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第226章



當兵的人性格通常都很爽朗不拘節,換句話就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傍晚,看到劉沁和關林兩人並排著從屋里走出來,一群兵哥哥不約而同地停下了手中的事物,跑上來搭訕.

"老大,去哪?這位是嫂子啊?一起吃個飯唄,老弟我請"周虎是個會來事的,本來他打算去食堂打飯的,但此刻吃飯哪有打探消息來得重要.只見他拿了個飯盒倒退著和關林兩人話,一雙眼睛賊溜溜的轉.

"回家."關林意簡賅地道.

"哦哦,嫂子,你家有沒有什麼姐妹的,介紹給俺唄.俺保證俺是個懂得疼人的,你瞧瞧俺都二十好幾了,還沒牽過一個女孩子的手,何以堪啊."周虎見關林不大愛鳥他,立即轉移目標,和劉沁打起了悲牌來.

耶,這都行?周圍豎著耳朵偷聽的丘八們頓時眼冒綠光.

"是啊,嫂子,老大只顧自己,都不管咱們的幸福."又一個子蹦出來了.

"好你個肌肉男給我一邊玩兒去,我拋磚引玉容易嘛我,這當頭你卻來摘桃子,你也忒不夠意思了."僧多粥少,沒辦法,他還不知道嫂子家里有多少姐妹呢,怎能讓他分去一瓢?

"周虎,了多少次了,我叫紀幼楠,不叫肌肉男"紀幼楠張牙舞爪抗議著.

"看你渾身肌肉的,不叫肌肉男叫什麼?"周虎完就不甩他了,轉向劉沁道:"嫂子,別理這厮的,純搗亂來著."

面對這對活寶,關林的嘴角抽了抽,哭笑不得地:"你們一個個,皮在癢了,今天十圈訓練場還沒跑夠是不是?"

"看吧看吧,嫂子,老大只會用暴力解決問題"

"是啊,欺負我們拳頭沒有他硬"

劉沁對這群可愛的人印象不錯,想到現在同一屆的許多同學都在實習,也心中一動.不過得先回答了這群伙子的問題先.

"抱歉啊,我沒有姐妹,兄弟倒有兩個."

"臭男人要來做什麼?"

"就是."

周虎兩人均一臉嫌棄地道.

"別理這兩人了,咱們走吧."關林受不了他們的白癡了.

沁朝兩人點了點頭,"你們忙去吧,我們先走了."

"嫂子慢走,有空再來玩啊,俺們請你吃大餐."

劉沁笑笑,"好的."

去了車庫,關林駛出一輛悍馬.劉沁坐上去後,笑著道:"你手下這些兵好有趣哦."

"呵呵,久了你就煩了."關林發動了車子,趁著空檔回了一句.

"應該不會吧,在軍營里是不是常有笑料啊?"劉沁記得以前看的那些軍事軍事電影,像士兵突擊之類的,里面的兵都很可愛的.

看著一臉好奇的劉沁,關林苦笑,敢她把部隊當做了什麼了.不過為了掐斷她的好奇,關林假裝吃醋地道:"你咋那麼關心那些家伙啊?回來那麼久你都沒問我過得好不好."

劉沁:

這人咋那麼霸道啊,不就是好奇一下當兵的生活嘛,至于抱著醋壇子狂飲麼?

回到關宅,關媽媽見到劉沁時既驚訝又欣喜.直拉著她的手她瘦了,吃飯時也一直給她布菜,發誓要把她瘦掉的肉給補回來.

晚上,劉沁問關林,會覺得她瘦嗎?她個人覺得還好啦,一米七的身高,一百一十斤體重,挺標准的.

關林當時將頭枕在雙手上,笑對她,胖點好,胖點有手感,抱起來不舒服.太瘦的話,抱她就像抱一具骨頭,會咯到手.

劉沁當時就撅著嘴,嫌她咯手的話,今晚就不准抱她.哼哼,敢嫌棄她的身材,就讓你看得著吃不著

關林拉過她,親親她嘟起的嘴,笑道,氣鬼,生氣啦?嘴巴嘟那麼高,都可以掛幾斤豬肉了.

劉沁撇過臉去,不理他.

對于女朋友越來越幼稚這事,關林也很無奈,她真是越來越愛撒嬌了.不過他也很享受就是了,把她當寶貝哄的感覺不賴.

關林親親她的臉,哄道,好啦,別氣啦,不管你變胖還是變瘦,我都愛抱你.

劉沁這才展顏一笑,她微微眯著眼,讓他的吻如雨點般落在她的身上.男人都是需要調教的,偶爾撒嬌耍賴一下,也可增加彼此的感,不過這種事得掌握個度,還得看時機來的.

今夜,關林體諒她剛從國外歸來,時差還調過來,只溫柔地要了她一次.

劉沁第二日才有精神陪著關媽媽添置年貨,中午的時候,她在美國購買的那些東西以及她的部分行李已經送來了.她挑了一些好東西出來,送給關媽媽,至于其他關家眾人的禮物,則隨著關林家的年禮一起送達就行了.其他朋友同學的禮物,就各自托運到他們老家.

下午,在關媽媽不舍的視線中,劉沁離開了關家,回到天蕊區.而關林也和關爸爸出門了拜訪長輩了.

在天蕊區,劉沁得知楚兒會和他們一道回去過年時,真是大喜在心啊.

她忙追問,"哥,你啥時候去過楚家啊?"毛腳女婿上門,不知道他有沒有被刁難?不過如今看來,楚家的長輩應該是同意他們的交往了.當時就算被刁難,也值了.

劉傻笑,"是啊."

看他那樣子,劉沁搖了搖頭,想不到男人談起戀愛來也是這般啊.她估計是問不到什麼了,不過已有結果了,她倒也不必知道過程了.劉沁知道,楚家老爺子也是一方政要,能看上她哥,固然有她哥優秀的原因,但肯定有部分是看在關劉兩家的關系上的.嫁女嫁高,娶媳娶低.門當戶對的觀念一直都深植在人們心底心處.好在楚兒排行第三,不是長孫女,要不然他們倆之間的難度肯定還要大一點.

劉沁注意到楚兒也是一臉暈地坐在那,她忙走過去,握住她的手道:"兒,歡迎去我家,我家那里挺好玩的,很有野趣.我們承包的山上還建了幢別墅呢,到時讓大哥帶你去看看."

"真的啊?"楚兒好奇了.

"真的."

"對了,沁,你你爸媽會不會不喜歡我?"楚兒扭捏.

"不會的,我爸媽都很開明,況且你那麼可愛漂亮,長輩怎麼可能會不喜歡?"劉沁了解她的忐忑,當初她去見關家父母以及眾人的時候不也是這種心麼?

楚兒想想自己的硬件條件,也覺得是自己想多了.看著劉沁,更覺得劉一家子應該不難處.

"謝謝你啊,沁."

"謝啥呀,一家人那麼客氣作啥?"

劉看到自己女朋友和妹妹處得好,心里很高興.覺得這個妹妹沒白疼.

咳咳,其實他這句話自己也不嫌蛋疼,從到大,幾乎都是他妹妹在照顧他的.

這次他們三個倒沒坐飛機,是一路開著劉沁那部寶馬回去的.三人都會開車,不過一路上都是劉劉沁開的.有三分之二的路程都是劉在開,困了的時候才會讓劉沁替一會兒.卻一點也不讓楚兒勞累,劉沁瞧自家大哥疼愛未來老婆的樣子,撇了撇嘴,得性

當劉媽看見劉帶了個漂亮的女朋友回來時,立即笑得合不攏嘴,連一年多未見的女兒也丟到了一旁,只顧著招呼未來兒媳婦去了.

劉奶奶也是樂得見牙不見眼,咳咳,牙是假牙.她帶上老花鏡,直拉著楚兒一邊端詳一邊贊道:"好好好,阿挑的這個媳婦兒好."一連三個好字,顯然對楚兒無比滿意了.

劉爸則比較含蓄了,不過從他猛拉著劉喝酒的勁兒可以看出,他也樂得緊.

飯桌上,劉媽對滿臉含羞帶怯的楚兒更滿意了,遂打趣道:"過了年,等老大結了婚,煦,你也得抓緊了啊.這都大一了."

"媽,是才大一好不好?讓老哥老姐他們先結吧,我才不急咧.不到三十我是不結婚的."劉煦正啃著雞腿,冷不妨聽了劉**話,嗆了一下.

劉媽一聽劉煦要三十才結婚,炸毛了,那麼老才讓她抱孫子?不干不行,他這觀念要不得啊.

"這孩子的什麼話等你三十歲,好姑娘都被人挑走了.就算你鑲金鑲銀到時也難找到好的.大一就大一唄,談著先怎麼了?又不讓你馬上結,真是."

劉弟不敵,低下頭去,悶悶吃飯.

劉沁樂呵呵的吃飯,家里這樣才熱鬧嘛.其實她哥早點結婚也好,她和關林也好跟在他們的尾巴後面將婚事辦一辦.在農村,還是挺講究長幼有序的,若能遵守自然是遵守最好,若不能,大家將就著也能湊合.

晚點的時候,劉陪著楚兒去了,劉沁才有時間和劉爸劉媽聊聊一年多在國外的生活.

晚上,楚兒和劉沁睡一處,劉自己睡回自己的房間.看著一步三回頭的劉,劉沁奸詐地笑了,嘿嘿,老哥倒想和兒睡一處,但被劉媽攪和了.楚兒對這個決定挺滿意的.

三更的日子不好過呀,我發4,以後都不欠債了,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