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6、我們全部都要幸福(大結局)
大萌曆三年,春!
江東二喬,你們這兩個家伙,太過份了。孫宇回到皇宮,將江東二喬拿繩子捆得像粽子一樣扔在床上,憤憤不平地罵道:你們簡直喪心病狂,對張鄰亂用控心技,同室相殘,我今天不把你們折騰得要死不活,我就不姓孫。
江東二喬在回城時的馬車上就醒了,這時聽到孫宇的威脅,大喬嚇得全身一縮,小喬卻毫不示弱地抬頭道:“你要怎麼折騰我們?殺了我們?你相信你做不出來。痛打一頓,應該不是你的作風。如果你要把我們兩人就這樣捆著啪啪啪,又正好遂了我們的心願。哼哼哼,我怕你才有鬼!”
小喬得-意地挺了挺的膛,雖然被繩子捆著,她還是傲氣無比。
大喬的個性卻比小喬要好一些,她猶豫了一陣,歎道:‘妹妹,別說了,這事確實是我們不對,好好給尋真和張鄰將軍陪個不是吧...我們的初衷本來也不壞,就是想和尋真親熱一番,他應該會原諒我們的。”
“我才不要向他道歉,他能把我咋個地?”小喬得-意洋洋地道:“我連被他啪啪啪都不怕,他就完全沒招可使。”
“這可是你說的我對你沒招可使是吧?”孫宇邪惡地笑了起來:“對付你這種女人”蘿哼,本少爺正好有一個邪惡到離譜的招式,我就不信你不怕。告訴你,上次你跑到襄陽來惡搞,弄得到處雞飛狗跳,我就想收拾你了,這次正好新仇舊恨,一起算。”
小喬哼了一聲,歪頭,不理孫宇。
孫宇將她拖到身邊,刷刷刷幾下就撕碎了她的衣服,小喬笑道:“不就是要啪啪啪我麼?我就是送上門來給你啪啪啪的,我怕你才怪。你打算怎麼玩我?用#嘴?用胸?用腳?放馬過來,我早就做好心理准備了。”
“切!那些小兒科,我就不屑于去做。”孫宇把小喬赤裸的身軀翻了一下,讓她仰面朝天,白生生的胸部完全暴露在了孫宇的眼前。然後他伸手到床邊,拿過來一只巨大的紅蠟燭..“..
這只紅蠟燭是點燃著的,滾燙的蠟油在蠟燭的頂端流動,孫宇將蠟燭一傾,紅色的蠟就滴在了小喬的胸部上..“..
.小喬一聲痛呼,感覺胸口一燙,然後這種燙感緊貼著肌膚,向身體深處鑽去,燙得她整個身子都弓了一下..“..
“你你居然用這麼殘忍的手段我還以為稱不會傷害女人的..“.“....“.小喬大驚。
孫宇壞笑道:說我傷害你了?經過無數Qv前輩測試,用蠟燭燙女人,是不會造成實質上的傷害的,頂多皮膚燙紅一小會兒,過陣子就會恢複,你放心,不會留下傷痕,也不會造成什麼後遺症,只會讓你非常非常痛..“.
孫宇一邊說,一邊又將蠟滴了下去,每一滴紅蠟落在小喬的胸脯上,都會使得小喬全身一顫,身子劇烈地收縮一下,#嘴里發出淒慘之極的呻吟聲。
“我叫你惡搞張
....“.燙!”
“我叫你當年惡搞我的甄宓..“.
“哎...痛..“.
“你還對黃月英用過“羞hud”只不過沒生效”
“饒了我吧..“..求你了!”
孫宇每說一句,就滴下幾滴蠟間中夾雜著小喬痛苦的呻吟。慢慢的,呻吟聲變成了求饒聲,小喬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身子也不停地顫抖。
大喬在旁邊看著這一幕,忍不住就嚇哭了,她不知道蠟燭滴在身上是什麼感覺,但是看到小喬的樣子,聽到她淒慘的叫聲,總覺得一種非常恐怖的酷刑,于是哭道:“尋真哦,陛下請饒了我妹妹吧,她年齡太小不懂事,才做出這種行為,我我願意代她受過,你放過她吧、
妲?別傻了!”孫宇哼哼道:‘她不是什麼也不怕嗎?連啪啪啪也不怕!滴幾滴蠟算什麼。”
“不她已經痛得全身發抖,快要暈過去了,您就饒了她吧、,我...我來代替她,您要做什麼都對我來吧,是我的錯,沒有把妹妹管好。”大喬哭得慘兮兮的。
“哦,這也是你自己說的,什麼都肯做,哈哈。”孫宇將身上的衣服刷地一下脫光,露出昂揚的小孫宇,放到了大喬的面前,下令道:“含住,越深越好,至少要抵進喉嚨里。”
¤】h一TB眍縞
“不照做是吧?”孫宇手上的蠟燭一斜,又是幾滴蠟滴在小喬的腹部,小喬一聲痛哼,身子又弓了一下,兩眼淚汪汪的。
大喬無計可施,只好可橡兮兮地將小孫宇吞了下去,一直吞到了喉嚨里..“.“..
太爽了,哈哈哈!孫宇爽得全身都要飛起來了,他對自己的女人們總是很溫柔,舍不得拿來這樣糟蹋,但是大小喬不一樣,這兩個女人並不愛自己,卻偏偏想和自己上床,只是為了接近自己另外兩個女人,這種不正確的思想,必須加以校正就讓她們知道男人的可怕吧。
孫宇扔開了蠟燭,雙手扶住大喬的腦袋,在她嘴里進進出出,發泄起來。可憐的大喬滿臉通紅,有點喘不過來氣,但是為了妹妹不再受折磨,只好苦苦忍耐。
當孫宇爽得有點受不了時,趕緊停了下來,想要丟開大喬,再去拿小喬發泄一下,結果大喬眼睛很尖,猜到了孫宇的想法,她含糊不清地道:“別別再折磨我妹妹我會讓你舒服的”她猛地一合嘴,將小孫宇死死含住不放,然後拼命一吸..“..
尼瑪,真過分,就這樣交待了!孫宇大汗。
他將大喬推倒在一邊,讓她喘口氣休息會兒,自己也趁機恢複著元氣,邪笑著對大小喬道:“怕了吧?還敢說不怕我嗎?”
大喬鳴了一聲,低聲道:“怕了請不要再這樣對我們”
小喬身上的蠟已經冷了,一口氣也喘了過來,但她被剛才那陣痛弄得死去活來,最關鍵的是她居然從中感覺到了一絲愉悅,某地方居然濕了。
她咬了咬牙齒,惡狠狠地道:“我不怕,有本事你再來!看我挺不得過去。”
大喬被她的話嚇壞了,趕緊道:‘妹妹,別再倔強了,本來就是我們的錯,尋真只用這樣的方法懲罰我們,而不是殺我們的頭,已經很仁慈了求你別再頂撞他。...
“我,偏要頂撞他!”小喬哼哼道:“我是不服輸的”
“說得好那咱們繼續”孫宇將她拎了過來,又一次拿起了巨大的紅蠟燭..“..
在大喬的哭喊聲中一滴又一滴的紅蠟滴落在小喬身上小喬剛開始覺得痛,後來慢慢的,她開始覺得爽了,不知不覺,全身都敏感到了極點。
就在她神魂顛倒的時候突然感覺到孫宇將她的雙腿分開了,然後小孫宇以勢如破竹般的威風硇關而入..“..
啊..原來用蠟燭燙過之後再這樣會如此之舒服小喬慘哼了一聲巨大的愉悅感沖擊著她的全身,一瞬間就讓她達到了極峰,身子一弓,然後軟綿綿地倒地,暈了過去。
“切,吼得厲害,看起來很堅強的樣子,結果才捅了一下就暈了,沒勁。”孫宇將小喬扔到一邊,又將大喬拎了過來“尋真,饒了我吧“大喬可憐兮兮的求饒聲顯得那麼無力。
“不行,我得讓你們兩個明白,男人比女人好。”孫宇邪惡的壞笑聲中..“..蠟燭再次舉了起...
大喬:“,..燙..“.
三天之後,周瑜和孫策來到了孫宇的寢宮,兩人一見到孫宇,立即劈頭蓋臉地問道:“尋真,這幾天出怪事了,天天纏得我們兩個焦頭爛額的大小喬已經三天沒出現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怪事,我們完全想不通。”
孫宇攤手道:“也不是什麼怪事,她們現在天天纏著我,當然沒時間去纏你們了。”
周瑜:..
孫策:..
孫宇將兩人帶進自己的臥室,只見大小喬正被繩子捆著,以一個奇異的姿勢躺在床上,身上沒有半片衣物,見到周瑜和孫策進來,大
喬齊聲道:“你們怎麼來了?”
“這是在做啥?”周瑜和孫策大汗。
孫宇攤手:“咱們在體驗節操的下限..“.
周瑜和孫策的脊背一陣發冷,兩人齊聲道:“這個請容我們兩個告辭了..“.
她們很了解大小喬,知道在這種時候,她們多半會要求自己也參加進去,這可不是鬧著玩的,這麼恐怖的事,周瑜和孫策想都沒想過,才不要去做呢。
出人意料的事發生了,大小喬並沒有邀請她們一起參加,反而道:“嗯,你們快走吧,尋真是我們的,不想和你們分享”
周瑜:氣..
孫策:“..“.
“這大小喬怎麼了?難道重新變得喜
孫宇干咳了一聲,笑道:“要做到這個並不難,歸納起來就是一句話“捆綁滴蠟,邪惡調教,!”
周瑜和孫策大汗,踉蹌而逃。
大萌曆十年!
這一年,空氣中傳來一絲緊張的味道。
探子來報,北方有五個游牧民族部落聯合起來,進犯大萌國,這五個部落分別是匈奴、鮮卑、羯、羌、氐,合稱五胡,糾結了二十萬機動力極強的騎兵,首先打算在關外會合,然後從五個方向攻太中原
孫宇一怒而起,大開點將台,號召天下英雄抵禦外族,反攻草原
這一天,孫宇親自到場監督點將,雖然大萌國良臣猛將無數,但江山總是一代新人換舊人的,老的將領固然可以依靠,新生力量也很重要。
正在戰將工作有條不紊地進行的時候,突然一名女官跑到孫宇面前,大叫道:“陛下,我們發現一名美麗的少女是藍色的钅錘將”很有發展潛力,請您真自接見她一下吧。“孫宇點了點頭,不一會兒,一名英姿颯爽的美女走到了近前,她背上背著一個巨錘,但身子卻很輕盈,對著孫宇行了一個禮,然後大聲道:“草民武安國,北海人,希望能為陛下效命!驅除外虜,揚我北海的榮光、”
“什麼?”孫宇大驚:“武安國?”他忍不住一個箭步竄下了台,握住了少女的手,激動地道:“很好,太好了終于”
少女被熱情而且雙目含淚的皇帝陛下嚇了一跳,但是卻坦然地沒有縮回手去,反而用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盯著孫宇,目光中說不出來是仰慕還是忠
孫宇伸手在少女的身上一指,認真地道:“從現在開始,我賜你金色級的實力。”
只見那藍色的钅錘將”二字一閃,然後變成了金色,洶湧的斗氣揚卷而出對于擁有了℃凵權限的孫宇來說,修改一個武將技的等級簡直易如反掌,這實在是小菜一碟,出于對武安國這個名字的尊敬,孫宇才破格賜給一個剛剛收納的部下能力。
少女卻被這突然而來的恩賜給嚇了一跳,趕緊跪下道:扌陛下的恩劃..
孫宇看著她跪在地上的身影,久久不言語,半響之後,才長歎道:“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你的一瞬間,我突然不想偷懶了,五胡亂華?
哼,我要親自去對付五胡!不能再讓妹子們拋頭顱,灑熱血。”
兩個月之後,五胡的大軍集結在關外,五族的首領齊聚一堂,商議著進攻中原的具體事項,就在這時,胡營的前面突然出現了一個英氣逼人的青年,正是大萌國皇帝陛下,孫宇孫尋真。
他沒有帶隨從,沒有帶手下,身邊一個妹子都沒有,因為根本不需要。
孫宇對著空氣揮了揮手,恐怖的黑色觸手怪張牙舞爪地出現在了五胡大軍的面前..“..
二十萬大軍連同幾百名胡將,就此化為飛灰,然後煙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