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同人 279,尋醫葛坡塢【3/3】
279,尋醫葛坡塢【3/3】

許定領著孫宇在葛坡塢里左穿右穿,繞了許多道防禦土壘,這個葛坡塢還真不是吹的,為了抵禦不知道什麼"強敵",這個塢里真是複雜非常,走三步就有一個防禦用的箭樓,再走幾步又有一道土牆,層層疊疊,就像mi宮..yd.

許多鄉勇拿著刀槍在葛坡塢里來來回回,將各種戰略物質搬上搬下.

孫宇的好奇寶寶病又開始作了,忍不住問道:"許大姐,你們這葛坡塢的敵人究竟是誰啊?我看你們這里都快趕上反董卓聯盟軍的第一線營寨那麼緊張了."

許定歎了口氣道:"除了黃巾賊還能有誰?"

"黃巾賊?"孫宇大奇:這可真好玩,哥和黃巾賊那真是說不完理不清的關系啊,走到哪里都有黃巾賊出沒.

許定道:"咱們這葛坡塢的南邊原來有一伙很強大的黃巾賊,由劉辟,龔都兩個渠帥統禦著……"

劉辟,龔都?孫宇大汗,這兩人不是已經被哥收成手下了嗎?

許定繼續道:"這劉辟,龔都本來是和漢軍作對的,最初一直和曹cao過不去,後來又曾與董卓軍和袁術軍較勁,從來不會sao擾附近的百姓.然而幾個月前,劉辟,龔都二人帶了幾千弟兄去了河北,說是去投靠什麼河北公孫氏."

孫宇點了點頭,心中雪亮,這就是去投我了嘛.

許定郁悶地道:"我本以為劉辟,龔都走了之後,這附近會太平了.沒想到……一大群不願意跟著她們兩人去河北的黃巾賊重新選出了兩個領,這兩個領分別叫何儀,黃邵."

nmo1立即報道:"何儀,黃巾軍領之一,擁數萬軍隊占據汝南與颍川一帶,曾響應袁術軍作1uan,《三國演義》第12回,何儀在葛坡塢被鄉勇軍領許禇活捉,獻給曹bsp; "黃邵,黃巾軍領之一.《三國演義》中誤記為黃劭,他與何義,何曼等人共據汝南,颍川一帶,《三國演義》第12回,黃邵與李典jiao戰,被李典生擒活捉,後被曹bsp; 許定接著道:"這兩個叫何儀,黃邵的家伙與劉辟,龔都大不相同,她們不再反抗董卓和袁術,反而勾結袁術,橫行無忌,經常搶劫附近的百姓.咱們葛坡許家為了自保,只好建了一個塢堡起來,將附近的百姓都收納入堡中,日夜cao練,好對付這伙匪徒.果不其然,不久前何儀,黃邵兩人率賊攻打葛坡塢,我率領鄉勇拼命將她們擊退.此二人心懷不忿,隔三差五的就要來攻打我這里一次,煩不勝煩."

孫宇一聽,汗!這兩家伙在另一個平行世界,就是死在葛坡塢的,這個世界里,這兩個傻貨又來找葛坡塢的麻煩?也不怕被許禇一刀給砍了……咦?等等!

孫宇大汗,許禇……許禇在這個世界變成了一只小老虎了,哪有可能跑來葛坡塢,這個曆史是肯定要變化了,別說許禇不在這里,就算在這里,她沒有解鎖,也拿何儀,黃劭這樣的家伙沒有辦法.

哥既然把小老虎收回了家去,理應幫一幫葛坡塢,把原本該是許禇做的事,幫她做了才對!

孫宇正想著一些有的沒的,許定已經將他領到了一個茅屋前面,兩人一起推men進去.

這是一個很寬敞的屋子,打掃得很乾淨,陽光從窗戶she進來,原本應該是一幅美麗的畫面才對,然而此時屋子里躺滿了傷員.

傷員們有斷手的,有斷腳的,有身上被槍捅了個窟窿的,有手臂被大刀砍了一條口子的,總之各形各se,傷得重的還在輕聲呻呤,看起來十分淒慘.

孫宇倒chou了一口涼氣,這一屋子傷員,至少也有七八十個,看來都是葛坡塢的鄉勇義士.

許定歎了口氣道:"都是和黃巾賊戰斗時負的傷,倒是讓將軍見笑了."她扯開嗓子,對著屋子另一邊叫道:"楚大夫,這里有位小將軍染了風寒,麻煩你來看看."

吼完這幾句話,許定向孫宇抱拳道:"小人還要去處理塢里的雜務,將軍請自便,若有什麼需要,只管來塢前找我便是."

孫宇趕緊謝過.

許定剛走,屋子角落里站起一名老人,穿著一身文士衫,蒼蒼的白,白胡子,手邊提著個小yao箱,頭上用布巾包了個頭.這樣子……一眼就讓人感覺是個靠譜的好醫生,比起華佗那家伙的造型靠譜多了.

老醫生走到孫宇面前來,行了禮道:"小老兒楚云,這位小將軍……"他的眼光落在調皮蘿莉身上,仔細地看了兩眼.

此時調皮蘿莉正在昏昏沉沉的睡覺.

孫宇就將她大冬天洗冷水澡的事說了一遍,楚云大夫給調皮功莉把了把脈,點頭道:"她是染上了傷風之症.我這里治風寒的yao還有許多,我這就給她熬上一碗yao喝吧……若她是受傷,我這里反倒無yao可治呢,治外傷的醫已經用完了……唉!"

孫宇知道中醫里的"傷風",就是後世的"感冒",這病在這個時代雖然是會死人的,但也不算很難治,只要有yao,通常都能yao到病除,心里就安穩了下來.

楚云叫來了一個小童,吩咐道:"桂枝兩錢,白芍兩錢,生姜兩片,炙甘草兩錢,紅棗十枚,加六碗水用大火煮成兩碗,去nong來……"

那童子應命去了,不一會兒湊齊了yao材,拿了個土鍋在屋後熬起yao來,yao香撲鼻而來.孫宇將調皮蘿莉輕輕地放在屋角,靜等感冒yao熬好.

就在這時,葛坡塢里突然響起了梆子聲,"啌啌啌"的聲音煩人之極,回dang在孫宇的耳邊,擾得他心里一片煩1uan.

孫宇不用猜也知道,該死的何儀,黃邵這兩個家伙又跑來攻打葛坡塢了.孫宇忍不住想道:哥真的變成名偵察柯南那個惹事包了,不論走到哪里,都會碰上打仗.

昏睡中的調皮蘿莉也醒了過來,她張開無神的大眼睛,輕聲道:"好像是梆子聲哦,要打仗了哦,有好玩的事……情了哦,我也要去玩哦."

我暈,你就不能少"哦"兩句,聽你說話比聽梆子聲還要讓人郁悶.孫宇將手掌捂在調皮蘿莉的額頭上,柔聲道:"好好養病,一會兒喝了大夫開的yao再睡一覺,明天醒過來你就可以玩了,我去把來犯的敵人解決掉!"

調皮蘿莉昏昏沉沉又睡了過去.

孫宇拜托楚云大夫看好調皮蘿莉,自己提了鐵槍,出屋想騎上小白馬,結果小白馬一撅屁股,把他給掀了下來……寶馬識主,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騎的.孫宇摔了個屁股蹲兒,又不好和小白馬一般見識,只好哭笑不得地步行向葛坡塢的正men口走來.

這時塢men已經進入備戰狀態,數百名獵戶拉著獵弓,瞄著堡外,孫宇也想擠上牆頭去.鄉勇們知道他不是敵人,也就讓他上了牆頭.只見塢外人影晃動,大約四五千黃巾賊圍了過來,將葛坡塢的正men堵得水泄不通.

黃巾賊前有兩員大將,兩人都是四十來歲的健婦,一個長得像母長頸鹿,一個長得像母河馬,反正那樣子都是足以打馬賽克的.

母長頸鹿走到葛坡塢前,大聲喝道:"許定,還不如來受死?你姑又來了!"

葛坡塢men大開,許定提了一把長刀,步行出去,大叫道:"黃邵,今日定斬汝頭."

兩人的對白都沒什麼營養,孫宇無聊地打了個喝欠,心想:這樣的廢渣敵人,我一出手就可以干掉,我先看看戲,一會兒出去裝b踩人打臉.

這時黃邵身上紅光一閃,頭頂上跳起"山賊"二字,挺起一把仆刀沖向許定.許定身上也是紅光一閃,頭頂跳起"刀將"二字迎了上去.

兩人在塢men前翻翻滾滾地打了起來,紅光1uan飛,一時半會打不出個結果.

孫宇心中暗歎,這個許定比起許禇來差了十萬八千里遠啊,難怪在另一個平行世界里許定一點名氣都沒有,太沒勁了.照這個勢頭,何儀一出手,許定就得敗退回塢來,然後變成兩邊的士兵大混戰,又nong出一堆傷員.

果不其然,那邊的何儀看得心煩,身上也是紅光一閃,亮出"山賊"二字,挺著把仆刀要來雙戰許定,許定心中一慌,拖刀就退,塢頂上1uan箭she下,幫著許定斷後.

何儀和黃邵只是紅se將領,面對幾百把獵弓1uanshe也不敢輕易冒進,便退了幾步,眼睜睜地看著許定逃回了葛坡塢.

塢外的黃巾賊一起嘻嘻哈哈地笑了起來,嘲笑道:"許定,咱們三天兩頭來這樣羞辱你一次,你這人也忒好玩了,每次都厚著臉皮出戰,又厚著臉皮逃走,哈哈哈哈!"

許定怒道:"恨雙拳不能敵四手,若我有個幫手,何俱你們二人?"

塢外的黃巾賊只是嘲笑個不停.

孫宇心想:上次我拿袁術的敗將們練了百鳥朝凰槍的"百鳥"一式的實戰,得到不少實戰心得,今天該練習一下"朝凰"了,實戰練習的機會不要白不要,不可錯過.

他本來在牆頭上,此時向前一個大步跳出了塢牆之外,碰地一聲雙腳落到地面上,大笑道:"可恥的賊子,許塢主只是戲耍你們罷了,對付你們這樣的貨se,只需要派出我這個男人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