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第239章



十個月時候,包子終于能獨自站立了.

那天,劉沁把三個家伙放養在房間里,她自己則在一旁放著音樂打著毛線.任由他們在地毯上爬來爬去,追逐著毛線.而她則時不時地關注幾眼,突然,有次抬眼時,她被團團吸引住了.

只見那家伙扶著床沿站了起來,可能是瞧見了床上的風景,嘎嘎笑了起來.胖手一伸,抓了一件東西,劉沁細看,原來是一把梳子,早上的時候她隨手扔給寶寶們玩的.

然後團團放開了床沿,站在那雙手拿著梳子玩了起來.劉沁不動聲色地觀察著,沒多久,他可能站得累了,一屁股坐在毛毯上.可能是反作用力讓他的屁屁有點痛,但沒見著有大人緊張地把他抱起來,心啊肝啊的叫,于是扁了扁嘴,也不哭,爬到弟弟妹妹處一塊兒玩耍去了.

劉沁笑了笑,孩子嘛,就得這樣做,學爬學走,哪沒有點磕磕碰碰的呀?只要孩子沒什麼大礙就行,不能嬌著養.有點風吹草動大人就緊張,沒得把寶寶給嬌慣壞了.本來孩子也沒覺得有什麼的,卻被大人的模樣嚇著才哭了起來.

包子們健康長大真不容易,寶寶的脈很細,不好把.只能通過他們的便便尿液眼屎等況是否正常來判斷寶寶的健康,上火了還是虛寒了等等.而且因為喂的是母乳,劉沁吃的許多東西都會影響到寶寶們,所以她現在連很多東西都忌口了.像川菜之類的,根本就不能碰,害得每次劉沁一想到就口水直流,心中暗暗發誓,等寶寶們斷了奶,她一定要吃個夠.

吃過飯,謝嬸捧了兩大疊水果上來,可是誰也沒有碰.

"真決定了?"細嘬了一口茶,關老爺子看了關林一眼,淡淡地問道.

"是的,我想再拼幾年."三十歲後在部隊里做個高級教官之類的,如果能晉升將中將,那是最好不過的了.這樣的話,老婆孩子就不用太擔心了.不過這只是他心里的一個目標,努力就是.

"爸,我看阿林的想法可行,此次建立龍野特種大隊,是阿德在抓,初步預計是五六百人左右.是個不錯的發展方向."關明眼光很毒辣,一眼就看出其中關鍵,羅家插腳進去了,楚家姑爺也就是沁她哥也參與了,若加上他們關家,發展前景非常看好,至少沒有人敢使絆子.

其他關家男人也附和,此事就這麼拍板決定了.

"也好,隨你吧."關老爺子很滿意,孫子有好的前途,不啃他的老關系老本,他比什麼都欣慰.

"嗯,沁和寶寶們也會跟過去."關林看了劉沁一眼,出昨晚他們商量好的計劃.

此話一出,關家炸開了窩,關奶奶第一個跳出來反對,"團團他們還那麼,怎麼能去那麼偏僻的地方?而且去到那邊,沁一個人也照顧不來啊."幾個包子如今可是她的心頭肉,每天一睜眼必定要看一看的,如今關林要帶走他們,不亞于挖走她的心肝.

"奶奶,我知道您舍不得,實話,我也舍不得離開你們,但寶寶們的成長怎麼能離得開爸爸呢?我大哥大嫂也在那邊,我忙不過來的時候,讓大嫂搭把手還是可以的.您就放心吧,不會委屈這幾個寶貝蛋的."劉沁蹲在她面前,握著她枯老的手安慰道,"奶奶,您放心,市離這不算遠,一有空我們就一道回來看望你們.而且晚兒如今也懷有八個月的身孕了,再過兩個月,家里又添寶寶了."

"我不同意,你們不要了,我不舒服,去屋里躺躺了."關奶奶一時之間很難接受,一想到寶寶們都離她而去,她就覺得心時空落落的.

"這事先這樣吧,讓她靜靜,給她時間消化這消息."關老爺子歎了口氣.

接下來幾天,關家大宅的氣氛一直都很壓抑,連三只愛調皮搗蛋的家伙也安靜了許多.關奶奶每天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寶寶們,直到睡覺,一整日都沒有離開過她的視線范圍.晚上若不是幾個家伙鬧騰得著不肯呆在她的房間里,恐怕她連睡覺都要把他們放在床邊.

看到這個況,劉沁心里很難過,卻又無可奈何.

第四天的時候,關奶奶叫來了劉沁,歎了口氣道:"唉,我果然是老了啊,才照料了他們幾天,身體就累得荒."

"奶奶才不老呢,你身子骨硬郎得很.再過十來年,等明皓長大娶了老婆,再給你生個胖娃娃抱.明皓,你是不是?"

明皓用力地點頭頭,奶聲奶氣地道:"太奶奶,以後明皓給你生一窩娃娃,你喜歡抱哪個都行."這樣,太奶奶就不會因為抱不到娃娃而傷心了.

"呵呵,咱們明皓乖."關奶奶轉過頭對劉沁道,"唉,希望吧.孩子離開父母確實不好,等阿林出發時,你帶著幾個孩子一塊兒去吧."她的語氣中充滿了不舍.

劉沁吸了吸鼻子,用力地點了點頭.

"你真的決定隨軍啊?聽軍區都是一些山旯旮耶,你跟著過去能適應嗎?"時安安一聽劉沁要隨軍,驚訝極了.

"呵呵,你可別忘了我是農村出身,哪里會有適應不了的問題?"劉沁笑笑.

"拜托,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這些年來,你可以得上是過得養尊處優了.俗話得好,由分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你確定你還能過回那種日子嗎?"時安安翻翻白眼.

"試試不就知道了,而且軍區里哪有你得那麼簡陋?"劉沁想了想,問道:"安安,你和夜殤的事處理得怎麼樣了?"

"不怎麼樣,他不肯分手."時安安苦澀地道.

"那你建議他結婚啊,反正結了婚還是可以打拼事業的嘛."結婚和打拼事業又不沖突.

"他他怕分心,而且他想結婚前在京城二環內買一套房子當婚房."

"他家現在在T市的夜總會開得不是挺好的麼,一兩百萬的首付應該隨便都能拿得出來吧?"夜薰經營的那店去年回去的時候她還去光顧了一下,感覺生意挺不錯的呀.這樣的家境還會缺買房的錢啊?

"他不想靠家里,想憑自己的能力."時安安很灰心,她現在是真的累了.不想和他再糾纏下去了,她想找個疼自己的人,結婚生子,這樣的人生才會圓滿.她是個傳統的女人,不是一個很有野心事業心的女人.在她的想法里,人生的哪個階段該發生什麼就發生什麼,該做什麼就做什麼,這樣的人生才不會有遺憾.

暈,以前她從來不覺得夜殤是個酸腐之人.現在聽了他的一些論,劉沁真覺得這人酸透了.拜托,好的家境和良好的社會關系也是本身能力的一種,他什麼靠自己的能力賺錢買房,狗屁沒得耽擱了人家女孩子的青春,誰知道你要奮斗多少年才買得起房啊,十年八年?三年五年?誰有那麼多的青春浪費在你身上?

"老實,我建議你們分了吧.看你們糾結了這麼久,我都累了.既然他不想珍惜你不想抓緊你,那就各走各的.三條腿的蛤蟆難找,兩條腿的男人不大把?他真當你除了他就沒要可挑了"劉沁第一次出她的明確立場,之前時安安他們怎麼鬧,她都不表態.現在她實在看不下去了.

"了,他不願意不承認,我沒辦法."

劉沁靈光一閃,"你和我們一道去龍野營區吧,讓他冷靜一下也好,你現在越逼他他就越逃避.你呢,就去散散心,順便幫我帶帶孩子,三個調皮蛋呢,我真怕到時候我照顧不來."

時安安很心動,"可是,我那工作..."

"得了,你那工作,你當我不知道呀,彈性大著呢."劉沁撇嘴,"去啦去啦,一起去.聽那的風景不錯呢,村子里的人不怎麼和外界接觸,民風很淳樸."

時安安咬了咬牙,點頭,"好吧,回頭我給上頭打個請假報告."

"耶,太好了."劉沁很高興,這次不但幫了德哥,還給三個包子找了個免費保姆.她看得出來,安安不是對德哥沒感覺,只是不敢罷了.

關林知道他祖母一定會妥協的,所以早就打了報告要了一套一樓兩室一廳一衛一廚的房子.在關奶奶松口的第三天,關林帶著老婆兒女辭別關家大宅,前往龍野營區.

劉沁帶的行李有點多,除了一家子的衣物之外,最多的就是一些藥品和補品,這些都是關奶奶准備的.怕到了那地方,委屈了寶寶.太叔公夫婦留給她的東西,劉沁也是貼身帶著的,人到哪東西就到哪,每搬一次家就挪一次窩.

或許是感覺到離別的氣氛,幾個餃子是哭著被打包走的.劉沁上了車,回去看了一眼住了兩年的老宅,心里歎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