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第214章



理查德.漢姆林和伊麗莎白丹尼爾一起離開後,眾人陷入了短暫的沉默中.

還是許文昌率先打破了沉默,只見他拍了拍杜之文的肩膀,樂呵呵地笑道:"哈哈,老杜,想不到你們學校的學生如此出色,真是臥虎藏龍啊."

"可不是,後生可畏啊想當初我們二十出頭的時候,恐怕才入門學了點皮毛而已吧."包希談是個硬脾氣的,最恨不學無術卻又阿諛奉承之輩.不過若誰入了他的法眼,他也是一律維護到底,護短得很.所以他此刻越看劉沁就越滿意,恨不得她是自己的親生閨女才好.

"哪里哪里."要杜之文本身也料想不到,不過這卻不妨礙他的好心.劉沁是他C醫大的學生,她如今能得到理查德.漢姆林的賞識,即便以後有什麼大的造化,他C醫大也與有榮焉.

只楊正明的臉色不太好,風頭都讓劉沁出盡了,好處也盡歸了她,而他們一干人等都成了陪襯,他心里能舒服才怪.不過此時他要保持一個醫者長輩的風度,也不好什麼.

劉沁此時也知自己剛才表現太過,有人心里不舒服.但剛才兩人一交談,劉沁便發現理查德.漢姆林的學識很是淵博,經驗又豐富,兩人一聊上,就一發不可收拾.她當時也只顧著把她擱在心底的一些問題拿出來和他討論,經他一指點,果然都迎刃而解了.當時把她興奮壞了,哪里還顧得了旁人的感受.畢竟和理查德.漢姆林這樣的人交流的機會本就不多,她哪里敢不抓緊?

現在回想起來,確實有點放肆了,不過她倒不後悔.不過劉沁也明白,此時多多惹人厭,她索性就閉嘴站在一旁了.不過她卻在心里琢磨剛才所得,暗忖晚點回去她得它們一一記錄下來才行.

"老杜,你也不用謙虛.我素來也是知道你們學校的,不管是師資還是設備等都是不錯的,能培養出這麼出色的學生,我也不意外.此次帶她來還真是帶對人了."

許文昌見劉沁臉上沒有絲毫的驕傲自得,眼中仍然是一派平靜,暗自點了點頭.現在的年輕人,最忌諱就是驕傲,一旦產生這種緒就難再進步了.

一行人肚子也餓了,回到下榻的飯店,到二樓挑了一間雅間將就著吃了點東西,就各自回去休息了.要學醫的,都挺注重養生之類的,所以正常的午休是必要的.

何銘蘭回到套房里,見劉沁又埋頭書桌,有點不解,"劉沁師妹,你不午休啊?"這麼優秀了,還需要如此拼命嗎?

何銘蘭比劉沁高了兩三屆,可不就是同校師兄妹?

劉沁頭也沒抬,"銘蘭師姐,你先去睡吧,我整理好這些資料再睡."

何銘蘭瞧她那專注認真的樣子,搖了搖頭,難怪她們兩人不在同一等級上了,自己要是有她一半努力,今天會議室就不需要別人救場了.

回國之後,何銘蘭有感于劉沁的勤奮努力,奮發圖強,最終以優異的成績從C醫大研究院畢業,進入了本省的區醫院工作.不過這是後話了.

第二日剛進會場,伊麗莎白丹尼爾就找到劉沁,歉意地道:"劉沁姐,此場會議恐怕還得麻煩你做一下現場的翻譯工作.昨天跟隨WH組織而來的兩個同聲傳譯工作者,我覺得此次的表現尚且不如你好,你就擔待一下吧."

劉沁苦笑,既然他都這樣了,她還能拒絕嗎?不過一想到那些夾雜著來自不同國家口音的英語,她就覺得一陣頭疼.若不是她學習一向認真,C醫大的課程有大半是西醫的話,即便她英語再好,也難明白對方在什麼.

她也明白,要在如此短時間內找到一個精通中西醫和英語的人難度很大,她已做好心里准備了.只不過沒成想這准備果然成真了.

好在隨他們而來的還有兩位翻譯何許兩人,也不至于太累.三天的會議很快就結束了,許多國家還意猶未盡,此次前來的與會者也見識到了中國醫術的博大精深.也不知道他們是從哪知道他們也是學醫的,不少國家還特地向許文昌等打探劉沁何銘蘭許國文三人,詢問他們有沒有意願做他們國家的交換留學生.

這消息可把許文昌杜之文等人樂壞了,盡管C醫大等醫科大學本身也有固定的國外交換學校.像C醫大,每年都在好些系里挑八到十個和泰國魯西大學做交換學生,但泰國魯西大學白了,在國外也僅僅只是一個二流的大學,哪里比得上如今來詢問的這些國內外一流的知名大學?

有些國家的醫者見劉沁三人炙手可熱,知爭不過一些實力派的大國,就向許文昌等委婉提出,他們想要一些如劉沁三人這麼出色的學生,若是沒有,只要相差不大,他們亦可接受.

幾人大喜,自然是忙不迭地一口答應下來,紛紛將他們的聯系方式留了下來,尋思著回去的時候得好好思量思量,再給對方答複.

其實這些都在理之中,只一個況出現,讓劉沁大吃一驚.那便是伊麗莎白丹尼爾的邀請,不過這卻是在私下的,沒有在會議時公開.

為期三天的會議結束後,丹尼爾代表理查德.漢姆林向劉沁提出共進晚餐的邀請,劉沁想了想,答應了下來.會議結束後,他們一行人都分散去逛逛捷克波希米亞這個溫泉之城,順便購買一些特產回去分給家人.她本來也有此打算的,不過想到自己還有一些在腦科方面的疑惑,正好可以趁此次晚餐的時機向理查德請教.

理查德請客的地方距離劉沁他們的下榻酒店不遠,一家很有維多利亞味道的酒館.劉沁到時,只有伊麗莎白丹尼爾到了,而理查德.漢姆林還沒來.

他們訂的是一個型包間,里面的燈光很明亮,不是那種曖昧型的.劉沁甫一進去,伊麗莎白丹尼爾就給她拉開椅子,她了聲謝.接著,便是點餐,丹尼爾告訴她想吃什麼就點什麼.劉沁拿起菜單看了看.

她知道,捷克人的飲食以豬肉為主,喜飲啤酒,啤酒的人均消費居世界之最.而且他們的國菜也很出名,不容錯過,于是點了一份.捷克人嗜酒,當地釀制的皮耳森啤酒相當知名,她又點了一份.

丹尼爾見她只點了兩樣,笑了笑,知道中國女子都含蓄,于是接過菜單,又點了幾樣.一個是是捷克最有名的美食,是一種燉牛肉.據這種燉牛肉的方法也很複雜,他要按照時間添加二十三種不同的調味料.整個制作過程要大約四個時.另外,還點了一瓶摩拉維亞地區的葡萄酒.後面還點了一些當地的招牌菜.

兩人見理查德沒來,就聊了起來.

"什麼,你邀請我來當翻譯?"劉沁真懷疑自個耳朵出毛病了.

伊麗莎白丹尼爾笑著點了點頭,以示肯定,"薪水福利的都好."

"可我並不是學英語專業出身的啊."據她所知,同聲傳譯這門行業,就業門檻可高了,絕非她這種半路出家的人能勝任的.

而且,實話,她還真不是很喜歡這份工作.和不同的國家外交人員打交道固然能拓展她的人脈交際圈等,但應付這麼多不同國家的人,光是禮節上的問題都夠她頭疼了.而且每個地方的英語口音不一樣,她聽起來也很吃力.這幾天的經曆已經夠她受的了,她可不想自虐.再者,她愛中醫,她想當一名好醫生.

最重要的是,做這份工作要常居國外,這樣就和關林聚少離多,絕非她所願.所以,即便伊麗莎白丹尼爾提供的這份工作看起來充滿挑戰性和多樣性,她還是要拒絕.其實若她心無牽掛,倒還可以試試.

"但你的比專業出身的人還好要."丹尼爾不明白她為什麼會糾結于這個問題,在他看來,實力比一切都重要.

"伊麗莎白先生."

"你叫我丹尼爾就好,叫伊麗莎白先生顯得很生疏."丹尼爾打斷她.

劉沁不和他爭辯這個,從善如流.

"謝謝你的恭維和賞識,不過我在此還是聲抱歉,多謝抬愛."劉沁著,對他鞠了一躬.

見她拒絕,丹尼爾很遺憾,"你英語不錯,不做這行可惜了."

劉沁調皮地笑笑,"伊麗莎白先生,我相信英語好的人很多,你一定會找到一個在英語方面比我更好的人才的.而且,你不覺得我在醫學方面也很出色嗎?若我真應了你去做一名翻譯工作者,那麼在未來的醫學界里一定少了一棵亮眼的星星,那對醫學界來,將是一筆多麼嚴重的損失啊."著還朝他調皮地眨眨眼.

"哈哈哈,丹尼爾,我就她一定會拒絕你的,你還不信,這下你服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