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第235章



去求劉沁?黃戴怎麼想怎麼膈應可是讓她放棄這個呆在京城協和的機會,她又覺得不甘.最後她還是咬牙來到四樓的貴賓病房,可惜卻被人擋在門外,未能如願.

一連三天都是如此,想想劉沁再過兩天就要出院了.黃戴跺跺腳,咬了咬牙就前往周副院長的辦公室.

"你怎麼來了?不是叫你以後都不要來找我的嗎?"周胖子氣急敗壞地反問,對于這個他玩過的破鞋和衰人,他實在不想再有什麼牽扯.

越是位高權重的人越是怕麻煩,這麼明顯的態度,黃戴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呢.不過她在心里冷笑,請神容易送神難,利用完她就想把她踢走?他想得倒美

黃戴輕笑,一改往常煙視媚行的姿態,"周副院長,我聽從了你的建議想找劉沁談談,但奈何不得其門而入啊.不知周副院長願不願意幫我這個忙呢?"

"黃女士,這些事我是不會插手的,你得自己去想辦法."周胖子一臉鐵面無私.

黃戴輕哼,這人狠起來翻臉倒快,不過你不仁就別怪我不義了."周副院長,俗話,一夜夫妻百夜恩,這點忙你也不肯幫?"

"嘿,笑話,我周志瑞操過的女人不計其數,要是每個我上過的女人都纏著我要做夫妻,那我豈不是有上百上千個老婆了?沒什麼事你就趕緊走吧."周胖子的動作像在趕一只煩人的蒼蠅般.

"周副院長,別急著趕人啊,你先看看這個再吧."黃戴從隨身包包里拿出幾張照片,扔在他的桌面上.

周胖子的神色從吃驚轉為難看,他努力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和軟地道:"戴,乖,別這樣,把底片和照片都給我吧.那人你惹不起,晚點等這場風波過去,我再給你安排進另一家醫院,只是比協和略差而已."

這時候叫戴了,不是黃女士嗎?遲了."這事不用你操心,只要你讓我和她見上面就行了."

周胖子焦灼地在辦公室走來走去,黃戴這招明顯是要拖他下水啊.他很清楚,她此去肯定是沒有好結果的,到時走投無路的她將照片在眾人面前一抖,他也得跟著完蛋操,早知道這麼麻煩他就不碰這騷娘們了.

"怎麼樣周副院長,考慮清楚沒?"黃戴蹺著二踉腿,好整以暇地問.

"你先把底片和照片給我,要不然,休想從我這里得到任何幫助."橫豎都是一死,既然她不給他活路,就別怪他也掐斷她的活路了.

"周副院長,你未免也想得太天真了吧?還是你將我當成傻子了?實話告訴你,如果我無法留在協和,那麼你也討不了好."著她揚了揚手上的照片,見他臉色都變了,得意一笑,"其實你何必連個忙都不幫呢,我和劉沁是同學,她早產是意外,攝相頭不是什麼也沒照到麼?只要我幾句服軟的話,她一定不會追究的,以前我都是這麼過來的."到最後一句,她咬牙切齒的.

這女人明顯不見棺材不掉淚,也罷,讓她見見也好讓她死了這個心,"行,我去安排,但我更多的是建議你聽從我的安排,金立醫院雖然是一個私人醫院,但里面的福利設備什麼的都不錯的.把你安插進去對我來輕而易舉,你又何必去冒這個險?"

哼,金立醫院怎麼能和協和這樣的國立醫院相比?(此乃杜撰)不過她臉上卻不露聲色,"這個自然."

羅德陪他**媽來協和醫院做個檢查.

"阿德,我都了我身體沒事了,你還偏要來,這下你放心了吧?"羅老夫人一臉無奈,"兒子呀,你要是真為我好,就趕緊討個媳婦吧,讓我就算去了地下也好安心啊?"

"媽,你會長命百歲的.而且緣份未到,這事急不來的."羅德淡淡地道.

"唉,你還在怪媽當初做那事?"

"沒有."

想起那見錢眼開的女人,羅老夫人覺得頭痛,不禁氣悶道:"算了,回去吧."

德腳步頓了頓,然後才繼續走,將他**送上私家車,道:"媽,你先回去吧.阿林的媳婦在協和醫院產下了三個孩子,我去看望一下."

"好,去吧,晚點記得回家吃飯."

車開了,羅老夫人隔著車窗看著挺拔的兒子,歎了口氣,她家阿德怎麼就那麼命苦呢,攤上了那麼個女人後,就不再談感了.想起前兩天見到的關老夫人,她就一陣感慨,當初她還不看好他們娶一個鄉下女孩,想不到那女孩還真爭氣,一舉生三個.羨慕死她了,想起老閨蜜臉上耀眼的笑容,她益發覺得,或許她該降低條件了,門當戶對不重要,重要的是女孩子身家清白,品性端正.

羅德去買了一速百合,然後就往住院部走去.

時安安風塵仆仆地趕到協和醫院,經過通報,進入VIP病房.看到劉沁正逗著孩子樂呵,心里松了一口氣,"你怎麼搞的,來做個產檢也能整出早產這事.還有,這麼大的事也不通知我一聲,要不是那天我陪我媽去逛你家的超市時遇到劉媽媽,還被你蒙在骨里呢."

面對安安的不滿,劉沁苦笑,拜托,你當我願意遇到這種破事啊?

"後來不是沒事了麼."劉沁陪笑.

安安不理她,看著她懷中的寶寶好奇地問,"這是老幾?"

提起寶寶,劉沁就來勁,她笑道:"這是老2,大名叫關云軒,名嘟嘟.安安,這家伙可好玩了,如果我一他長得丑,他立即哼哼來抗議,屢試不爽."

"來,瞧瞧."見她一臉好奇外加不姓,劉沁不服氣,"嘟嘟長得好丑哦."

果然,她懷里原本吃飽睡好的嘟嘟,立即發出輕微的呵哧聲.

沁一臉得意.

時安安無語,怎麼會有這樣的媽媽?"嘟嘟在睡覺啦,你就不要打擾他了."

"嗯,等他睡沉一點,我就把他放嬰兒床去."

"其他兩個寶寶呢?"

"在那邊睡著呢."劉沁指了指離她不遠的嬰兒床.

時安安輕手輕腳地走過去,看著兩只睡覺時在吐泡泡的娃兒,臉上露出羨慕的神色.

"喜歡寶寶干嘛不早點結婚要一個?而且你和夜殤兩人認識的時間也超過十年了,還有什麼可猶豫的嗎?"劉沁不解.

時安安苦笑,她倒想早點兒結婚,可是..."現在我們都處于打拼事業的初級階段,哪有時間來考慮這個啊,等格局打開了再吧."

她的神透露的信息和她的話明顯不符,劉沁猶豫了一下,還是問道:"是不是夜殤那邊出問題了?"

時安安癱在床上,睜著眼看著雪白的天花板,"他還不想結婚."

"他打算什麼時候結呢?"

"他過三五年吧."

"屁,誰結了婚就不能拼事業了?而且你要真等了三五年,難保中間不會出現變故."對于這麼無理的要求,劉沁怒了.讓一個女孩子等他三五年,他也真能得出口

時安安沉默.

"你打算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安安歎了口氣.

周胖子要做事,效率還是挺高的,擰開高級病房的門,黃戴笑了.

"黃戴,你怎麼進來了?"劉沁吃驚地看了她一眼,語氣很不善,"你給我出去,這里不歡迎你"

"劉沁,別這樣,咱們好歹也是同學一場嘛.你不能因為一場意外就對我趕盡殺絕啊."黃戴擺出一副可憐相.

這人臉皮真夠厚的"意外與否,我不想多."趕盡殺絕?那麼誇張?要真是這樣,她今天就不會出現在她面前了.劉沁知道關林會處理這件事的,她從來也沒過問過.

"你們沒有證據,憑什麼把屎盆子扣在我頭上?"見她態度強硬,黃戴不甘地反問.

"人在做天在看,是不是誣陷你心里清楚."

黃戴疾口不接這個話題,"劉沁,你已經有了那麼多東西了,高學曆好容貌好家族還嫁了個好老公,為什麼不能高抬貴手放過我?而且那場意外發生後你不是沒事麼?干嘛死抓著這事不放?"

劉沁頓時氣樂了,她沒事這話是她用來安慰別人的,可不是給她當借口的."我沒事不代表你可以抹殺對我的傷害.三四條人命在你眼中是什麼?"

"不是沒鬧出人命麼不管怎麼樣,你不能讓我丟了這份工作"黃戴倔著臉.

劉沁發現和這樣的人真的不能勾通,不能?憑什麼她認為自己不能?別以為每次惹完她都會安然無事,把她的不計較當成了好欺負"

你出去這里不歡迎你."只讓她丟工作已經算好的了.

此時門外被意外調走的兩個護衛匆忙趕回來了,聽到房里的爭執,趕忙打開門進來,架了她就往外走.

"劉沁,你不能這樣對我"黃戴惡毒地看著劉沁,叫得聲嘶力竭,掙紮著想撲上來.可惜為時已晚,被那兩個壯漢給制住了.

劉沁不理她,護衛將她拖出去後,時安安將門給關上,隔絕了外面噪聲.

"怎麼有這麼瘋狂的人?你啥時候得罪她了?"時安安看她剛才那瘋狂的樣子,心有余悸.

劉沁苦笑,"我不知道,你信麼?"她自己也是莫名其妙啊.

"明白,原來你是太優秀了,所以招人妒恨啊."時安安點了點頭.

劉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