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第221章



關劉兩家,一個有關系,一個有錢,在美國買套房子還是容易的.只是劉沁想住學校宿舍,她是過來學習的,自然是住學校方便一點.

劉沁住處被校方安排到一間設備齊全的套房中,四室一廳的套房,雖然房間了點,但總算是有了自己的私密空間不是?她的三個室友對于她這個插班生都很好奇.美國人的包容性很強,也友善.雙方又沒有語障礙,劉沁很快就和她們打成一片,加上她偶爾下廚露一兩手,吃過的都好,幾人對她更是死心踏地了.

入境隨俗,劉沁也取了個英文名字vi(梅薇思)意為快樂.她也不知道要什麼名字好,就隨便挑了一個,反正只是個代號,也不用太較真,以後回國用的機會也不多.

你的廚藝太棒了,以後誰要娶了你,太幸福了."Nny挾起一塊糖醋排骨,吃得津津有味.

"想不到中國的食物這般好吃,比唐人街那些中國餐廳好吃多了對劉沁的廚藝也是贊不絕口.

埋頭苦吃,以行動來表示她的贊美和支持.

劉沁在一旁,看她們吃得高興,自己也開心.

你真不考慮接受Jeffrey的追求嗎很好啊,高大威猛又溫柔,這樣的男人在床上一定很厲害的."Nny憧憬地,不知道她想到什麼,口中還發出吃吃的笑聲.

劉沁一看就知道她在想啥,無奈地搖了搖頭.用美語來,Nny是個爽朗坦率的女孩,但用中文來,她就是一個口沒遮攔的女生,什麼都敢.

"不考慮,我已經有男朋友了."

美國人友善熱,她很欣賞,但那些熱的追求者也太讓她頭痛了.首要代表者就是Nny口中的完全聽不懂她的拒絕,或者聽懂了,但沒把它當一回事.好在他自詡為紳士,一直也秉承著紳士的風度,沒有什麼過分的舉動,所以劉沁也就任由他去了.

前世男人都嫌棄她,她想嫁給微微好點的男人都難.如今圍繞在她身邊的男性追求者很多,若沒有關林,她可能會很滿意這種眾星拱月的狀態.但如今她有了關林,對這些追求者就煩不勝煩.

"遠在中國呢,和Jeffrey談場戀愛,玩玩也不錯啊."Nny不解,在她看來,看對眼了,就在一起,管那麼多做什麼.

劉沁觀念不同,她也不知道怎麼了,索性就不答了.

"南茜,你就別操心了,vi自有主張勸道:"若是你真看上你就大膽去追求,我想vi不會介意的."

看向劉沁,劉沁點了點頭.

"太好了一定會愛上我的"

咦,劉沁駐足,轉過身,拐角處什麼也沒有.

快點啊,人應該都到齊了吧,咱們東西都還沒買回去,不快點一會准被抱怨的啦見劉沁停了下來,她忙回過頭催促道.

她剛才用眼睛的余光瞄到,貌似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背影,卻轉眼就不見了.

"哦,好的."劉沁又看了一眼那個拐角,還是什麼都沒有.她搖了搖頭,暗忖,自己最近不會太累所以出現幻覺了吧?他此時怎麼可能會出現在美國芝加哥呢?于是她快步跟上uriel的步伐.

等劉沁走遠了,拐角處才走出來一個人,那人赫然是王博

"剛才為什麼不勇敢站出來對她表白?這樣的機會錯過了就難再找了."水幽悠幽遠的聲音從他背後響起.

轉過身,見她出現,王博眼中閃過一抹訝色,轉瞬,他不善地看著她,冷漠地道:"我的事,你最好少管,做好你秘書的本份就行"

看著將自己武裝起來的王博,水幽悠知道不能再讓他逃避下去了,必須快刀斬亂麻,長痛不如短痛,如果不這樣,他們之間根本就沒有未來.想到那根呈陽性的驗孕棒,她咬了咬牙,倔強地看著王博,笑著,但笑意卻沒到達眼底,"怎麼,你不敢?你是害怕她知道後會用不屑的眼光看你?還是怕親朋好友知道你肖想表弟的未婚妻後對你不諒解?"

王博猛地轉過頭,噴火地注視著她,額頭的青筋暴露.顯然,水幽悠的話刺中了他心底的最疼處.他下意識的開始反唇相譏,"你別以為和我上過一次床就有資格管我和我上床的女人多了去了,不差你一個.我最後一次警告你,你敢再一句,就卷鋪蓋走人吧,滾回你老爹那去,我這用不起你這種連老板的私事都管的秘書"

水幽悠的臉一白,不敢相信,剛才那種絕的話是自他口中出.

王博被她的表和搖搖欲墜的身體攪得心很煩燥,轉身欲走.但煩躁無比的他沒有注意到斜右側一輛車如同刹車失靈般朝他飛快地朝他的方向沖過來.

王博只覺得他的後背被人狠狠地推了一下,他朝前面踉蹌了幾步.身後一陣重物撞擊的聲響,他回頭一看,水幽悠倒在血坡中,渾身是血,而那輛車歪歪斜斜地停靠在一旁,全然沒有剛才的瘋狂.

呆之後,王博發出野獸般的嘶吼,沖過去,抱住她.

"幽悠,幽悠,你不要有事我剛才的話都是氣話,不是真的."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

水幽悠努力地睜開雙眼,看著抱著她的王博,吃力地抬起右手,摸了摸他俊逸的臉龐,斷斷續續地道:"王大哥,我,我從來沒有怪,怪過你,這一切都,都是我心甘願的.不過,你能,答應我一件事嗎?"

"你."

"答應我,以後,一定要,要幸福"完她就暈了過去.

"幽悠,幽悠,你醒醒,我答應你,你醒醒啊."王博激動的拍打著她的臉蛋,希望能將她叫醒.

不知是哪位路人打了電話叫救護車,此時救護車已經趕到了,隨行的醫生檢查了一下病人後對王博:"你別哭了,她只是暈過去而已,並沒有死.走,先上車給她止血輸血再,你再耽擱下去,病人就指不定會出什麼事了."

醫生的一句話,將王博從悲傷中拉了回來.幾名醫生護士將病人抬上了救護車做了個緊急治療,到了醫院,立刻送進了手術室.

坐在手術室外,王博呆呆的,他和水幽悠相處的一幕幕都在他腦海里不停地回放著.時的兩無猜,分別多年後她又當了他的秘書,她總是任勞任怨默默地照顧著他.他病了,她總是守護在一旁,端藥遞水,衣不解帶.他心煩時,也是她陪在一旁.他高興時,她也總在角落里替他高興.他悲傷時

王博越想越心驚,原來他的生活里她無處不在,他的衣行住行,都是她一手包辦.他的喜怒哀樂,也是和她一起分享.她對他的愛意是如此明顯,怎麼自己就如此遲鈍呢?她愛他啊,用生命深受著他

那他對她呢?也是愛麼?回想起近兩年來,有什麼高興的,他第一個想到的是和她分享;有什麼煩惱,第一時間想到的也是和她傾訴,只有在她身旁他才覺得自在.如果這都不算愛,那什麼才是愛呢?

原來他才是愛白癡,王博自嘲地笑了笑.他一直以為對劉沁的感才是愛,豈知,那不過是他自以為是罷了.他對劉沁有一定的好感,這是真的.但這不是愛,而他糾結這麼久,不過是因為他不甘心罷了,他不甘心劉沁同時認識他和關林,卻選擇了關林而不是他

此時醫生出來了,打斷了他的進一步深思.

"醫生,怎麼樣?病人還好嗎?"盡管進去的時候,醫生安慰他病人沒有生命危險,但沒真正聽到他肯定的話語,他就覺得不安,似乎有什麼事要發生一樣.

"病人已經脫離危險,不過,她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住了."醫生完就走了,後面跟著好些護士.

走廊里頓時只剩下王博一人,只見他愣愣地站在那.香甜她脫離危險期,他尚來不及高興,就被醫生後面的壞消息打擊到了.孩子,沒了?他和她的孩子?

王博狠狠地用拳頭砸向牆壁,惹來一路人的驚呼,他的關節處一陣疼痛,有不少血絲滲出,他也不去管.

天啊,他曾有過一個孩子,在他得知它存在的時候它已經走了,這讓他心里很不好受.想到病房中的水幽悠,他不敢想象當她得知這一消息時,能不能承受得住?

咳咳,這節夠狗血吧?先把王博這條尾巴給處理了先,其實王博除了和許多女人有不清不楚的關系外,整體還算是不錯的,應該得到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