飄逸灑脫,可眼中卻有我看不清的神色.我靠坐在床沿,急切地問道:"輕風,九王爺還好嗎?還有人中傷她嗎?"

輕風眼神一黯,正色道:"他一切都好,你無需擔心."

"那麼,他這次派你過來,是有什麼指示嗎?"

"這些明天再,你今天先好好休息吧."

"寶釵,我的東西呢?"

"大哥放心,都收好了."寶釵答道.

我也慢慢躺下,最近確實很累.

輕風和寶釵徐徐走出房間,輕風嚴厲地交代寶釵:"這件事切不可讓她知曉,明白嗎?"

"為何?軍師?"寶釵問道.

"九王爺不會允許這個孩子出生,你若真想保護你姐姐,就按我的做."輕風的話不容置疑

"寶釵知道了."她看的出來,軍師是在乎姐姐的.

輕風換上侍衛衣服,離去.沒想到我這種人也會有孩子,可是我又能如何,孩兒你告訴為父應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