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遙鎮
事實證明,我真的穿了,在我尋找信號無果之後,天無絕人之路,我居然在山間找到了一座屋,屋非常乾淨,證明經常有人居住,同時我在牆上見到了很多弓箭,應該是山中獵戶的家,估計住家出去了,我就不客氣地進入這間屋了.

反正天也快晚了,我孤身一人在荒山野嶺也多有不便,于是開始在屋里吃起壓縮餅干,同時等著屋的主人回來,但是過了一夜,屋子的主人仍然沒有回來.

這里白天亮得很早,想來這邊應該是夏季.我這時候才開始仔細注意屋中的擺設,除了狩獵工具以外,還有瓶瓶罐罐以及一些書籍.

我隨手碰了下,揚起不少灰塵,看來這座屋的主人應該出門有一個星期以上,我拿起其中一本書翻看起來,發覺書里的文字類似于蒙文,每本書的後面都附有一幅圖片,當我看到圖片旁的批注時,心中一驚,這不是英語嗎?難道也有其他人也穿的這里了,而且這個人恰恰住在這座屋里.

我心中一陣狂喜,放下手中的書,將每本書的都看了一遍,幾乎每本書都有英文批注,我心中欣喜更甚,太好了,看這些批注應該是近期留下的,如果是這座屋里的主人我就可以和他一起商量回去的路了.

我隨即仔細看了那些批注,幾乎所有的詞彙都是醫學詞彙,看來這位倒黴鬼是個醫生.既然有了眉目,我心中也不再煩躁,開始計劃著如何同這位現代的難兄難弟的回家大計.

可是苦等了一個上午,都沒看到人回來.我開始不安起來,難道這位大哥已經回到現代了,我仔細回想了我來時的路,以及屋里的種種擺設.種種跡象表明,這個屋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人居住了.

看著包里的物資日漸減少,我拿出包里的便簽和紙,用英語寫了借條,將屋中自己能夠用得上的物品帶走了一些,為了以後可以和這間屋的主人相識,我拿走了書架上最舊的一本書.

整理好一切之後,我看了看表,已經是下午一點了,我得趕快出發,不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走得出這個森林.回頭看了看這座屋,心中竟覺得莫名的心酸,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和你相見,醫生.

不知道是不是那座山間屋,讓我的運氣變好起來,步行了不到十分鍾,我竟然看到了古時用于交通的車馬驛道,順著驛道,我很快到了這座名為平遙的山中鎮,此時的我已經換上了從山間屋拿走的衣物,我又累又餓只想盡快找到一家餐館,不,是客棧,看看有沒有招工啟示,這樣的話我就可以在這個陌生的地方掙得足夠的盤纏,直到找到回去的路.

我來到一家客棧,正躊躇著如何開口的時候就被吵吵嚷嚷的人群擠進了店里.

"周四爺,你做生意不能這樣吧,你讓大家伙看看,你的湯里居然有蒼蠅,你讓我們這群兄弟以後怎麼在你這吃飯?"

一個滿臉胡子的大漢大聲地叫嚷著.

被他稱為周四爺的掌櫃出來陪笑道:"龍爺,這頓飯我周四不算你的錢,您看成嗎,這是手下人不周到,全怪周四教導無方,你就大人有大量,別和的們計較."

"你讓我不計較也可以,總得給我哥幾個精神損失費吧."大漢一臉無賴的道.

明眼人都看的出來,這個大漢擺明是吃完飯不給錢,還想敲詐這個老板.

我看看周圍的這些人,都是敢怒不敢,看來這個家伙是地頭蛇,沒人敢出聲幫腔.

就在大家都為這個老板捏一把汗的時候,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你這大漢好不要臉,明明是你將蒼蠅放在碗里,還想硬賴人家老板."

我轉頭一看,原來是一位20出頭的少女,手持軟鞭,身旁還有一位戴著斗笠的年輕男子.少女接著:"老板,你不要害怕,今天有我們在這里,你且放心,沒人敢對你怎麼樣."我心里想,這個少女也太莽撞,她今天替老板出頭,無賴明天定然找這個老板算賬.

而且她旁邊的年輕男子也非常奇怪,這間客棧人來人往,灰塵遍布,但是他確是一塵不染,以前看過《探索與發現》,這種況,這個人要不就是善于用毒,要不就是氣功高手.雖然不想惹事,但是我也不想見到無辜的人受傷.

于是我擠到那個大漢面前,拉扯著他:"大哥,弟終于找到你了,當初你在弟家破人亡是出手相助,現弟家難已過特來報恩.大哥你就收了我吧."

那名大漢被我這麼一鬧,自己也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大家看大漢的眼神也從當初的鄙視到現在的認同.大漢自己也不好意思起來,結結巴巴地:"兄弟也不能這麼,出來混遲早會遇到困難的時候,我當時也沒想那麼多."就這樣,我把大漢拉出了人群,可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打工機會也泡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