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第231章



原來是這事啊,其實她心里也一直嘀咕這事,不過當事人既然沒提出來,她也不好意思過問太多.如今她既然叫自己幫瞧瞧了,那她也就能放開了.畢竟關自在這人人還是挺好的,她也希望他們夫妻兩人能過得好.

"我先幫你瞧瞧吧."劉沁先給她把了脈,又問了一些日常生活問題.她皺了皺眉頭,沒什麼大問題啊.怎麼會一年多了也沒有受孕呢.

"你月經正常嗎?"

"呃,不太正常,有時提前有時延後."想了想,她不好意思地道:"大姨媽來的時候,我肚子隱隱作痛,腰也酸,那個也有血塊."

月經不調?的確和脈相吻合."你們夫妻房事正常嗎,頻率如何?"

刑晚兒臉的,有點無措地看著她,結結巴巴地問道:"這個,這個,要嗎?"事關自家男人的雄風問題...

劉沁肯定而嚴肅地點了點頭,她這不是八卦,是在找尋問題所在.

"嗯,那個,挺正常的,我們一個星期兩三次吧."吱吱唔唔地完,刑晚兒偷偷窺了劉沁一眼,見她神色沒有什麼異常,這才放下心來.

不過心中卻滑過一抹失落,剛新婚那會,她家那位也熱衷于拉她上床做運動,只是後來不知怎麼的,就不愛和她運動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唉.其實按她一慣的作法,肯定是不依不饒地鬧將開來的.只是關自在每到下班就回家,也沒出去拈花惹草,完全沒有外遇的跡象,也讓她百思不得其解.

刑晚兒不知道,正是因為她每次那個過後都迫不及待地去浴室沖涼,讓關自在很郁悶,覺得她嫌棄自己的體味啥的.所以才越來越不想搭理她的.

劉沁笑了笑,她也沒想到一向大大咧咧的刑晚兒也會有這種表,真該讓關自在自己來瞧瞧,省得他老是抱怨自己老婆是個暴力女.

夫妻生活正常,嗯,排除這個.她突然想起上次和刑晚兒關芝潔出去逛街那會,晚兒一下子就買了兩大瓶的膚陰潔.遂問道:"晚兒,你是不是經常用膚陰潔清洗那里?"最好不是她想的那樣...

刑晚兒不明所以,但還是老實地回答道:"嗯,是啊,每天洗澡的時候都會洗一下吧,還有就是每次那個過後,也會洗一下."

劉沁滿頭黑線,原來一切症結都在這,她還想呢,晚兒生活很規律,身體也挺健康,怎麼就...

看到劉沁這個表,刑晚兒再遲鈍也發現問題不對了,有點不安地問道:"怎麼了,有什麼不妥嗎?"

劉沁歎了口氣,和她道:"你身體沒什麼問題."

"那怎麼..."嫁進關家那麼久都沒有喜訊呢.

"所有的症結都出在你太愛乾淨了.你知不知道,你如此頻繁地清潔那兒,會導致陰/道酸堿平衡被打破的?從而導致月經不調菌群失衡以及白帶異常等等."

劉沁一口氣完的時候,刑晚兒呆了,她從來不知道愛乾淨也是一種錯.難怪她越洗下面的味道越怪,越怪她膚陰潔的用量就越大,從而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

"從來沒有人和我過這個."她以為那些問題都是問題,也羞于去醫院檢查.嫁人之前她完全沒有這類問題的,都是結婚後才有的,她本來以為是關自在的問題,但現在看來卻不是...

劉沁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現在知道也不遲,待我開副中藥給你將身體調理好.那些清洗液你別用得那麼多頻繁了,每個月用上一兩次就行了."劉沁突然想到她以前調制的一款藥,有溫宮散寒,疏肝益腎,活血養陰等多重功效.于是她忙道:"對了,我那有一款中藥丸,挺適合你用的.呆會我就去拿給你."

刑晚兒點點頭,遂對劉沁感激道:"沁,這次多謝你了."

劉沁不敢居功,這些都是問題,去醫院檢查一下就能出來了.只不過她臉皮薄不願意才耽擱至今而已.

解決了這個掛在心頭的麻煩,刑晚兒很高興,心里對劉沁很感激.加上兩人年齡又相仿,同是關家媳婦,彼此話題也多了起來,和劉沁對話時都透著一股親近.劉沁自然樂意了,大家同住在關家老宅,抬頭不見低頭見的,相處好了心都會變好.

刑晚兒挽著劉沁下樓,兩人有有笑的,劉沁更是細心地將女人生活上應該注意的一些細節的疾病拿出來和她細,聽得刑晚兒點頭不已.

劉沁懷孕五個月的時候,肚子比人家懷孕八個月的那些還大.站著的時候已經看不到自己的腳了,走路腳向外翻,每次走動的時候都像捧著一個球,讓一邊看著的人膽戰心驚的.偏她還一副沒事人的樣子,讓眾人為她捏了好一把汗.好在她不是個好動的人,關家眾人才能稍稍放下提著的心.

大四了,時安安念的是中文系,即將畢業,拒絕了家里給她安排的一份市報社里的工作,陪著夜殤留在北京.劉沁此刻又在北京待產,倒方便了兩姐妹的來往.

"沁,真羨慕你.我們初中那麼多同學,恐怕就數你過得最好了."時安安摸了摸她隆起的大肚子,眼色迷離地感歎道.

扣扣,門響了,劉沁剛想站起來去開門.卻被時安安按住了,"你坐著,我來,挺著這麼個大西瓜,我都怕了你了."

劉沁摸摸肚子,笑了笑.

原來是謝嬸端著一些點心之類的吃食和水果上來了.甫一放下,劉沁就拿起一個蘋果啃了起來.她現在對自己的食量也很沒辦法,她一天要吃五頓,比豬還能吃.這五頓還不包括飯後的點心水果.而且她本人為了寶寶的健康發育還不能挑食,就拿蘋果來吧,她真的挺討厭吃的.但如今她還是一天啃四五個下去.

沒幾分鍾,她就消滅了兩個半斤重的蘋果,外帶一個豆沙包兩個蓮蓉包,看得時安安驚歎不已.

劉沁羞赧地住了手,肚子貌似還有饑餓感,"那個,是不是吃得有點多了?"

何止有點多,是很多好不好不過這話可不能出來,時安安只好尷尬地笑了笑,"懷孕嘛,在所難免,能吃是福,能吃是福."她現在終于知道她的第二層下巴是怎麼來的了.看著圓了一圈的劉沁,時安安暗自感歎.

"對了,你工作不忙嗎?怎麼有空來看我?"劉沁才想起來,貌似安安現在是在十月雜志社工作來著.

"沒事,不怎麼忙,只要我按時交稿就行了."時安安渾不在意地道.

嗯,工作挺自由的,也適合安安的性子.劉沁暗想,"那夜殤呢?我都好久沒見過他了.來北京那麼久,也沒機會約你們出來吃頓飯,要不是你來看我,恐怕我們都難見面呢."現在她要出個門,難哦.

而且如今她住在關家老宅,也不方便帶朋友回來.要不是時安安和她同姐妹,她也不會邀請她來的.

起夜殤,時安安眼中劃過一抹車黯然和茫然,轉瞬即逝,但還是被劉沁捕捉到了.

"他啊,估計在忙吧."時安安笑道,裝作若無其事地道.

"發生什麼事了?"

"沒事,他就是忙了點."時安安不由衷.

劉沁不信,"你別騙我,有什麼事你就呀,我們倆還有什麼不能的?"

"真的沒什麼,你知道我是個藏不住心事的,要是有什麼的話,我早了."時安安堅定地搖了搖頭,直視劉沁,不閃躲她的注視.

劉沁狐疑,但她不想,她也不想勉強.

稍晚點,送走了時安安.

晚上睡前,關林從廚房里端來一盆用中藥熬制的熱水.仔細地給劉沁按摩腿部,她的腿越來越腫了,而且孩子胎動得厲害,晚上總是難入眠.

洗過了腳,關林想將她抱上床.卻被她拒絕了,"你扶我過去就行了,我現在好重."想著自己直線上升的體重,劉沁心很沮喪,特別是最近出現的隱形雙下巴.讓她感覺自己越來越像豬了.

"妖精,別就你現在這麼點體重,就是兩個你對我來也是輕松得很."完,一個公主抱,將她穩穩地抱了起來.

劉沁摟著他的脖子,感覺到他強而有力的雙臂,入眼的是他一臉輕松的樣子,臉不氣不喘,絲毫不見勉強.這才放下心來.

"關,我現在是不是變得好丑了?"洗澡的時候,她偷偷照過鏡子了,感覺自己就像一只大著肚子的青蛙,沒有一點女性的曲線,而且臉也圓圓的,沒有以前漂亮了,整個人看起來好丑哦.

著著她就哭了起來.

關林忙心翼翼地抱過她哄了起來,"哪有?寶貝最漂亮了,我從沒見過哪個孕婦像寶貝一樣漂亮的."

"真的嗎?"盡管知道他的話不真實,但聽他這麼一,劉沁的心就好了許多.

"真的."關林重重地點了點頭.

劉沁破涕為笑,"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有時候老想哭,嗚嗚嗚,關,你我是不是越來越任性了."著著她又哭上了.

"不會,寶貝最乖了.現在只不過是懷孕了,緒有點失控而已."關林細聲地安慰著她,隨手拿過一只枕頭,放在她身旁,讓她躺得更舒服一點.

"唔婦嗜睡,剛才還鬧著緒的劉沁,在關林的輕拍下眨眼就進入了睡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