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第229章



(求訂閱)

"爸,這是什麼?"

出嫁前夕,劉爸劉媽將劉沁招進房里,從鎖著的櫃子中拿出其中一疊本子紙張,遞給她.

劉爸笑了笑道:"這些都是給你的."

劉沁接過來翻了翻,明白這都是些財產房產證書,喉嚨頓時一哽,她喉嚨上下滑動了一下,"爸,媽..."

劉爸抬了抬手,阻止她,繼續道:"這張卡里有三百萬,密碼是你的名字.咱們家存款總額是一千萬,給你這些,別嫌少哦."後面的話,劉爸見氣氛有點凝重,就開了個玩笑.

劉沁猛地搖了搖頭.

劉爸微微一笑,"還有這些,路路通快遞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前年就要給你了,這個你拿著.對了,謝家村沙皇灘旅游開發區的那塊股份就不給你了,畢竟你是嫁到C市那邊去的,不方便管理啊.而且你手上還有龍臨閣的股份,沙皇灘這部分就留給你哥和你弟吧.至于咱們新投資的項目,T市中醫院的建設,我們劉家和王家俞家已經談妥並且動工了,我們家占了百分之三十四的股份,這是百分之十的股份,你也拿著.還有在T市,省會,C市的房產,每處給你一份."

"爸,我卡里還有近千萬呢,這些這些,都留給你們吧,我不要了."劉沁只拿了T市中醫院的股份,以及C市和T市的兩處房子.中醫院有太叔公夫婦的因素在里面,得拿.C市和T市都是她經常呆的城市,拿了也好有個落腳處.至于其他的,她倒沒在意了.

"胡,這些是給你的,你就拿著.你不怨老爸偏心不給你沙皇灘的好處就行."

"爸,路路通快遞公司我除了投了點錢外什麼都沒做,事全是弟弟做的,我也沒臉拿這個.況且這是家里的支柱產業,股份自然是掌握在哥哥弟弟手里的好."她是真心希望家里有個家族企業的,也不希望這些股權被分散.

"渾,你們都是我的孩子,哪能厚此薄彼?而且,這是你弟弟交待要給你的."

"是啊,沁你就拿著吧.這些東西給你,也是讓你在關家那邊更有底氣一點,不被人看輕."一直沒話的劉媽也勸道.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從明天起,女兒就是別人家的.女兒明天就要出嫁了,她既高興又失落.

劉沁了眼睛,默默地將東西接過來.

見她接受了,劉爸欣慰地笑了,接著便鄭地有聲道:"這就對了,記住,不管什麼時候什麼地方,你都是我們劉家的女兒劉家的姑奶奶"

"是啊,我們都老了,以後就指望你們幾兄妹了,你們可得互相扶持啊.在這世上,沒有人比你們更親了."沁這孩子一直都很乖巧上進,從到大,都讓她很放心,眨眼間,女兒就長大了,為人母了.劉媽看著長大成*人的兒女,歎了口氣,歲月不饒人啊.

劉沁只覺得自己心里脹得慌,眼睛澀澀的,仿佛有什麼噴湧而出般,除了猛點頭外,她真不知道在此時此刻能些什麼.

"九點了,快去睡吧,明天一早還要做漂亮的新娘呢.要是有黑眼圈就不漂亮了哦."

躺在床上,劉沁哭了,兩世為人,等的不就是這天麼?她終于為自己找到了一個好男人,明天,她的人生將進入另一個轉折點.想著家里一年比一年好的光景,劉沁覺得自己以及全家的努力都沒有白費.她相信,只要她細心經營,以後的生活必然也會和諧美滿的.

臨睡前,劉沁接到關林的一個電話.他在電話中細細叮囑她要按時休息,睡覺時記得蓋好被子,不要踢被子什麼的,空調要調到適當的溫度.睡覺後手機要放到書桌那,不要放在床頭之類的.

那嘮叨的樣子就像一個牢頭般,讓劉沁暗樂不已.

電話那頭關林聽到劉沁那不夠鄭重的回答,恨不得立即飛車過去好好盯著她一一執行這些事.但是不行,他知道這是習俗,劉爸劉媽今晚不會讓他們見面的.他只得按捺住心中的想法,明天,明天這女人就能重新回到他身邊了,他就不必如此擔憂了.

"我表弟,你也太緊張了吧?"王博難得看到一向沉穩的表弟有如此坐立不安的時候,遂取笑道.

關林白了他一眼,"你這是站著話不腰疼,等你結婚當爸爸的時候就知道了."

當爸爸?想到那個未成形的孩子,王博動作頓,眼中的一抹苦澀一閃而逝,不過他隨即掩飾了過去,笑道:"好你個關林,在我們兩個光棍面前曬幸福呢,得灌德哥,你是不?"

羅德,三十三歲,未婚,某集團軍的參謀長,羅家老爺子和關家老爺子是連襟,關系很好.而自,關林和羅德又玩得最好,兩人的感比親兄弟還親.只不過這十多年,羅德一直都呆在某部隊里,經常在國外出任務,甚少回國.

羅德笑了笑道:"呵呵,明晚吧,明晚我們努力灌他.今晚意思意思就行了,省得他明天睡過頭,起不來去接新娘子,這樣就悲慘了."

"德哥,你和他是一伙的,我真傻,竟然找你來對付他."王博搖了搖頭,佯裝一臉傷心地道.

羅德笑道:"別想那麼多,來來來,喝酒."

三人啥都不了,起酒來.

劉沁的三個伴娘,李格,時安安,范羽落,簇擁在她身旁.

百來米的毯,從路口一直鋪到家門.十里妝嫁女的場面,劉沁從沒想過自己也能有這天.伴郎是誰,她已記不清面孔.地毯兩旁的鄉親的面孔,她已模糊.她只記得,關林將她從家里牽了出來,牽著她的手,走上毯地,一步步穩穩當當地走向村口.潔白的婚紗,五彩繽紛的氣球,漫天的花瓣.

他們身後還跟著一堆抬嫁妝的,這些嫁妝值錢的,像房產股份之類的,已給了劉沁.擺給外人看的這些不過是一些電器衣櫃之類的罷了.不過饒是這樣,也讓村里的人看得眼不已.

村口那停了八輛豪華車以及一輛大型貨車,關林牽著她上了那輛粉色的蘭博基尼.

八輛車齊發,排成一字緊跟在蘭博基尼之後,場面很是壯觀.後面還跟了輛大型貨車,很不協調.

劉蘭抱著女兒,看著滿臉幸福的劉沁,心里卻升不起任何嫉妒,這就是她們的差距嗎?難道自己真的走錯了嗎?劉沁的幸福就像天注定了一樣,別人撼動不了分毫.

送走了新郎新娘,眾人都笑呵呵地回到劉家喝喜酒去了.此次劉家嫁女,劉富足席開百桌,全村的人,不管有沒有隨禮的,都請了來.好一陣熱鬧.

在日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關林劉沁這場巨大的婚禮場面,成了四鄰八鄉的典范,為眾人所津津樂道.誰家要是有女兒結婚了,眾人不免拿來和它比較一下,搖頭的同時又不免羨慕人家嫁得好.

劉家老宅又擴大了一倍,劉爸將南邊那塊將近六分的地兌了回來.以地兌地,再另外給了五萬塊.如今劉爸已經進了縣政府工作,要用職權干點什麼那是很容易的事,雖然他沒這麼干過,可外人不這麼想啊.那地的主人是個識時務的,懂得見好就收的道理,拿了白得的五萬塊,三下五除二的把地兌了.

所以劉沁出嫁,劉爸席開百桌,自家的場地完完全全夠用了.

傍晚時分,劉爸縣里的同事都到了,劉爸將他們迎上二樓,親自陪同去了.

且劉沁那邊,關林將新娘接回T市的住處不久,一架軍用直升機就到了.眾人上了飛機,朝京城方向飛去.十點,到了京城,下了飛機,就是一陣忙碌.

劉沁那天完全暈頭了,關林讓她做什麼就做什麼,敬茶敬酒,笑得臉都僵了.那麼多賓客的臉,她就勉強記住了幾個.好容易,應付完一堆鬧洞房的人,她累得躺靠在床上不想動.

"乖,起來脫了旗袍再睡吧."關林拍拍她的臉,低聲道.

"嘔"劉沁聞到他身上一股子酒味,馬上干嘔起來.

"你,你別過來,先去洗澡"她實在忍不住了.臭王博他們到底灌了他多少酒啊.

關林心疼地看著她,卻又不敢上前,怕近了她的身她吐得更厲害.

劉沁擺擺手,示意他不用擔心.

關林沒法,黑著一張臉火速進了浴室.他將身上的異味都洗乾淨了,給她放好了洗澡水,才走出浴室.

扶著她進了浴室,等她平穩躺進了浴缸他才走了出去,"有什麼事就叫我."

劉沁點了點頭.

她有點怔愣地看著腹部,掐指算了算,這個婚禮前前後後差不多忙了將近兩個月.現在她肚子里這個也才差不多三個月吧,怎麼就顯懷了呢?雖然不明顯,但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不過好在訂制婚紗和旗袍時就預留了那麼點尺度,要不可能她都穿不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