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第247章



在關家大宅的幾天,馨馨都是跟著團團瘋進瘋出,調皮搗蛋,頗有上房揭瓦的趨勢.關家兩老樂呵呵的看著這些孩子調皮,也不阻止.

在關家老宅又呆了兩天,關林的假期結束了,不得不回市.

離別在即,馨馨抱著團團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就是不讓走.

"多多,不要走,馨兒不讓你走,嗚嗚嗚,馨兒會,會乖,你不走好不好?"

團團一臉心疼地給丫頭擦干眼淚,為難地轉過頭看了他爸爸媽媽一眼.

此時劉沁也很頭疼,她就不明白了,怎麼才回來沒兩天,馨馨這丫頭怎麼就那麼粘團團?

"呵呵,團團,馨馨那麼喜歡你,你留下來給三伯母作兒子吧?"刑晚兒靠著房門,打趣地道,"反正你爸媽還有嘟嘟和豆豆,少你一個不少,多你一個不多."

團團不高興地抿了抿嘴.

劉沁白了她一眼,"你這人,怎麼話的?你女兒在哭耶,你也不哄哄?"

"那也得哄得住才行啊?"刑晚兒攤開手,看著剛到她大腿高的丫頭,無奈極了.

最後還是團團把馨馨哄睡了,才得已脫身的.

"馨馨,以後哥哥會經常回來看你的,醒來要乖乖的哦."團團在她耳邊輕聲叮嚀.

丫頭不知道聽清了沒,在夢中皺起秀氣的眉頭.團團將它們輕輕撫平,這才依依不舍地走了.

劉沁看他一步一回頭的樣子,搖搖頭,孩子忘性大,回去過一段時間後,也不知道他還能記住他這個堂妹嗎?

回到龍野大隊後沒幾天,羅德政委攜著新婚妻子歸隊了.看著光煥發的新婚夫婦,還有那蜜里調油的樣子,劉沁覺得自己的擔心有點多余了.

不過她還是忍不住關心了一下,"安安,德哥他家里人對你好麼?"

"挺好的."想起羅老夫人拉著她的手叮囑她要好好保養身體好生個孩子的事,孩子,她的臉又微微燙了起來.

"那就好."劉沁笑了笑,徹底地放下心來.

"你們幾個屁孩不准再摘茄子枝上的花,聽到沒有?"眼看茄子就要開花結果了,卻被那幾個調皮把花給摘掉了,他們辣手摧花的行為把劉沁氣個半死.

"聽到了."三人齊聲回答.

團團立即把手背向後背,手上的花往地上一扔,不動聲色地用腳踩了上去.

劉沁如今對這幾個人完全不放心,在關家老宅時,也不知道他們太奶奶太爺爺怎麼寵的,回到山區後一個個變得調皮無比.前天,劉沁把菜心中間嫩嫩的部分摘了,當時嘟嘟就蹲在她旁邊,問她為什麼.當時劉沁就解釋打頂,還和他們解釋了一些植物如番茄打頂的好處.

豈知第二天,幾個家伙竟然把她菜園子里的農作物全都禍害了,還美其名日打頂劉沁看著被糟蹋得不成樣子的菜園子,氣得她把他們幾個揪起來修理了一頓.

時安安阻止不了,只能干著急,"哎,你別急呀,孩子,慢慢教就好了."

"不給他們點顏色瞧瞧,他們都不長記性"劉沁下手沒留,啪啪啪.時安安聽得都肉緊.

為了讓他們珍惜糧食,知道農民不易,劉沁當晚決定餓他們一頓.不顧他們可憐兮兮的樣子,硬起心腸不給他們吃晚飯.

"媽咪,你不疼我們,我們不要你了,給安安阿姨當寶貝去"團團掛著眼淚,控訴道.其他兩只附和著猛點頭.

劉沁氣樂了,"好呀,你們去,媽咪也不要你們了."

幾只包子傻眼了,他們沒想到媽咪那麼狠,不要他們就不要他們了.

然後劉沁把大門一鎖,拿著鑰匙回房蒙頭就睡,對坐在沙發上裝可憐的幾個孩子視而不見.第一次見劉沁發這麼大火的幾個包子嚇著了,豆豆哇的一聲就哭了起來,緊接著團團和嘟嘟也跟著掉金豆子.如果剛才被打屁屁的時候,幾只還不以為然,現在卻是真正知道怕了.

"嗚嗚嗚,媽咪,豆豆害怕."

"媽咪,我們知道錯了,你不要不理我們好不好?"

"媽咪,是我不好,帶頭使壞,嗚嗚嗚,別不要我們,哇哇..."嘟嘟哭得最傷心,他一向粘劉沁,他也是最在意劉沁態度的那個.

劉沁扯開被子,看著圍在她床邊幾個哭了眼睛的包子,板著臉道:"這次真知道錯了?"

"嗯嗯嗯,知道錯了,團團/嘟嘟/豆豆再也不敢了."三只淚包趕緊保證,生怕保證晚了,他們媽咪又不理他們了.

"嗯,上來吧."劉沁掀開被子,讓他們陸續爬上床.她頭疼地看著被罩上面那些一片片的水漬和一坨坨不知名物質,唉,又得洗了.

"媽咪,別生氣了好不好?嘟嘟不是故意的,我真的只是想讓它們多結果給我們吃嘛."嘟嘟膩在劉沁懷里撒嬌.

"嘟嘟,並不是所有的植物都需要打頂的,只有番茄菜心棉花等一些植物需要打頂,打頂是為了讓側支生長得更好或者讓他們結更多的果實."劉沁拍拍他的背,決定和他講一些簡單的農業知識.

"嘟嘟知道了."包子很慚愧.

"還有你們兩個,以後不准再亂摘菜地里的東西了,知道不?"

團團和豆豆這兩只顯然被她媽咪的脾氣嚇到了,此時可不敢淘氣,忙點頭,"知道了,媽咪別生氣."

"媽咪相信你們都知道錯了,但懲罰不變,今晚的晚飯還是不能吃.不過媽咪陪著你們一起不吃."她是鐵了心讓幾個孩子記住這事,省得他們都是記吃不記打.

幾只包子聞,以為媽咪還在生氣,臉一跨.

劉沁讓他們靠在自己身邊,想起他們挑食的行為,決定和他們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的故事,順便講講她時候經常挨餓的事.希望他們聽完後能明白食物的珍貴,不再挑食.

聽完後,豆豆兩眼含淚,十分同地:"哦,媽咪,你是因為沒飯吃才來我們家的嗎?"

劉沁聽後,直接吐血.她決定啥都不了,擁著他們睡覺.

關林晚上回來的時候,在房間里看到的就是這幅親子圖.他將妻子兒女都親了親,才把他們叫醒.

"爸爸,你回來了?"豆豆一睜眼,就看到親愛的爸爸,驚喜極了.

"肚子好餓哦."團團揉揉肚子,嘟嚷著.

"媽咪了,今晚不許吃飯."嘟嘟心地看了劉沁一眼,見她不反對,才輕聲道.

劉沁假裝沒有看到嘟嘟的試探.

"怎麼回事?"關林挑挑眉,"你們又調皮了?"

"我們今天把媽咪菜地里的菜的主芽都摘了."團團低著頭,囁嚅道.

關林摸著幾個孩子的頭,聽著孩子們你一我一語地把過程複述了一遍.

"爸爸,我們真知道錯了,你讓媽咪別生氣好不好?"嘟嘟這次真的怕了,搖晃著關林的手,讓他幫著求求.

"嗯,知錯就改,爸爸知道你們是好孩子.我相信你們媽咪也是這樣想的,對不對?"關林看向劉沁.

劉沁揚揚眉,決定在孩子面前還是給他長長臉好了,不過...

"媽咪早就不氣了,不過今晚媽咪堅決不煮飯."

"爸爸?"餓極的團團滿眼渴望地看著他.

"你媽咪成天做飯也累了,爸爸決定今晚給你們下廚去."

"哦也..."幾只興奮了.

關林朝劉沁促俠地笑笑,湊近她,"老婆,想吃我煮的東西直接嘛,用不著這麼迂回的."

"去下你的廚去吧,老娘等著吃呢."劉沁橫了他一眼,啐道.

劉沁那含媚的眼神微裸的**讓關林心神一蕩,他含住劉沁的耳垂,舔了舔,劉沁的心房顫了顫,身體里一陣電流橫掃而過,渾身一軟.

關林順勢抱住她,低語:"一會給你做飯,今晚你可得負責喂飽我哦."

幾只包子劫後余生,正高興呢,渾然不知父母已然動.

"爸爸,做飯去吧,去吧,團團好餓,餓死團團啦."團團抱住關林的腿,催促.

"好好好,做飯,喂飽你這只飯桶."關林放開劉沁,將大兒子抱起來,笑道.

"團團不是飯桶啦."家伙抗議.

"一天吃四五頓,吃得比豬還多,不是飯桶是什麼?"這孩子一逗就哇哇叫,太好玩了,難怪孩子的媽成天以逗他為樂.

"那團團今天少吃半碗好了."聲音很委屈.

"呵呵,那你今晚不要吵著要宵夜."

晚飯吃不飽,要不要吃宵夜呢,團團對手指,很糾結啊,萬一到時肚子餓怎麼辦?

"不吃就不吃.男子漢大豆腐,到做到"家伙把頭一擰,很有骨氣的樣子.

"媽媽弟弟妹妹,給爸爸做個見證."關林發現自己被老婆帶壞了.

"哥哥,我們支持你,少吃半碗飯因為你再吃下去,就要變成肥豬了,笨笨"豆豆在一旁喊著加油.

"是呀,每頓少吃點吧."嘟嘟也深以為然.

最後一天了,粉再不用就過期了哦,都砸過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