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炮打響-含煙閣
經過為期一個月的訓練,終于到了首次登台的時候,我為自己的夜總會取了一個矯的名字-含煙閣,我的心中也有點惴惴不安,畢竟這種娛樂方式之前並沒有在這個時代展現過.

同時,誠如四九所,我們為了生計,走了一步險棋.在現代的法,就叫鑽了法律的空子.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成敗就在此一舉了.通過我特制的宣傳單以及四九手下的口頭宣傳,來看熱鬧的人不少.接下來就看舞蹈隊的表現了.為了增加舞蹈隊的神秘感,同時提高夜總會的格調,我以樓十二釵中的八釵為他們起了藝名.

分別命名為黛玉,寶釵,惜春,探春,迎春,襲人,妙玉,湘云.同時每周都有一個主題,每天的出場的名單也根據周主題的不同做更改,這樣既可保證新鮮感,又可以保證每位成員都有足夠休息的時間.

本周的主題為誕生,因此以八釵中年齡最的黛玉,湘云為主體.開場黛玉以輕紗遮面,緩緩奏出《仙劍奇俠傳》中新生的配樂.

這些往來商旅,本就缺少娛樂,現今一妙齡女子彈奏出如此新穎的曲調,自然聽得如癡如醉.一曲終了,眾人仍然回味在《仙劍》的世界之中.

此時黛玉退,眾看客自然不依,催促再來一首.

此時,我上台道:"既然各位公子喜歡剛才此位女子的演出,敢問各位公子,能否從姑娘所奏曲目及衣著打扮猜出姑娘的芳名?各位公子既然賞臉來含煙閣,自然懂得含煙閣的規矩,我們這里的女子只懂用渺渺音符,翩翩舞曲供各位鑒賞.其余的特殊服務,各位公子切不可念想.同時也只有猜出姑娘芳名的客官,才能要求姑娘彈奏表演曲目之外的樂曲.如各位公子看的高興,可將看金放入每個座位旁的中.如不高興,也可當笑話看好了.在下名為碧霄,是這家店的二老板,以後煩勞各位客官多多關照."

這時,台下方才安靜下來.此時,湘云上場,清唱著平遙鎮的民謠《勸君歸》,讓在場長期在外奔波的商旅思緒飄遠,回到了各自的故鄉.不出所料,一晚上下來,所獲的費用已經夠夜總會支持1個月了.四九高興的不行,我也很振奮.八釵更是像崇拜神一樣崇拜我.

我對四九:"大哥,這些易幣,,我們斷不能全部留下,其中七成需打點各級官吏.剩下三成我們維持日常開銷.

貪念在哪個時代都不為過,在定期給官府交保護費之後,含煙閣人氣越來越旺,平遙中已經有不少的商戶開始模范我的做法,為了進一步鞏固含煙閣的地位,我讓幾個城里的商戶入股了含煙閣,他們每月抽取一定分.以後就算我離開了,含煙閣依舊能夠維持下來,不至于讓四九等人斷了生路.

今晚的主題是沙漠風,特別適合平遙這種邊關之城.一曲印度風舞曲,將現場的氣氛帶入了熱點,可是一聲清冽的聲音卻飄然而進,同這濃烈的氛圍毫不相符.

"碧公子,我家主人希望你能將含煙閣轉讓給他,不知碧公子意下如何?"我瞧見來人,那不就是當日我和四九相遇時的年輕公子嗎,話的是在他旁邊的侍從,看他的身板,要放在現代,絕對是個運動健將.

我輕笑道:"不知道你家主人,能開多高的價錢?"

侍從詢問了年輕公子,轉頭對我道:"20萬兩易幣,不知公子意下如何?",我心中一驚,這不是個數目,如果用現代的觀念,就相當于200W人民幣,我這店才開張不久,就有這樣的好價錢.

我不禁心中起疑,隨即問道:"不知道,公子的數額中是否包括演出人員."

還沒等侍從開口,年輕公子笑道:"碧公子果真是聰明人,200W只是場地的價錢,如果碧公子能到在下的麾下,要多少,隨公子開口.".

聽年輕公子的語氣,他對我是志在必得,而且他進來的時候四九家中的一些植物已經死了一半,要是我不答應,估計會拿他們的性命作要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