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第211章



可以這麼,如今程穆英醒了過來,當杜之文將資料整理完善後,發表到國際醫學報上時,他們幾個參與的專家權威都將名揚國際,一夜之間身價翻漲不知多少倍.

她心里很清楚,她決不可能吃上這頭一口蛋糕的,在中國許多地方都是講資曆的.

退一步講,就算真讓她取得頭份功勞了,在國際上估計也是頗多質疑.年輕,就是她的硬傷.

資料是她一手准備的不假,但動刀的人不是她啊,她經驗不足,明擺著的.畢竟以前在老家給人看病時,即使有人腦里患了病,也沒人敢拿著自己的腦袋給她隨便動手啊.

其實這樣做也好,給那些腦科權威們留個好印象,日後自然是有益無害.

對于劉沁的主動退讓,杜之文很是滿意,點點頭,"對了,你周六得空嗎?程書記想請你到他家吃頓飯,就當慶祝阿英的恢複了."

周六?劉沁想了想,關林已經回山區去了,近期是沒法回來的了,于是她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接著,劉沁把自己近來遇到的一些問題拿出來向他請教.杜之文畢竟是老而經事,而且又去日本等醫學發達之地留學過,回答起來也是頭頭是道,為劉沁解了不少疑惑.兩人又聊了下醫學上的一些問題,眼看快放學了,劉沁才告辭離去.

經過老年活動中心時,看著在鍛煉的老人們,劉沁眼神一黯.要是太叔公太叔婆還在就好了,那麼今天的許多問題,她都可以直接請教太叔公,他一定會為自己詳細解惑的.

唉,兩老就如一座山,在的時候覺得沒什麼,如今失去了心里方覺得驚慌無依靠.

要那些東西本來就是她的,她大可不必如此伏低作,而她後面還背靠了一個關家,量杜之文也沒那個膽黑她.可是,關家勢力大是大,但也管不到方方面面去啊,日後她若想在醫學界發展,那就得憑自己的實力立足.這次他們吃肉,她喝湯,看似她吃虧了,卻是不然,至少她為以後打下了良好的基礎不是嗎?

日子如水,雖然劉沁不想去關注龍家的近況,但他們的事也陸陸續續通過劉傳到她耳里.

據龍苦兒在治傷無望後,看著缺失了的乳/房,精神已經崩潰了,成天叫嚷著要和劉沁同歸于盡.龍家人害怕她再做出什麼連累家族的事,在她的性命無礙之後立即將她送出國看管了起來.

據龍家本以為十拿九穩望津區開發案在競標時失手了,公司內部一些機密文件流露出去,龍頭集團以次充好的消息不徑而走,加上之前他們經手的幾處大工程分別出現不的問題,導致建築材料累積賣不出去,一時之間也接不到單子,公司人心動蕩,股票更是日日以跌停收盤.

為此龍家的資產縮水了一半不止,也不知何時何日才能恢複正常運營.不過估計在未來好幾年內,他們的信譽是難以恢複的了.據原來和龍淵訂了婚的戚家也毀婚了,龍淵如今是日日買醉,醉倒在溫柔香中.據,龍家分家了,龍家老2撇開龍家,自立門戶去了.這事生生把龍戰天氣倒了,住進了醫院.

劉沁聽聞這些消息,很平靜,既不幸災樂禍也不心存愧疚,頂多只是覺得以後龍家應該不會來找她的麻煩了吧.其實聽到龍家做建築材料竟然以次充好時,她著實愣了一下,以龍家如今的財力完全不必這樣做.而且她觀龍戰天也不是那種奸佞之人,決然做不出這種事的.她一想到龍頭集團這麼大的公司,難免魚龍混雜,領導層幾個品質好又如何,架不住底下的人陽奉陰違啊.

這些事不知道有多少是出自關林和自家大哥的手尾,既然他們不想讓她知道,她也樂得悶聲大發財,只當是龍家自作自受了.

想比龍家的混亂,劉沁這邊倒是很平靜,這都得益于事一開始,這條消息就被關家封鎖了下來,劉沁才沒被記者騷擾到.

周六,她帶了份禮物親自赴了程家的邀約.程家坐落在一個八成新的區,周圍不算太熱門也不算太冷清.這個區里住的都是政府里的工作人員,區內的一些設備還是挺齊全的.

程家分到的是一套四室兩廳的房子,夠寬夠大,裝修偏西式,一進屋里就給人一種明亮的感覺.程穆英的媽媽看起來很年輕,但給人一種很冷淡的感覺,見到劉沁時,她也只是微微扯了下嘴角打了一下招呼,只有見到程穆英時,她才會流露出疼愛歡喜的表.這次飯局,杜之文也來了.加上程穆英的姐姐,一共六個人.

一見面,程戎將就和劉沁握手,表達了感激之.並他之前的那個承諾無論她什麼時候兌現,都可以,他都會盡力完成.劉沁笑了笑,道了聲謝.

劉沁坦然接受,這是她應得的,沒必要矯,況且程戎將也想通過她和關家搭上線,這點她心知肚明.

程戎將見劉沁如此爽快,他亦暗自點頭,這女生做事果斷利落,他聽他大舅子了,是個有主見懂人的,身段容貌學曆各方面都不錯,聽她的家庭也不錯,若沒有婚約的話配他家兒子也不錯.不過想到她的婆家是關家時,程戎將將那些心思都收了起來.好女孩在C醫大也不少,讓他大舅留意一兩個就行了,犯不著為了一個女人得罪關家.

吃飯前,程戎將特意讓程穆英謝過劉沁.劉沁看著程穆英不複當初那個粘人憨直的性子,而變得禮貌疏離,心中閃過一抹遺憾,不過隨即釋然.不管是程戎將還是程穆英,恐怕都不想他回到以前的樣子吧,憨是憨了,但終難成長.程家需要的是一個能獨擋一面的成年繼承人,而不是一個永遠長不大的孩子.

察覺到劉沁的目光,程穆英思及以前纏著她的景,心里難得別扭了一會,接著便鄭重地朝她道了謝.劉沁坦然地接受了.

此時六人,程家母女正在細聲談話,劉沁一直插不進去,索性就坐在一旁聽他們談話了.

然後程戎將也沒避開劉沁,就直接和杜之文談起程穆英轉學的事來.之前就過,程戎將將兒子扔到C醫大里面,不過是想讓他碰碰運氣,看看是不是能獲得福緣將病給治了,想不到他還真心想事成了.程穆英恢複過來後,就向他爸提出了轉學的請求,他實在不是學醫的料,他想到C軍大去,他真正的興趣是軍火機械.

程戎將多方考慮,覺得兒子進去C軍大也不錯,一來能鍛煉身體,二來那地兒是個好地方.等他畢業後進科研院窩幾年,打熬下資曆,再憑他的關系,應該能穩定高升了.

這事劉沁本想聽聽就過,不過得知程穆英想轉入的大學竟是C軍大時,她話了,她大哥也在里面念書,可以介紹兩人認識一下,以後也好讓兩人互相有個照應.

程戎將大喜,他自然明白這是劉沁伸出的橄欖枝,什麼互相照應,他兒子一個新生能照應她大哥一個老生什麼,不過是人家想照應一下他兒子,這麼是給他面子而已.因此,他更覺得劉沁上道,忙讓他兒子又道了回謝.

此時飯菜上了來,程戎將招呼著眾人一起坐下,為了慶祝,他還特意開了兩瓶酒.劉沁知道,有些來曆的大家族都講究細嚼慢咽,食不寢不語.吃飯時,她拿出之前太叔婆教導過的用餐禮儀,那優雅的姿態,比起程氏母女來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頓飯整整吃了一個多時,吃過飯又喝了茶,已經將近八點了,劉沁已起身告辭了.也不知是之前那一套套的禮儀將程氏母女鎮住了還是怎麼滴,吃過飯後兩人倒是拉著她話,談談保養之道購物之髓.她本身就是學醫,對保養護膚之類的頗有方法和心得,一出來頭頭是道,一席話下來,讓程氏母女收獲頗豐.

至于購物之類的,實話,劉沁就不如程氏母女了,雖然她身上穿的家里用的,都是一些好品質的東西,也不在乎價錢高低.但比起程氏母女這兩購物狂來,就真是自歎不如了.因此後半段時間都是她們大談購物精要和殺價心得之類的,直把劉沁聽得一愣一愣的.直到劉沁告辭了,兩人還意猶未盡,直拉著劉沁等她得空了,再一起去逛街.

劉沁無奈,只得將電話留了下來才飛也似地離去了.

程穆英腦部手術這個成功案例和資料一發到國際醫學報上時,果然引起了轟動.一干權威教授連帶吊車尾的劉沁都受到國際醫學組織和世界衛生組織的聯合邀請.不日將出國參加一場醫學討論會,主題正是如果成功地消除腦部異物如腦瘤血塊等.

最後幾天了,親們去個人中心瞅瞅,有粉就別浪費了,投給俺算了,過了這個月也是不能用了.