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第227章



過年就那樣了,吃吃喝喝,走親戚.

今年石英帶了一個男友回家給她爸媽相看,劉沁去看了,人是矮了點,但對石英那是打心底里的好.還有一點就是這男生的家底不是很豐厚,主要是家里的兄弟姐妹多.

不過經過幾天的僵持,石伯母還是勉強點了頭.事順利解決了,劉沁很為石英高興,要不她夾在愛人和家人之間真的太為難了.

經此一事,劉沁驀然發現,時光已逝,昔日的伙伴姐妹已經到了成家立業的時候了.自己不也如此嗎?想起關林,她摸了摸肚子,笑了.

她的例假一向很准,這次已經推遲了近兩個星期,她昨晚想起來的時候給自己把了把脈,的確是有了.她暗忖,看看什麼時候和關林一聲才行.

出人意料的,年初四一大早,關林開著車來到劉家,從車後拿出一堆禮品.劉爸劉媽瞧著准女婿,越瞧越滿意.禮物什麼的他們倒不在意,關林能大老遠趕來,就表明了對他家女兒的重視,以及對他們兩老的尊重.

劉媽是個喜聚不喜散的人,看著大兒子和大女兒成雙成對,她樂得臉上笑開了花.看著這四人,她笑眯了眼,仿佛看到不久的將來,將有一群孫子外孫圍著她叫奶奶外婆的景.

當晚,劉沁和關林了她懷孕的事,這把關林唬了一跳.

只見他呆了一下,接著便是狂喜,他一把抱住劉沁轉了好幾個圈,"太好了太好了."外帶狂笑了幾聲.

被突然抱起來的劉沁也嚇了一跳,見他如此興奮,心里也高興,"哎,你心點啊."

"沒事,我真是太高興了."關林見劉沁有點暈,忙停了下來,將她心翼翼地放在床上.親了親她,然後他厚實的大掌在她的腹部摸來摸去,"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動?"

他真的是迫不急待想和孩子分享他的喜悅,讓孩子知道他/她的到來,是多麼令人期待.

"你傻啦,現在才一個多月,要四個月它才會動呢."劉沁笑.

關林一臉失望,有點傻呼呼地問道:"還要那麼久啊?"

劉沁看著這個突然變傻了的男人,心里一陣甜蜜,"當然啦.不過如果你經常和它話,它也能感覺得到哦,等它能動的時候,它會副縣長你打招呼親近你呢."接著劉沁又和他了一些孕兒知識.

關林都認真地聽著,點頭如搗蒜.

劉沁這頭的氣氛倒是溫馨親昵起來了,但劉他們那廂卻不然了.剛才劉沁房間的動靜那麼大,特別是那幾聲狂笑.惹得劉家眾人都納悶不已,紛紛看向劉沁的房門,探頭探腦的,卻不敢越雷池一步.

最後眾人都拿眼看向劉爸,劉爸不自然地咳嗽了兩聲,挺了挺胸膛,勇往直前,敲了敲門,"沁,你們在里面沒事吧?"千萬不要是干什麼壞事才好.

可憐的劉爸,現在還抱著這種純潔的想法,真把關林當作吃素的老虎不成?劉沁這棵嫩白菜早被他拱了,如今連人命都整出來了.或許劉爸也知道這是他一廂願的想法,不過作為父親,對于女兒被搶走這事總是心懷抵觸的.

門很快就打開了,開門的是關林而不是劉沁.本來劉爸敲門那會,劉沁想站起來去開的.卻被關林按了下來,讓她乖乖呆在床上不准動.床到門的距離就那麼幾步路,他還特地回頭瞧了兩回,生怕她有什麼過于激烈的動作般.

劉沁撫額,她可以相見,未來的幾個月,關林這種緊張,肯定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

關林看到門外的准岳父,靈光一閃,"爸,有件事得和你們商量一下."

劉爸不疑有他,隨口就問道:"什麼事啊?"

"結婚的事."

劉爸表一呆,接著便如同被水從頭淋到尾般,打了個激靈,瞪大了眼睛問關林,"你是結婚?"

關林肯定地點了點頭.

"怎麼這麼急?"事先都沒有一點預兆.

"而且過了年,沁才二十二,現在就結婚,會不會早了點?"反正都被你們關家給預訂了,用得著那麼趕嗎?他還想養幾年呢.

"不早了,過兩個月肚子大了穿婚紗不好看."再過八九個月寶寶就要出來了,孩子的媽戶口還沒牽進來,這怎麼行?

轟,關林這話就像一棵炸彈扔進了劉爸的腦海,劉爸只覺得腦里一陣眩暈.肚子大了?肚子大了?他妹的,自己女兒竟然被眼前這男人搞大了肚子雖然女兒是和他訂婚了,但,但,但這樣做就是不對滴

肯定是阿林這子勾引了自己女兒要不然,他那純潔的孩子怎麼

哎,在父母心中都有這種想法,癩痢頭的兒子是自己的好.自己的孩子都是好的,要是有一點不好,那是被別的孩子挑唆帶壞滴.

劉爸也知道自己這樣想是理不直氣不壯的,但他就是一時無法接受女兒肚子里有了孩子這一事實.想想,沁時候抱著他大腿的模樣還曆曆在目,如今卻將為人母了.唉,時間過得還真快啊.眨眼間,孩子都大了,而他們,都老了.

"走吧,去客廳."劉爸有氣無力地道.這事也只能這麼著了,先上車後補票,難不成他還能阻著不准准女婿補票不成?這不是害了女兒嘛,不過,事沒那麼便宜

劉沁在房間里,自然也聽到了關林和劉爸的談話.聽到要去客廳,她也趕緊起來,忍住羞怯往客廳走去.

來到客廳,全體都有,一個也沒少.

劉爸沒啥精神氣地對關林道:"你自己吧."

本來他還打算留著女兒兩年的,現在,恐怕不成了,想到這,他心里就一陣不舍.女兒嫁出去後,就要住到別人家里去了.雖然這些年女兒也是住外面的多,但這種感覺是不一樣的,心里落空落空的.

關林剛才被狂喜沖昏了頭腦,現在心里盡管也是歡喜的,但總算回到了正常狀態,他自然知道自己那翻話惹得岳父不快了.而且他也能預料到,接下來的況恐怕不太妙,不過他相信,道理是曲折的,但前途卻是光明的.但他覺得,為了能盡快抱得美人歸,還是得他老媽親自出馬才行,想著,他決定等會給他老媽打個電話.

"爸媽,請把沁交給我吧,我一定會好好待她的."關林朝劉爸劉媽劉奶奶等人鞠了個躬.

劉媽不解,"阿林,怎麼這話呢,你們不是訂婚了嗎?"

關林看了劉沁一眼,握緊她的手,深吸了口氣道:"我們想盡快結婚,最好是在一兩個月內"

聽到他這個請求,劉家眾人目瞪口呆,接著便炸開了鍋.獨獨劉爸轉過了臉去.

"這也太趕了吧?"

"用得著這麼急嗎?"

"就是啊,姐姐還沒到法定結婚年齡呢."沒到二十二周歲,周歲

反正劉沁懷孕的消息是瞞不住了,他也不想瞞,索性攤開來,"你姐姐懷孕了."

你混蛋劉煦眼中怒火沖天.

而劉呆了一下後,則是嫉妒地看著他.

劉**反應則是比較另類,她欣喜地拉過劉沁,"快,快坐下.你這孩子,有了寶寶也不告訴我一聲,好讓我煮菜時忌諱一點.要是吃著什麼東西對寶寶不好可怎麼辦哦"

劉劉煦和劉爸交換了一個眼神,劉爸微微點了點頭.

"走,姐夫,咱們上樓勾通勾通去"劉煦拉著關林就要往樓上走去,劉緊跟其後.

劉沁擔憂地看著他們幾個,關林朝她微微搖了搖頭,笑了笑.劉沁這才略略放心.

一陣拳腳來往,劉兄弟二比一,可惜,實力懸殊,終究未能將關林揍扒下.

三人喘息著躺在水泥板上,橫七豎八的.

劉摸了摸右邊新長的熊貓眼,疼得他嘶嘶叫,"你這家伙,下手也忒狠了,和你有仇啊?"

"你沒聽過麼,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你招呼在我身上的拳頭,力道也不啊."這子的身手有進步啊,嘶,一時不察,嘴角被招呼了一拳,都青腫了.

劉煦則沒吭聲,躺在那,也沒理會身上的傷口.

劉決不承認他是嫉妒了,才打得那麼拼命的.想他和楚兒還處在牽牽手親親嘴的階段,這家伙就拉著他妹妹直奔本壘了.哎,人比人真是氣死人啊.

"哎,我們下去吧,上來也有半個時了,再不下去他們就要擔心了."算了,早知道有這天的不是嗎?

幾個人剛站起來,劉煦趁關林不防,抓住了他的領子,"以後好好對我姐,知道嗎?要是讓她受委屈了,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關林看著劉煦,一字一句地道:"你不會有這個機會的."

"最好是這樣."劉煦松開手,頭也不回地走了.

帥劉吹了聲口哨,看了眼靜站在原地的關林,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這孩子從就粘我妹,妹妹嫁人,家里最難受的恐怕就是他了."

關林整理了一下衣食,笑了笑.要不是看在他是沁弟弟的份上,他有所克制.就憑他剛才抓領子的動作,他反射性的動作就夠他喝一壺的.

更晚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