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第216章



逛了一晚,回到酒店時,劉沁真是累攤了.示意侍者將一堆戰利品放在房間里,她又給了一筆不少的費,將人送了出去後,她就躺在床上不想動了.

何銘蘭剛才看中了一款雕花水晶花瓶,很想買下來,但它的價格讓她望而卻步.劉沁見她愛不釋手,要走了,還依依不舍地看了兩眼,索性掏了錢,給她買了.

當時她不好意思接受,推辭了幾次,最後推辭不過才受了.摩挲著精致的水晶花瓶,她想,以後有機會定要還了這份.

其實送這份禮物,劉沁也是想過的.她今晚一口氣買了許多東西,打算回去送給親人朋友.何銘蘭和她住一塊兒,于于理她都應該送她一份禮物.她買的這些都是精品,而且哪份送給誰心中都有數,她實在不想從中勻出一份兒給她.而且就算她得了其中一份,未必比得到這個周花水晶花瓶那麼開心.

既然有誠意送人禮物,就挑人家喜歡的送吧,況且近萬塊的東西,她還沒多放在心上.

何銘蘭看了劉沁一眼,打趣道:"呵呵,看你剛才購物那狠勁,我還以為你不會累呢."

"哪能不累呢,這不是時間緊嗎,好些東西都沒能細看呢,也不知道有沒有買到假貨."腳好酸好疼,要是關林在就好了,讓他給她按按

"放心吧,你剛才逛的店賣的都是正品,可不是什麼山寨貨."何銘蘭安慰.

"希望如此吧."著,她認命地從床上爬了起來,將采購回來的東西分門歸類好.明天就要回去了,她可不想到時還在手忙腳亂地收拾東西.

花了一個多時才收拾妥當,臨睡前,她給關林發了一條信息,她明天回家了.卻久等不著他的回信,她嘟了嘟嘴,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此次捷克之行,劉沁一行人可謂滿載而歸,就是一直臭著臉的楊正明也是一臉喜色地回來.

登機前,劉沁將所買的東西運到機場托運.

"劉沁,你這,也太誇張了點吧?"許國文指著她身後四五個壯漢搬著的東西,瞠目結舌.

劉沁回頭看了一眼,貌似東西似乎真的多了那麼一點?于是她略顯羞赧地道:"那個,我家人多..."

其他人了解的笑笑,其實他們買回去的東西也不少,只是沒有劉沁那般誇張吧.

"知道的,你來開會,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來度假的呢."何銘蘭咕噥.

劉沁全當沒有聽見了.

下了飛機,眾人都是歸心似箭,于是大家分道揚鑣了.劉沁剛下飛機,就接到了一個電話,是關林家的司機吳叔打來的.他關林估摸著她也快回到了,而關林現在還忙著,抽不開身,所以叫他來接機.

劉沁聽後甜甜地笑了,當下也不客氣,兩人合力將托運處的行李給弄到車上.好在吳叔精明,開了輛加長型的勞斯萊斯來,要不,這麼多東西,一輛車還真裝不下.

回到關宅,關媽媽看到堆在客廳的那堆東西時也是一臉呆滯,接著便發出了一聲猶如找到了組織般的歡呼.

"我來瞧瞧你都買了些什麼."關媽媽反客為主,拉著劉沁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拆禮物.

"波西米亞er牌的水晶制品,蓓荷蘿芙卡藥草酒,B的鞋子菠丹妮)精油,捷克茶包,貝赫洛夫卡酒,玉米皮編工藝品,石玫瑰..."

每數一樣,關媽媽臉上的笑容就更盛一分,而劉沁則郁悶一分,怎麼買了這麼多?感覺像把捷克的東西都搬一份回家似的,當時她真沒想那麼多,看中的就買了.

"媽,挑些你喜歡的,再幫我挑些給奶奶他們寄去,之後我再寄些回家給我媽和其他朋友們."

"這怎麼行?給親家的當然要先挑了,而且這些東西都是你買回來的."關媽媽搖搖頭,不答應.

劉沁想想,從里面挑了一些關媽媽會喜歡的,"媽,這些給你,你拿著."

關媽媽一看,果然笑了,也不推辭,接了.

劉沁將送給各路人馬的禮物分了出來,准備明天就去寄給他們.

"對了,爸人呢?"現在都五點多了,應該下班了吧?

關媽媽聞琴知雅意,笑道:"快了,聽阿林,今晚也會回來,不過會晚點."

聽著關媽媽意有所指的話,劉沁的臉了臉.忙上樓去漱洗一下.浴室中,劉沁捧了一波清水,拍洗著自己緋的臉蛋.看著自己晶亮的雙眸,暗忖,難怪戀愛的人特別漂亮呢.時不時地臉,血液循環好,膚色能不好嗎?

吃晚飯時,關林還沒回來.直到十點多,他才風塵樸樸地回到家.

劉沁一直在客廳里看著電視等他,本來王芬也一起的,只是後來她實在頂不住了,才和關爸爸一起回房了.此時聽到樓下的聲響,王芬就想下床.

卻被關睿一把拉住了,"沁在下面等著呢,你下去做什麼?"

"可是兒子還沒吃飯呢."她也不想當電燈泡,只是心疼兒子餓肚子嘛.

"你怎知道他沒在外面吃,況且沁的廚藝不比你差,你就別下去打擾人家了.真有那個體力和空閑,還不如..."後面那句是湊近她的耳畔的.

王芬臉上迅速地了,她嗔了他一眼,"死鬼就知道這個."

提起劉沁的廚藝,她又是一陣得意,"怎麼樣,我挑的這個兒媳婦好吧?"

關睿沒答,只一把將她壓在身下,別人的媳婦關他什麼事,自己的媳婦好才是真的.

樓上春色滿園,樓下也是溫馨異常.

劉沁給關林下了碗香菇雞蛋面,加上她親自調制的一些調料,關林也是吃得香甜.

關林也招呼她一起吃,劉沁架不住他的勸,加上她確實也挺心動的,于是去盛了半碗.

見她盛那麼少,關林以為廚房里沒面了,于是從自己碗里挾了些過去.

"哎,關,不用了,吃多了我怕積食."劉沁趕忙護著自己的碗,不讓他把面挾過來.

關林不管她,拉過她的手,把她護著的碗拿了出來,往里面挾了面又挾了一些香菇和雞蛋,堆得滿滿的.

劉沁好愁,盡管她有個吃不胖的體質,但肚子脹脹的,難入眠啊.

關林看著她愁眉苦臉的樣子,嘴一抿,意有所指地道:"放心吧,不會讓你積食的,多吃點,一會很耗體力的."

很耗體力?做什麼很耗體力?等劉沁明白過來,臉立即爆,她左右掃視了一眼客廳,見沒人才嗔了他一句,"色狼"

那嬌嗔的魅態,關林的心一動,挾面的動作一頓,接著便若無其事般地吃起面來.知道劉沁愛吃香菇,便把碗里面的香菇都挾給她了,見一個挾一個.

一頓宵夜,兩人吃得甜甜蜜蜜的.

.沐浴過後的關林剛出浴室,就見劉沁正拿著一些植物精華在擦著身子,只覺得昏黃燈光下的她嬌媚異常.久未吃肉的他哪里受得了這翻刺激,胯下的老2也頻頻抬頭抗議.當下,他也不管劉沁擦了一半的精華,上前抱了她雙雙倒在床上.

俗話,別勝新婚.久未見面的兩人自然一番**纏綿.很快,房里就響起一陣曖昧的呻吟和喘息.良久良久,直到劉沁實在受不了了,雙手不住地在關林身上抓著.他才在她體**出精華.

關林從劉沁身上翻下來,拿過床頭上放著的紙巾,幫她擦拭完下面,才將自己弄乾淨.

摸了摸手臂和背後的抓痕,他笑著打趣道,"野貓,瞧瞧,這都被你抓破皮了."

劉沁瞧了一眼如貓抓了般的幾道痕,羞愧了,拉過被子蓋過頭,往他懷里拱了拱,當起了陀鳥.悶悶地聲音從被子里傳了出來,"誰讓你剛才使勁地折騰我?我都不要了,你卻..."

關林苦笑,在那個緊要關頭,他哪里停得下來?不過他可不能對使著性子的女人這般,"好了好了,我又不是怪你,快點出來啊,別悶壞了自個兒.下次還給你抓,成了吧?"完還拍了拍她挺俏的臀部.

在里面確實悶,劉沁聽他前一句時都已經准備妥協了,接著屁屁又被他摸了兩把,她哪里還沉得住氣.

于是她扯開被子,控訴地看著他,"你襲臀"

關林好笑,她全身上下都被他摸過吻過了,還這般介意?"你再不出來,我還襲胸咧."

劉沁驚悚,這是她認識的關林麼?

關林不管她那一臉吃驚的表,瞧了瞧她高聳的胸部,手癢地摸了摸,邪笑道:"好像長大了不少."

劉沁拍了他一眼,這不正在發育中麼?長大點有啥好奇怪的?怕他又性起,她忙拍開他擱在**上的手,"最近不是忙麼?怎麼還有體力使勁來折騰我?"

推薦一本書,書名:樓夜話

作者:夜雨驚荷

我看過,挺好看的,喜歡古的可以去看看.

晚點還有一更,不知道到幾點,你們洗洗睡吧,明天起來再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